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呂漁亭

 天主的愛能克服一切

 

前文已提過,有許多問題除了天主的愛可以解釋外,真的很難理解,其中尤以天主為什麼要造天地萬物?為什麼造了人之後,又給了他一種自由意志,許多事叫人自己去做決定?人一旦犯了罪,天主不但沒有立刻懲罰他,反而打發聖子到世界上來,吃盡千辛萬苦,最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做了人類的贖罪祭,造物主為被造物受苦受難,請問這又為了什麼?最後,人死後之所以還有永生存在,也必須從天主是愛這個基礎上,才能獲得適當的解釋。

現在讓我們跟著若望宗徒,一步一步地從天主是愛這個主題上,來解釋這些複雜的問題。首先,天主為什麼要造世界及人類?人人都看得很清楚,人類帶給天主的似乎不是光榮而是反抗;不是感激而是叛逆。原祖在地堂內一開始就不聽主的話而犯了罪。既然如此,天主又何必要造人呢?神學家們認為唯一的答案,似乎只因天主是愛,而愛之所以為愛,必須有所表現,必須愛某些人,同時也必須被某些人所愛。我們深信,天主若不造人類,因此沒有人會去愛祂,那時祂雖依然是全能全知全善的天主,但對「全愛」多少有所不足,因此是愛迫使天主造人,希望人能以愛還愛以德報恩。

天主既造了人,為什麼又要給他一種自由意志,使他能自己決定活動呢?真正的答案也似乎只在一個愛字上。除非愛出於自由選擇,根本就沒有所謂真愛或假愛之可能!動物除了天賦的本能外,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愛,狗貓小時受母親百般保護,但一旦長大,往往把它們一腳跌開,根本不知道真愛是必須愛到底的。請你想想,若天主當初造人也像一具機器人,他的一舉一動均受預設的發條所控制;請問這種機器人,還能像我們一樣,能真心去愛他的造物主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天主造人時賜予他自由意志,當然預知他一定會犯罪,但祂為了獲得人類的愛,也只好讓人類自己去做決定了。

天主是愛更能解釋為什麼人類犯罪後,不立刻懲罰他們,反而令祂的愛子降生成人,歷盡千辛萬苦,最後死在十字架上做了人類的贖罪祭。如果天主只有公義及法律,人類犯罪後的唯一後果可能只有死亡;幸好天主又是愛,祂的愛迫使祂同情人類的軟弱,給他犯罪後多一個獲救的機會!

最後是人死後的永生問題,人為什麼死後還繼續存在?他為什麼不像其它萬物一樣,今日在明日就不在?這是一個不易回答的問題。如果天主只是一個單純的造物主,人類很可能像其它萬物一樣,今天尚開花結果活得快樂無比,明天就枯萎凋謝進入黃泉,若是如此,誰又能反抗?幸好天主沒有這樣做,祂希望人類能永遠永遠地生活在祂的愛中。

天主是愛,天主的本性就是愛,其它的一切愛均由此而來。若望這裡所說的愛,即天主的愛是一切愛的根源,應該是全部聖經所啟示的最高峰。天主為表現祂的愛,使聖子降生成人,好使人分沾祂的愛。若望認為人一旦有了這種天主的愛,他必須以這種愛去愛自己的弟兄:「我們應該愛,因為天主先愛了我們。假使有人說:「我愛天主,但他卻惱恨自己的弟兄,便是撒謊的,因為那不愛自己所看見的弟兄的,就不能愛自己所看不見的天主。我們從他蒙受了這命令;那愛天主的,也該愛自己的弟兄。」(若一書四19-21)請千萬不要再誤會了,從今以後,愛主愛人這兩條誡命已不能再分開,那愛人的也必愛主,那愛主的也不能再恨人了!若望強調愛主愛人已不能再分離時,他心中一定記得耶穌所強調的那幾句話:「第一條(誡命)是:以色列!你要聽!上主我們的天主是唯一的天主,你應當全心、全靈、全意、全力愛上主;第二條是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再沒有別的誡命比這兩條更大的了。」(谷十二18-31

接著若望在第五章內,強調愛天主必須遵守祂的誡命,而祂的誡命並不沉重。(若一書五3)天主的誡命真的並不沉重嗎?當天主命令我們去愛那些反對我們的人,或我們並不那樣喜歡的人,或甚至是我們的仇人,試問那時的愛真的不難嗎?不錯,耶穌曾說過祂的軛是柔和的,祂的擔子是輕鬆的,因此叫我們放心大膽地背著軛向祂多多學習。(瑪十一20)但若望所說的天主的誡命並不沉重,恐怕另有理由在,讓我們先分析一下吧。首先,天主叫我們吃苦,祂同時也必賜給我們吃苦的力量,天主實在不忍心見我們背那些背不動的十字架。再者,天主的誡命之所以並不沉重,因為我們必須心甘情願地去接受才行,也就是說必須出之於愛。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你心中有愛,天下也就沒有什麼難做的事了。最後,若望認為我們之所以能戰勝世界,因為我們有信德。「誰是得勝世界的呢?不是那信耶穌為天主子的人嗎?」(若一書五5)信德使人成為天主的子女「同時也是愛主愛人的根基,又是得勝世界的武器,因此若你有點信德,就什麼也不必怕了,因為信德已戰勝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