我所認識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狄剛

轉載自真理電台http://www.tianzhu.org/index.php

光啟出版社決定刊行本書中譯本〈禮物與奧蹟〉,要我介紹本書作者〈若望保祿二世〉。我確知,我不能稱職地對本書作者作一深入而完備的介紹,但是我很高興,有一個表達我對當今教宗一直欽仰而愛敬的機會。
讓我們先根據他的外在生活歷程,認識他的生平。


我們的教宗生於一九二○年五月十八日,在波蘭的瓦多維采。九歲時喪母,十三歲失去哥哥,剛過了廿歲又失掉了父親。一九三八年入大學讀語言學,一年後,因德國佔領波蘭,大學關閉而輟學。在化學工廠作敲石工人。參加地下抗德復國活動,用文字及戲劇為工具。廿一歲前無意擔任聖職,卻也未曾考慮過婚姻生活。一心向學,志在從事學術研究與教學工作。在戰爭慘酷經驗啟示下,發現司鐸聖召,一九四二年決心修道,入教區地下修院,繼續在工作掩護下,接受司鐸培育。一九四五年戰爭結束,修院及大學教育恢復正常,我們的教宗在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一日,由克拉科夫總主教手中領受司鐸聖職,被派赴羅馬深造。深造期間,利用暑假,在法、比、荷三個國家,為波蘭僑胞提供牧靈服務。一九四八年考取神學博士學位後,束裝返國,擔任副本堂工作,直至一九五一年奉總主教命,進入學術界服務。先後取得第二個博士學位及教授資格後,被任命為教區大修院倫理神學及社會倫理學教授,一九五六年又被魯柏林大學禮聘為倫理學教授。以Andrzey Jawien筆名定期在兩份雜誌上發表詩作。 一九五八年七月四日晉陞為克拉科夫總教區輔理主教,一九六二年參加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一九六四年出任該教區總主教,一九六七年被擢昇為樞機,一九七八年十月十六日,繼教宗若望保祿一世出任天主教第二百六十四任教宗,取名若望保祿二世,乃一五二三年以後第一位非義大利人。


二、我們的教宗是一位學者、工人
  我們的教宗是一位學者,也當過工人。他是一位波蘭戰後著名而深受各方敬重的詩人,他也寫過戲劇,當過演員。他曾熱愛語言學,寫過不少散文;卻寫了更多有份量的哲學作品,並曾翻譯過德國哲學家馬克斯•謝勒的主要作品。他是一位神學家,他也會給兒童、青少年講授教理;他曾任大專學生輔導,直到晉陞為教宗,從未中斷過大學教授工作。他是一位很好的運動員:划船、滑雪、爬山、游水他都喜好。他很喜愛牧靈工作,在聖職各級崗位上 - 副本堂、輔理主教、總主教、樞機主教 - 他都能善盡牧職。他把大學教授的工作也跟牧靈與福傳聖工整合在一齊;晉陞樞機之後,除了在羅馬聖座擔任各種部會的委員工作外,他曾擔任過一次教宗四旬期大退省的神師,一次世界主教會議的引言人,更曾出席過所有的世界主教會議。他也曾旅行遍五大洲,去宣慰波蘭僑胞。
  他人生旅途上的特色是:在他一生最初的歲月裡,天主用人間最大的痛苦磨練了他,使他失去了所有的至親。但同時也特別降福了他,使他特別重視親情和友愛,使他成了一位很會愛人,也很知恩的人。本書對此有很多的篇幅記敘,有心的讀者決不可能很快翻閱過去的。而最令我感動不已的是:在中學時期帶領他參加﹁活玫瑰經團﹂的那位裁縫;跟他一齊做工,掩護他,使他多讀書的那些工人;他對祖國傳統歷史文化以及波蘭教會歷史的特殊感恩;對其他的人物,也就不言而喻了。至於殘酷的戰爭;戰爭帶來的貧窮與屈辱;納粹與共產主義製造的非人後果;隨時有被這些掌權者逮捕送入集中營的焦慮與恐懼;以及他擔任主教職務時向共產政權的應戰與抗爭;都構成了他人生的特色。尤其使我們欽仰不置的,是他會利用這種種經驗,豐富他擔任聖職的生活,使他能更善盡司鐸的聖職。


三、他特別孝愛聖母
  還有一個教宗生命的特色,我們必須提出的,是他對聖母的特別孝愛,像一條金線貫穿了他整個一生。從喪母之日,父親帶他到本堂的萬應聖母像前,要他從此以聖母為他人間唯一的母親,教宗培育起他對聖母的親密母子關係。不僅波蘭教會特敬聖母的傳統造型了他,聖蒙福的 "敬禮聖母的真諦" 一書曾決定性地影響了他全部靈修生活。聖蒙福的書曾經在他做工的時候一直在他身邊,他隨時隨地翻閱,讀完一遍就從頭再讀;他曾自述,這本書使他的靈修更以基督為中心,也更有深度,可說是他靈修生活的轉捩點。陞主教時所選牧徽上的座右銘 "全是妳的" 便來自聖蒙福奉獻自己與聖母的奉獻經文。他無論寫什麼,講什麼,絕不會忘記提及聖母,求聖母代禱福佑。他無論在世界任何地方所做的牧靈之旅,必定去該處的聖母聖地朝聖。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教會憲章"最後一篇論聖母,教宗當年與波蘭與會代表的貢獻最大。他所頒佈的有關聖母的通諭及勸諭應當是教會最美好的聖母學作品。由於對聖母的透徹 理解及真摯的孝愛,教宗也寫出了教會有史以來對婦女問題最好的文件。


四、『你們不要怕!』
  明年將是教宗就職廿週年。我們理應對教宗在職期間所作的貢獻有深入的理解,使我們能更好接受他的領導,更有效從事傳播福音的工作。究竟是什麼因素使他給了我們那麼豐富的教誨和那樣多彩多姿的牧靈與福傳行動呢?而這些多方面的偉大成就又如何找到一條一以貫之的整合線索呢?
  我想到了教宗在一九七八年十月廿二日就職典禮上所說的話: "你們不要怕!而要給基督開門,而且要大開門戶!給祂的救贖神能開放國家的界限,開放經濟制度、政治體制、廣大的文化領域、文明及發展等各種的設限。不要怕!基督知道人心中有什麼!只有祂瞭解!" 教宗這話的深意是:要戰勝世界當前人類都有的恐懼。因為人不要天主,所以人走入了人生的窮巷,成為自己所造罪惡的奴隸。人怕別人,怕自己所造的一切,人最後也怕自己。教宗看準了這一點,也看出解救之道:使人認識基督,聽基督的聖言,接受基督的福音;並用清楚的言語說出基督聖言 - 基督福音帶給人的倫理實踐責任,以拯救人的生命,重整宇宙與人類社會的秩序。
  他的十二道通諭,指給我們基督作為救世主的角色、使命;與救世主密切相契的天父、聖神與聖母;救世工程中的重點等等。他的其他文件隨時作補充性的闡述。他走出梵蒂岡,到世界各地作牧靈訪問,做基督正義仁愛的代言人。他與世界各種宗教領袖接觸。他不迴避與政治人物會晤,也不怕直言指出他們的錯謬,他不怕面對任何問題。他常以弱者、受污辱與被迫害者的保護人自居。他擴充了聖座為服務普世教會的機構,也使梵蒂岡教廷多年的財政短絀現象消除。他不只是青年人的教宗,他也是兒童與婦女的教宗。他恢復了五年一次主教述職的傳統,他每年聖週四寫信給天主的司鐸們。他利用世界主教會議與地區主教會議,以更有效地執行伯鐸繼任人的艱鉅任務。他的確什麼都不怕!他有堅定的信仰,他有屹立不搖的希望,他有熱烈的愛德。
  而之所以如此,因為他信賴天主與聖母的福佑。他是個祈禱之人!他曾謙虛地向記者說明,他並沒有每天用八個小時祈禱。但是,我們知道:教宗是一個跟天主和聖母不斷在對話的人!他常說祈禱是天主的恩賜,是天主主導的天人關係;但是我們也知道,他常馴順地生活在天主前,常常只求天主的榮耀,而把一切歸功於天主,只要你有機會接觸到他,你就一定能體驗到。

  現在他正全力帶領我們,善度一九九七 - 九九 "三年大敬禮",以迎接"兩千年大禧年"。他要我們好好準備慶祝主基督的誕辰,希望人類都能接觸到人類惟一的救主,也接受祂!


狄剛總主教一九九七年二月於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