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我信!請你補助我的無信罷!

 

呂漁亭

 

當耶穌帶著三位宗徒從山上下來時,竟發現那些留在山下的其他門徒,正在和經師及民眾辯論問題,當耶穌問他們談些什麼問題時,群眾中有一個人立刻回答說:「主啊!可憐我的孩子吧!」他患癲癇病很苦,屢次跌在火中,又屢次跌在水裡。我把他帶到你的門徒跟前,他們卻不能治好他。」(瑪十七15-16)耶穌聽了這些話,心中一時感到十分沉重,為何門徒跟自己那麼久,竟還如此無能又無信,祂如何能靠這些人去傳佈福音改造社會呢?於是祂講了一句聽起來似乎很沉重的話:「哎!無信敗壞的世代,我同你們在一起要到何時呢?我容忍你們要到何時呢?」

我們已知道耶穌即將赴耶路撒冷去接受十字苦架,我們也知道耶穌是何等希望宗徒們,在祂死後能繼續祂的救世大業,但事實擺在眼前,宗徒們連這個兒童的病都治不好,宗徒之首的伯鐸,剛才在山上竟還想搭三個帳棚,長期去享受那種顯容所帶來的愉悅;這一切的一切真使耶穌有點不安與失望

耶穌雖然當時心事重重,但祂還是救人為先,於是問那位父親這些事已發生多久了?他回答說:「從小的時候,魔鬼屢次把他投到火裡或水裡,要害死他。但是,你若能做什麼,你就憐憫我們,幫助我們吧!」(谷九22)這個孩子的病,瑪竇說是癲癇病,馬爾谷及路加則說是附魔病,其實按現代醫學的看法,應該屬於一種當時相當流行的所謂精神病,但這種怪病在耶穌時代,由於老百姓知識不足,往往認為是由惡魔纏身所致。

耶穌聽了那位父親的話後,就對他說:「為信的人,一切都是可能的!」言下之意似乎在說:「治好你孩子的病,問題不在於我,而要看你自己,看你是否有充足的信德而定:「因為對有信心的人來說,一切都是可能的!」耶穌每次治病之前,好像常問同一個問題:「你有沒有信心?若有,則一切都沒有問題,若無,則連大能的天父也將無能為力矣。」義大利愛國英雄Cavaur曾說過一句名言:「革命家在一切之前,當懷有一顆一切都有可能的信心!」

孩子的父親一聽這話就立刻大聲喊說:「我信!請你補助我的無信吧!」那位父親愛子實在心切,他明知自己信心不足,於是立刻求耶穌助他增加這種信心。耶穌一聽此言,就叱責邪魔道:「又聾又啞的魔鬼,我命你從他身上出去!再不要進入他內!」魔鬼就喊叫起來,從他身上出去了。(谷九25

那天耶穌回家後,門徒們紛紛前去問耶穌,他們為什麼不能逐出這類魔鬼呢!耶穌則回答他們說:「由於你們缺少信德!我實在告訴你們:假如你們有像芥子那麼大的信德,你們向這座山說:從這裡移到那邊去!它必會移過去的;為你們沒有不可能的事!」(瑪十七19-20

在巴勒斯旦地區,芥子是一切果實中算是最小的一種,但果子雖小,一旦長大成樹,它又是最高大的樹木,飛鳥喜歡在它的枝頭上築巢窩。耶穌的這則比喻,似乎在告訴我們,只要我們有一點小小的信心,天下沒有不可能的事情。請問我們有沒有這種信心?大聖人們之所以做出許多轟轟烈烈驚天動地的大事,絕對不是靠他們自己那點微薄的力量所能做到的;他們之所以能移山填海,完全因為他們對耶穌有極對的信心,正如保祿宗徒所言:「靠我自己我一無所能,但依靠天主,我一切都能做!」

讓我們也向那位父親學習吧,他知道自己信心薄弱,因此只好求耶穌助他一臂之力,使他的信心堅強。「主啊,我信!但請你補助我的信心吧!」

聖保祿曾強調與主合一的愛德比一切都重要:「我若能說人間的語言,和能說天使的話,但我若沒有愛,我就成了一個發聲的鑼,或最響的鈸!我有先知之恩,又明白一切奧秘和各種知識,但我若沒有愛,我什麼也不算」(格前十三1-2)保祿宗徒這裡所強調的所謂「愛」,就是生活在主的懷中,處處靠近天主,與天父結合為一;只有與天父合而為一之下,我們才能做出許多依照人力所不可能做的事!

不錯,天父賜給每人各種天賦及種種才能;有的文學天份很高,有的音樂及藝術天才很好,有的則生來就富有經濟理財細胞等等。但若這一切天賦若不與天主的聖意相結合,至多也只能成為一位「職業家」,希望他們頂天立地去做感化人靈的大事,恐怕不太可能吧!這也正是保祿所言,他即使能說天使的言語,即使知道天下一切事,但若沒有愛,他也照樣一文不值!

主啊!讓我能理解這種神秘的奧蹟吧!請幫助我增加對你的信心,使我能在與你合一之下,去完成我當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