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在這磐石上我要建立教會

 

呂漁亭

 

我們繼續跟著瑪竇及馬爾谷去。(瑪十六13-20;谷八27-30

據這兩位聖史的報導,耶穌第二次增餅,以及強調約納先知即為自己的象徵後,又帶著宗徒再度往外邦人的凱撒勒雅地方去了。福音說這是「斐理伯的凱撒勒雅」,表示那不是巴勒斯坦境內的那個凱撒勒雅,而是地中海海邊的那座凱城(Caesarea Philippi

耶穌今天要去的凱撒勒雅地區,距加里肋亞海約四十公里,屬斐理伯王所管轄,且遠在猶太人的勢力範圍之外。耶穌之所以要往那裡去,一則為了避免法利塞人的干擾,一則也想暫時避開那些擁擠的群眾,以便有一段清靜的時間,可以與宗徒們好好談談今後的大事。

耶穌想要討論的大事是什麼呢?首先,祂在人間的日子既已不多,因此祂想知道自己最忠心的朋友宗徒們,他們對祂有什麼看法,認為祂究竟是誰?再者,祂走之後,究竟有沒有人可以繼續祂的工作。這些都是相當嚴肅的問題,祂死之前這些問題都必須先解決。「人們說人子是誰?」耶穌終於開口問了。他首先用「人們說」這三個字,以便先探探宗徒們的口氣。宗徒於是回答說:「有人說是洗者若翰;有人說是厄里亞;也有人說是耶肋米亞,或先知中的一位。」這些名稱可能只是宗徒們聽來的,現在耶穌想知道宗徒們自己怎樣看祂,於是接著再問他們:「你們說我是誰?」

那時,西滿伯鐸立刻義不容辭地答說:「你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瑪十六16)伯鐸承認耶穌為默西亞的事實,馬爾谷與路加也有記載,只是字句略有不同而己:馬爾谷最短只說「你是默西亞」(谷八29)。路加最明確:「天主的受傳者。」(路九20)受傳者這個尊稱(Anointed one),當年只能用於帝王們身上,路加稱耶穌為受傳者,證實耶穌已被天父所祝聖,祂即是那位要來的默西亞或基督(前者為希伯來文,後者則為希臘語,兩者均有被傳油、被祝聖之意。)

耶穌聽了西滿的話後,就對他揭開了一樁十分重要的秘密,這個秘密如此重要,我們不得不全部抄錄於下:「約納的兒子西滿,你是有福的,因為不是肉和血啟示了你,而是我在天之父。我再對你說:你是伯鐸(磐石),在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會,陰間的門不能戰勝她。我要將天國的鑰匙交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縛,

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釋放的。」(瑪十六17-20

 耶穌在這裡給西滿取了一個新名字「伯多祿」,這個名字在耶穌當年所說的阿拉美語中叫「刻法」,若望記載耶穌首次名叫西滿時,就已叫他為刻法,意即伯多祿。但無論伯多祿或刻法,兩者均有磐石之意。(若一42

「在這磐石上,我將建立我的教會。」無論對初期教會來說,也無論對廿世紀的教會言之,耶穌的這句話,毫無疑問的,已奠定了西滿伯鐸及其繼任人在教會內的地位,他們將成為教會的基石,從此以後陰間之門,惡魔或死亡已不得再戰勝她。更甚者,凡這個教會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也將被束縛;在地上被釋放的,在天上也將被釋放!

可惜自十四世紀以後,這個教會開始分裂,分裂後的所謂基督教或誓反教,當然不再接受伯多祿及其繼任人為普世教會的基石,他們紛紛推出自己的大主教作自己的首領,從此不再聽羅馬教宗的話了!

事既如此,他們對這段福音又當如何解釋?這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問題,我們不能在這裡細加分析。但有一點則是所有基督教一致同意的,那就是耶穌在這裡所說的「磐石」,只具象徵價值,而無實質意義。換言之,西滿伯鐸不是什麼教會的磐石,因為只有「天主自己」才是這塊磐石,再者西滿伯鐸只是「第一塊」基石,因為他是認識耶穌為天主之子的第一人;因此伯鐸之後,凡承認耶穌為真天主者,均將成為教會的基石,就在這許許多多的基石上,教會才能慢慢地建立起來!基督教既不接受羅馬教宗為伯鐸的繼任者,他們的這類謬論!也只好由它去了!

耶穌聲明西滿伯鐸為磐石之後,就開始表示自己必須受許多苦,並將被人出賣後被殺害!據說伯鐸當時一聽此言,就把耶穌拉到一邊,並開始「諫責」祂,說默西亞必須受苦受難,實在令人不可思議。伯鐸雖然整日跟著耶穌,但他對耶穌的真正使命似乎還不十分瞭解;他與其他猶太人一樣,還認為默西亞必然大權在握,遲早將要把羅馬人趕走!換言之,他的想法是現世的、地上的,與耶穌那種永生的、天上的觀念完全不同。這也正是為什麼耶穌要叫他一聲「撒殫」,叫他退到後面去!「因為你所體會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瑪十六33

「你所體會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我們之中有多少人,不是也應該受耶穌這種嚴厲的責備?尤其是那些在教會內握有大權身居高位者,若他們也像伯鐸一樣,只想眼前的福利與個人的光榮,耶穌不是也將同樣地責備他們!罵他們為撒殫,快快退到後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