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呂漁亭

 愛主必人、愛人也必愛主

 

「可愛的諸位,我們應該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出於天主:凡有愛的,都是生於天主,也認識天主;那不愛的,也不認識天主,因為天主是愛……」(若一書四7-21)若望一書第四章,有人稱它為愛的大憲章(Mayna earta of Love),因為有關天主對人的愛,在這裡說得如此淋漓盡致,使人不得不承認,若非天主親自向若望啟示了這一切,若望也無法說得如此清澈見底。

為了說明天主愛人究竟愛到什麼地步,若望曾提出幾點加以分析解釋。首先當然是一切愛都來自天主:「我們應該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出於天主。」(七節)一切愛均來自天主,正如神學家布魯克(Brooke)所言:「人性的愛只是神愛的一點反映而已。」我們愛天主越多,就越接近天主,因此若望才敢大膽地說:「天主是愛,那活在愛中的人,就活在天主內,天主也活在他內。」(十六節)天主既是愛,誰願活得像天主,唯一的可能除了活在愛中外,可能已別無他路可走了!

第二,愛既來自天主,愛又導人回歸天主,因此若望才敢言,我們「該彼此相愛,因為愛出於天主;凡有愛的,都是出於天主,也認識天主!」(七及八節)(三):我們雖暫時無法見到天主的真面目,因為天主是神、是純精神體;但從兄弟彼此相親相愛的行為中,我們已可影約地見到了天主的存在了(十二節)。其實風及電誰也沒有見過、摸過,但從它們所發出的效應中,我們才知道它們的存在。同樣地誰也沒有見過天主,但若兄弟們彼此相愛,我們也就不難見到天主的真面目了,因為沒有天主的愛,自私自利的人又怎能彼此相愛?

(四)天主的愛在聖子耶穌基督身上,可看得一清二楚:「天主對我們的愛在這事上已顯出來:就是天主把自己的獨生子,打發到世界上來,好使我們藉著祂得到生命。愛就在於此!不是我們愛了天主,而是祂愛了我們,且打發自己的兒子,為我們做贖罪祭。」(九、十節)在基督身上,尤其在苦難的基督身上,我們見到了天父對人類的無限大愛;人類犯罪,本該受到懲罰,受造物得罪造物主,有限的人得罪了無限的神,這是何等罪大惡極,天主可以立刻罰人類化為烏有。但天父卻不忍心這樣做,但又因為祂至公至義,不能把人類的罪惡就這樣一筆勾消,因此祂決定叫聖子受苦受難,頂替人類之罪。最後更釘死在十字架上,做了人類的贖罪祭,偉哉基督之愛也!大哉天父之愛也!

(五)若望認為真愛與恐懼不兩立,不但愛中不該有恐懼,在恐懼中也不可能有真愛,因此他才說:「我們內的愛得以圓滿,即在於此;就是我們可在審判的日子放心大膽,因為那一位怎樣,我們在這世界上也怎樣。在愛內沒有恐懼,反之,圓滿的愛把恐懼驅逐於外,因為恐懼內含有懲罰;那恐懼的,在愛內還沒有圓滿。」(十八、十九節)若望似乎在說:我們若在世界上彼此相親相愛,我們也就不怕審判的日子來臨了,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正是基督要我們做的:「這是我的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若十五12)我們既做了基督命令我們做的事,我們還有什麼好怕的呢?至於若望所說的「在恐懼內含有懲罰」;那恐懼的,在愛內還沒有圓滿。」這裡所說的恐懼,是指犯了罪怕天主懲罰的那種恐懼感,這種人的愛當然還沒有圓滿,因為誰若真心真意地愛主愛人,即使他不幸犯了罪,他也不必太恐懼,天主一定會原諒他的!

最後,若望還想再說一次,愛主愛人,兩者是不可或分的,誰愛主也必愛人,誰真心愛人,他也必真心愛主;「假使有人說:我愛天主,但他卻惱恨自己的弟兄,便是撒謊的;因為那不愛自己所看見的弟兄的,就不能愛自己所看不見的天主。我們以祂蒙受了這命令;那愛天主的,也該愛自己的弟兄。」 (若一書四19-21

若望一直在強調天主是愛,這種說法,不但在所有宗教信仰中是獨一無二的,因為無論佛教回教或印度教等等,都沒有那樣強調他們的神就是愛,更沒有強調人必須愛自已的弟兄,因為愛主愛人,兩者是分不開的。不但如此,神即是愛這個理論,同時也解釋了許多否則難以理解的真理。如天主為什麼要創造天地萬物?天主為什麼要賜予人類一種自由意志?人一旦犯了罪,天主又為什麼要救贖他,並打發自己的聖子降生成人做了贖罪祭?最後,人之所以死後還有永生之存在,也必須從天主是愛這個基礎上,才能找到最圓滿的解釋。

舊年已逝新年即至,在這新的一年開始,我們對天主愛人的道理是否也該多多深思?在過去一年中,我是否愛了弟兄?之所以不愛,是否由於我愛主還不夠所致?愛主必愛人,愛人也必愛主,請想想這個中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