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呂漁亭

最後的時刻

 

「小孩子們,現在是最末的時期了!就如你們所說過假基督要來,如今已出了許多假基督,由此我們就知道現在是最末的時期了。他們是出於我們中的。但不是屬於我們的,因為,如果屬於我們的,必存留在我們中;但這是為顯示他們都不屬於我們。」(若一書二1819

若望所說的「最末時期」,究竟是指什麼時期?牧靈聖經譯成「最後的時刻」,依然不知所云。拉丁原文是Novissima Hora,指最新時刻,也不易理解。有人說最末的時期是指世紀的末期,即由耶穌升天開始直到祂再來的那段時期。

猶太人相信一切時間可分為現代與未來兩個時期。並認為現代時期屬這個世界、處處充滿著罪惡,而未來時期則屬於天主,將是光明與正義的世界。耶穌自己也常提到世界末期來臨時的種種景象:「那時必有大災難,是以宇宙開始,直到如今從未有過的、將來也不會再有,並且那些時日若不縮短,凡有血肉的、都不會得救;但為了那些被選的,那些日子必將縮短。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看,默西亞在這裡!或說在那裡!你們不要相信,因為將有假默西亞和假先知興起,行大奇蹟和異蹟,以致如果可能,連被選的人也要被欺騙。看,我預先告訴了你們。(瑪廿四2125)保祿在他的書信內,也曾多次提及有關世界未日的種種現象,但還最後的日子何時來臨,誰也不知道,連基督自己也說:「至於那日子和那時

刻,除父一個外,誰也不知道,連天上的天使都不知道。」(瑪廿四36

無論如何,對我們每個人來說,每個時辰可能就是最後的時辰,多少親朋好友已經走了,我們的日子也不會太遠了,我們除了戰戰競競,聽天主的話去天國之路外,請問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來面臨還無可避免的最終日子。

至於最終的日子假基督將出現,誘惑善良的信徒,基督與保祿早已有言在先,當宗徒們問耶穌什麼時候將發生這些事時,將有何先兆?耶穌只對他們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欺騙了你們。將有許多人假冒我的名字來說:我就是(默西亞)並且要欺騙許多人。」(谷十三45

保祿也曾向尼弗所長老們警告過:「我知道在我離開之後,將來兇暴的豺狼將進到你們中間,不顧惜羊群,就是在你們中間,也要有人起來講說謬論,勾引門徒跟隨他們。」(宗廿2930)但若望勸信徒們不要怕這類假先知、假基督,「因為他們不是屬於我們的,因為如果屬於我們的,必存留在我們中」。(若一書廿19

若望接著又說:「至於你們,你們由聖者接受了傅油,並且你們都已曉得,我給你們寫信,不是你們不明白真理,而是因為你們明白真理,並明白各種流言不是出於真理。」(若一書二2021)若望所指的聖者當然是耶穌基督,傳油則指領受聖神。信徒在傳油時已接受了聖神,基本的信德真理應該已有所認識,但問題是我們是否已實踐了這些真理?神學家們幾乎都強調,信仰上的知識或認識,我們能知道多少,還個問題並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是否能實踐這些知識?

一個毫無知識的鄉下人,除了基本的道理外,其他可能毫無所知,但他們卻能把這些基本道理付諸事實。反之,多少神學家及聖經學家,他們對福音的道理幾乎什麼都懂,可惜他們不去按他們所懂所知的去做。若果如此,最多的知識又有什麼用?五四運動健將陶行之先生,曾一再強調「知難行易」實際上我們應該翻過來強調「知易行難」!

這又使我想起了我的老母親,她從來沒有進過學校,也從未出過家門一步;但她四十歲那年,因天主恩招竟接受了洗禮。領洗後她也只知道必須聽神父的話,神父說星期五不能吃肉,她就不吃肉;神父說每日必須唸早晚課及玫瑰經,她就每日照唸不誤;雖然許多經文她根本不懂。最後,神父說我應該去修道,她雖然有點不捨,還是乖乖地讓我去修道。一九八○年我首次返鄉探親,那天一進母親的睡房,竟發現母親在床頭放著一具黑色的大棺木,覺得實在不太雅觀,於是建議把它移到後房。那知她卻直率地說:「神父說,我們早晚要去見天主,只要心理準備好,死亡有什麼好怕的。」弄得我這個高級知識份子啞口無言!當然這一切都當歸功於天主的恩佑,但在信仰道理上,實踐遠比知識更重要,請問又有誰能否認。我深信在若望的聽眾中,像我母親那樣毫無知識的信友多的是,而這正是若望所說的「至於你們,應把從起初所聽見的,存留在你們內,你們必存留在子和父內。這就是祂給我們所預備的恩惠,即永遠的生命。」(若一書二2425

這些無知但能實踐信仰的人,若望深信是受了聖神傅油的恩寵,是聖神在默默中領導著他們。這種人,若望叫他們放心,因為當基督來臨時,他們不會蒙受任何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