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你們的名字已登記在天上了

 

呂漁亭

 

 

「就在那時刻,耶穌因聖神而歡欣說:「父啊!天地的主宰,我稱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及明智的人,而啟示了給小孩子。是的,父啊!你原來喜歡這樣做。」(路十21

耶穌當時見七十二門徒傳教回來,個個欣喜若狂,因為他們因主之名連惡魔也都被治服了。但耶穌卻告訴他們,他們真正應該高興的,乃是他們的名字已登記在天上了。耶穌見純樸的門徒們如此高興喜樂,可能觸景生情,又講了上面這番話。同樣的感想也曾在瑪竇福音中出現過,唯一的不同的是,瑪竇把這番話放在招呼了十二位宗徒之後(瑪十一25),在路加福音中,耶穌是在七十二門徒回來後才說的。

我們都知道。無論宗徒或門徒,他們都是一群知識並不豐盈的普通老百姓;據福音記載,這些人大半不是漁夫就是牧羊人或種田人,他們可能不識半個字,當然更沒有進過學堂讀過書,把天國奧秘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給這小孩子。反過來說,當年的眾多法利塞黨人及經師們。他們個個博學鴻儒知識豐富,但耶穌卻責備他們只是一群偽君子或假善人,外表雖富麗堂皇,裡面卻只有污穢及貪婪!也當時曾警告民眾說:「凡他們對你們所說的,你們要遵行;但不要照他們的行為去做,因為他們只說不做!(瑪廿三2)」

只說不做的人,除了耶穌時代的那些法利塞人及經師外,現在還很多。那些神學家、聖經學家、甚至所謂靈修學家,他們對天國的道理,幾乎已背得滾瓜爛熟,課堂上或演講台上也說得天花亂墜,頭頭是道,但多少真正能做到「言其所行、行其所言」的。耶穌感謝天父,因為「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及明達的人」,這裡所指的智慧人明達人,難道不就是那些什麼都懂,但什麼都不做的博士專家們嗎?

當然,我這裡絕對無意輕視這些神學家,因他們之中也有不少像聖多瑪斯那樣的大聖人。我這裡只想強調,做耶穌的忠實弟子,做一位好神父或好教友,宗教知識不是最最主要的因素,心地純潔像小孩子,可能才是最重要的。

前年遊山西大同,有一位年輕神父帶我們去參觀琱s及五台山。參觀了五台山幾座風景區後,那位神父說離這裡不遠,有一個落後的小村,全村是教友,問我要不要去看一下,我當然求之不得。小村坐落在荒涼的山腰上,進入了山塞,先在某教友家稍坐並喝了一杯山茶。最後,神父問我有什麼問題想問他們!我真不知該問什麼,但什麼都不問也有點不禮貌,於是問他們主日有什麼神父做彌撒,全村有多少教友,信天主教已有幾代等等。他們說神父大約一個月來一次,全村目前大大小小共有八十人,且全數都是教友,信教已有好幾代了。最後我出了幾個問題,想考考他們的宗教知識:其中一題是當今教宗是誰?老一輩的說是什麼「比約教宗」,較年輕的則說現在已不叫比約了,但他們也說不出是誰。再問教宗住在那裡?他們竟沒有一人能回答,他們只說很遠很遠就是了。

那次經驗給了我一很深的教訓,那就是做一個虔誠的信徒,宗教知識不是那樣重要,如何去實踐信仰才是關鍵問題。那些五台山的老信徒,可能神學道理一點都不懂,但他們卻在困苦的生活中,實踐了他們的信仰,如每天必唸早晚經及玫瑰經,主日雖沒有神父,也照樣都到聖堂唸經祈禱,當然不偷不搶不故意騙人等更不在話下。臨走時,我私下塞給那位長者一千人民幣,叫他買些糖果分給小孩子。他既驚又喜,緊握著我的手,不知說了多少次謝謝!

耶穌當時欣賞了小孩子的純潔後,接著又聲明自己與天父的關係。我們來聽聽祂是怎樣說的:「是的,父啊!你原來喜歡這樣做(把天國啟示給小孩子)」。我父將一切都交給了我,除了父,沒有一個認識子是誰;除了子及子所願啟示的人外,也沒有一個認識父是誰的。」(路十21-22

耶穌稱呼天父為父親,自己則是天主之子,這種親密的父子關係,我們在前面介紹若望福第八、九、十章時已見過。當耶穌問那位被治好的瞎子:「你信人子嗎?」那人由於尚不認識耶穌就是人子,於是只好答說:「主,是誰,好使我去信他?」那時,耶穌才告訴他自己就是人子:「你已看見祂了,和你講話的就是。」瞎子才跪地朝拜了祂,並說:「主,我信!」(若九35-37

說句真心話,我們這些認識耶穌就是天主聖子的人是有福的,因為耶穌可能也要對我們說:「見你們所見之事的眼睛是有福的。我告訴你們:曾經有許多先知及君王希望看你們所見的,卻沒有看見;聽你們所聽的,卻沒有聽到。」(路十23-24

我們這些一心信耶穌基都的小孩子們,請大家高興喜樂吧,因為我們若像七十二門徒,常保持心地純潔,一心一意去做我們的工作,我們的名字可能也已登記在天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