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逾越-四旬期是什麼? 

吳新豪 神父 

引 言 

四旬期是逾越慶節的準備,要瞭解四旬期,就得認識逾越節的意義。另一方面四旬期的進行與逾越節的慶祝並不只在於作一些善功和靈修活動,或舉行若干規定的禮儀。為了表示對天父的順服和對人的愛,基督的死亡與復活構成了他逾越「奧蹟」的內涵,教會在四旬期內特別加強在基督內的逾越「生活」;而這個時期的禮儀是這奧蹟的「慶祝」。 

基督的逾越與信友的逾越 

梵二大公會議後的羅馬年曆,這樣描述基督的逾越: 

「基督犧牲生命、戰勝死亡,又以復活賜給世界新生命,是為逾越奧蹟。因這奧蹟,基督拯救人類,並歸光榮於上主。」(18) 

「逾越」一詞就是希伯文的「巴斯卦」,有「跳過」的意思。猶太人紀念在梅瑟帶領下,逃離埃及之夜,上主的天使越過以色列子民的家,沒有殺死他們的長子(出十二,43~49);尤其是接著能夠平安地「越過」紅海,到達許諾之地:從為奴之家再正式成為自由的天主子民(出谷紀四至十五章)。以色列以後每年紀念和慶祝民族的重生,成為「國慶」大典。 

但是以色列人由梅瑟帶領的「出谷」,只是基督領導整個人類「逾越」:戰勝死亡與重獲新生的預象與先聲(禮憲5)。 

基督一生的目的是領導世人由這「世界」逾越至天父:「祂是降生成人的聖言,為聖神所傅油,為向貧窮人傳報喜訊,醫治破碎的心靈(依六一,1;路四,18),成為「肉體與靈性的醫師。」(依納爵致安提約書七,2)「天主和人類的中保」(弟德前書二,5)。在基督內「實現了我們和好的代價,給了我們今天的圓滿境界。」(感恩祭典) 

而對這聖化救贖世界的工程,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中講得非常落實而有力: 

「萬有藉祂而受造的聖言,曾降生成人,居我人間。祂是一個完人、祂進入了世界歷史,並將這歷史收取並匯集於自己內。祂曾啟示我們說:『天主是愛』,同時,又訓誨我們說,愛德的新誡命是人類成全並改善世界的基本法令。於是,凡信任天主聖愛者,確知人人可以走上聖愛的途徑,而恢復友愛於全球的努力,並非徒勞無功。同時,祂還告訴我們說,這友愛不應只限於在大事上,而尤其應在日常生活中履行之。替我們罪人受死的基督,曾以其芳表教訓我們,應該背負肉身、世俗所加於追求和平及正義者肩頭上的十字架。在基督復活後,成為擁有上天下地大權的主宰,並透過其聖神,在人心內展開工作,不唯激發人們期望來生幸福,而且同時激發、淨化並增強人們另一豪邁的志願,即設法使人類大家庭的生活,更為適合人性,並使整個大地朝向這宗旨邁進。聖神的恩寵各不相同:祂號召某些人,以其渴慕天堂的善願而作證,並使這種善願常生動的保持於人世間;同時,又令其他的人獻身於現世事務,為人群服務,並因此職務而為天國積德立功。這恩寵解救所有的人,俾能棄絕自己,並為改進人生善用世間所有能力,而將一切指向來生;那時,人類將一變而為中樂天主的祭品。」(38) 

信仰基督的人就是整個生命服膺基督愛的法律,鞠躬盡瘁,那麼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一個逾越的生活。 

教會是個感恩、行禮的團體。故此當一個人願意跟隨基督,參與祂的逾越生活時,教會以入門聖事的洗禮、付油禮和感恩禮來慶祝他 

「罪過的赦免,加入天主子民的行列,接受天主義子的名義,並因聖神的帶領進入這完滿的時代,並能預嚐天國之喜樂。」(成人入教禮典27) 

而這在基督內的新生,教會再每年舉行逾越節,以及每週的主日「來加以慶祝和增長。」(年曆18) 

逾越節及四旬期 

逾越最原始的慶祝是每週的第一天―主日,這是基督復活的日子。自宗徒時代,教會已開始在這一天團聚一起,紀念基督的救贖,舉行感恩典禮。這一週的第一天本來已是猶太人紀念天主創世的日子,因為上主改變了黑暗和自物質中創造了世界(猶定護教文上67);這也是第八天,上主開創了新的紀元(巴納巴書信十五:8),是來生的象徵(巴西略,論聖禮27)。 

出席主日聚會:聽宗徒的訓誨、分餅和祈禱是基督徒信仰強烈的表現,連教難時也不會停止。金口若望的解釋是「不出席這聚餐等於與主分離:主日聚餐是與主及與兄弟共融」(講道集27:格林多前書)。 

主日更是個喜慶的日子;主日不守齋、祈禱時也不下跪,君士坦丁大帝勒令全國在主日休假;主日是領洗入教的日子(當無法在逾越晚上或五旬節舉行時)。 
  
梵二的新羅馬年曆也指出逾越節的慶祝首先是每週的主日,並稱之為「原始」的慶日。因為逾越慶典的源頭固然是基督,可是教會慶祝的卻不只是一件過去的「事蹟」,而是信友跟隨、效法基督,參與他逾越的「奧蹟」 

至於每年的逾越節是到了第二世紀才有清楚的記述:教會在當天或更好說在一夜間慶祝逾越奧蹟。慶典由入夜後舉行至曙光初現:象徵並慶祝從死亡進入生命的經歷。不久即除了感恩禮外,也在這一夜舉行入門聖事。 

第四世紀開始把奧蹟的成份分開紀念和慶祝:一天的節日變成逾越三日慶典,星期五、六、日分別紀念「基督的被釘、埋葬和復活」。 

苦難日的禮儀基本上是紀念基督受難和死亡的聖道禮儀,恭敬十字架的敬禮也開始的頗早,然後有領主(但不舉行感恩祭)。 

聖週六則是個安靜、沒有儀式的日子:教會默想基督的苦難,期待光榮復活的時刻。 

復活主日則在週六夜間(按教會傳承猶太人的習慣,新的一天,新的一週己經開始):追述整個救恩的重要事蹟-即宣讀舊新約聖經九篇及唱聖詠;舉行重生的聖事(洗禮及堅振),最後是感恩祭獻。典禮舉行到天明前,慶祝主帶領著人類由黑暗進入光明,由死復生:是充滿喜樂的一夜。 

這三天的紀念和慶祝正響應著耶穌最後晚餐時的吩咐:「這是我的身體,將為你們而犧牲;這是我的血……你們要這樣作來紀念我。」這三天的慶祝至為隆重,為此教會在聖週四晚上(其實已算聖週五)舉行主的晚餐感恩祭,一方面作為逾越三日慶典的序幕和綱要,同時這感恩祭也變成年中每主日慶祝逾越的典禮。 

當然,這逾越的慶祝並不只是一天或數天的儀式,而是整個信友生活的中心。故早在二、三世紀教會一連八天放假隆重的慶祝,新教友在第八天才脫下領洗的白衣(當然領洗時,真的把舊衣脫下,換上新的白衣)。逾越的喜樂也一直延伸七週,至五旬節(聖神降臨)結束。 

五旬節也有著猶太慶節的前身,猶太人在逾越節後五十天紀念上主藉梅瑟頒布的法律(五旬節)。那麼,對基督徒來說,基督逾越的新法和美果是愛和真理之聖神。故此,雖然基督在復活時已將聖神賜予眾宗徒,但聖神公開有形的降臨卻發生在五十天之後,而這一天則成為逾越節慶的另一高峰和結束。 

既然逾越節如此隆重,則準備的工夫也很快便由一天、兩天、一週的齋戒,延伸和豐富起來。 

配合逾越慶典的善功起初只有守夜前一整天(週六)的齋戒,目的是寡慾清心,專心熱切期待夜間基督新郎的「來臨」。不久每週五紀念耶穌受難的半天齋戒便自然的延長與這一天連接在一起。到了第三世紀齋期更延長到六天。 

四十天的預備期在尼賽亞大公會議時已經流行。它的出發點是紀念和效法基督受洗後於曠野退隱守齋四十天(瑪四,2;路四,1、2)。教父們又看到這四十天與梅瑟在西乃山上的齋戒相似(出三十四,28),先知厄利亞往曷勒布山去時吃了天使帶來的食物後,走了四十日夜的路(列上十九,8)。最後,教會也想起以色列抵達福地前在曠野中四十年的生活。 

四旬期本來是從主日開始,但是要算足四十個守齋的日子,主日是復活喜慶的日子不守齋,逾越的苦難和主埋葬日齋期又不算在內時,便得從四旬期第一主日提前到聖灰星期三開始算了。守齋是一天內只吃一餐。六世紀時,更戒肉慾、酒類等。這樣嚴峻的苦行背後有著深厚的宗教情操和信念。福音上基督說新郎在時,新郎的朋友不該守齋,守齋便成了期待基督、需要基督的表示。為此聖賢都知道守齋使祈禱更有活力「守齋者的祈禱有如少壯的蒼鷹,直登高山,反之誰飲食無道,則祈禱亦疲憊無力。」(聖尼羅) 

信友亦把守齋當作接受聖神的準備,抵抗惡神的利器,也變成準備受洗、準備領主與兄弟共融的行動。最後,守齋省下來的錢可拿來賙濟貧困;為濟貧而守齋則是友愛的最深刻的表示。 

教會不會忘記先知們的警告:守齋不該光是外表的行動,愛德更不是傲慢的施捨:「我所中意的齊戒,豈不是要人解除不義的鎖鏈,廢除軛上的繩索,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折斷所有的軛嗎﹖豈不是要人將食糧分給飢餓的人,將無地容身的貧窮人領到自己的屋堙A見到赤身露體的人給他衣穿,不要避開你的骨肉嗎﹖」(依五十八,6-7)基督也曾提出相同的勸告說:「幾時你們禁食,不要如同假善人一樣,面帶愁容;因為他們苦喪著臉,是叫人看出他們禁食來。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獲得了他們的賞報。至於你,當你禁食時,要用油抹你的頭,洗你的臉,不要叫人看出你禁食來,但叫你那在暗中之父看見;你的父在暗中看見,必要報答你。」(瑪六,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