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呂漁亭

 經過水及血而來的耶穌基督

 

「這位就是經過水及血而來的耶穌基督,他不但以水,而且也是以水及血而來的;並且有聖神作證,因為聖神是真理。原來作證的有三個:就是聖神、水及血,而這三個是一致的。」(若一書五6-8

許多聖經學者認為這段若望書信,在所有書信中最不易理解;Plummer每讀這段福音,就禁不住要搖頭說:「太複雜了!太難懂了!」我自己當年在大修院讀聖經課時,也曾問過老師耶穌基督降生救贖人類,不是天父的聖意嗎?為什麼若望還要如此強調水及血的功能幹嗎?「這是聖經之言,相信了就好了,又何必多問?」不錯,許多信德的道理,你信了就好了,何必一定要問到底?

無論如何,有兩件事無可否認,也不必懷疑,那就是水指耶穌在約旦河邊的洗禮,血則指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水與血是使耶穌基督成為默西亞的主因,關於這點我們人人都深信無疑。可惜在若望時代,問題並不那樣簡單,原來那時有一群所謂真知派或諾斯基派(Gnosticism)的學者,他們始終堅持世界上只有精神及物質兩種現象,前者屬於絕對善,後者則為絕對惡。耶穌基督若真是天主聖子,祂降生成人的這個人,不可能像我們那樣有肉體,因為一切肉體屬於物質,物質既是絕對惡的,天主聖子又如何可能是絕對惡的?!換言之,天主既屬於絕對善的精神世界,在祂身上不可能有任何物質或肉體現象存在,因此人人所見的耶穌的身體,只是一種「幻想」或「幽靈」而已。說得最清楚一點,諾斯基派學者堅持,耶穌只在約旦河接受洗禮後才成為默西亞,但在十字架流血前祂又離開了世界,因此受苦受難的只是一個稱為耶穌的普通人罷了。如此一來,不但十字架的價值完全推翻了,連天主聖子受苦受難的歷史事件也完全消失。

耶穌最愛的門徒若望,當然不能接受這種異端邪說,因此他不斷警告他的弟子,耶穌基督是經過水及血而來,「祂不但以水,而且也是以水及血而來的。」至於若望接下去所說的,這件事已有聖神親自作了證,聖神既是真理,我們也就沒有懷疑的餘地了,因此我們只簡單地說明三件事足以證明聖神的確親自作了證:首先,四福音幾乎都說明耶穌受洗時,聖神曾降在耶穌身上:「在那些日子裡,耶穌由加里肋亞納匝肋來,在約旦河裡受了若翰的洗。祂剛從水裡上來,就看見天裂開了,聖神有如鴿子降在祂上面;又有聲音從天上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因你而喜悅』。」(谷一9-11;瑪三16-17;路三21-22)再者,福音也說得很清楚,若翰只以水付洗,耶穌且以聖神洗他們:(谷一8;瑪三11;路三16)最後,初期教會時代,只要宗徒向新領洗的人一覆手,聖神就降臨在他們頭上。首次聖神降臨是這樣發生的:「五旬節日一到,眾人都聚集一處。忽然從天上來了一陣響聲,好像暴風颳來,充滿了他們所在的全座房屋。有些散開好像火的吞頭,停留在他們每人頭上,眾人都充滿了聖神,照聖神賜給他們的話,說起外方話來。」(宗二1-4)聖神降臨現象以後不斷發生,宗徒大事錄已記載得十分清楚,我們沒有再重複的必要。

「我給你們這些信天主子名字的人,寫了這些事,是為叫你們知道:你們已獲有永遠的生命。」(若一書五13)若望在快要結束這封書信時,才提出了「永遠的生命」這個觀念,是否有點遲了一點?因為基督徒若不追求永遠的生命還稱什麼基督徒?基督徒不設永生,誰還設永生?真福八端的最終目標還不是為了得到永生:神貧的人是有福,因為天國是他們的;溫良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承受土地;心裡純潔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看見天主。看見天主、承受天國、得到飽沃,這一切在人死後才能實現,因此有人說,若宗教不談來生及永生,我們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宗教信仰了。

「誰若看見自己的弟兄犯了不至於死的罪,就應當祈求,天主必賞賜他生命;這是為那些犯不至於死的罪人而說的;然而有的罪卻是至於死的罪,為這樣的罪,我不說要人祈求。」(若一書五16)究竟怎樣的罪是至於死的罪,因此若望說不必再為他們祈禱了,這是一個不易回答的問題,神學家大致認為有兩種人犯了「至於死」的罪,一是公開在人前叛教者(Apostary),耶穌曾說這些在人前否認祂的人,祂在天父面前也將不承認他。(瑪十33;路九26)另一類人則是若望在前面討論過的所謂諾斯基派學者,他們否認耶穌乃真天主,但非真人,他們的罪也無可赦免了。

若望因此結束一書說:「我們知道天主子來了,賜給了我們理智,叫我們認識那真實者。」真實者即是耶穌基督,祂即是真實的天主和永遠的生命,我們必須服從這位真實的神及人才能得到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