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誰若渴,到我這裡來喝吧!

 

呂漁亭

 

現在就讓我們再回到若望福音第七章。大家都知道,在當年猶太人眼中,尤其對那些墨守成規,只求律法外表而不重視律法精神的法利塞人來說,安息日是禁止做任何事情的;耶穌既在安息日治癒了那位癱瘓病人,就是明知故犯地犯了法,因此應該受罰。但耶穌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衪為了替正義辯護,才理直氣壯地反駁他們說:「梅瑟不是曾給你們頒佈了法律嗎?但你們中卻沒有一人遵守,若是在安息日,為滿全梅瑟的法律,人可受割損禮;那麼,為了我在安息日,使一個人完全恢復健康,你們就對我發怒嗎?」(若七19-23)原來當年的經師們有一個原則,即割損禮(circumcision)當在嬰兒出生後第八天舉行,但若第八天正好是一個安息日,那天也可舉行割損禮。

耶穌的這番理論,是一種「以子之矛陷子之盾」的矛盾法,耶穌當時似乎在說:你們在安息日行割損禮也是犯法的!你們自己既不守梅瑟的法律,如令我為了可憐這個病人,安息日給他治好了病,你們反而大作文章興師問罪;請問你們這樣做公平嗎?合理嗎?耶穌于是結論道:「為了我在安息日,使一個人完全恢復健康,你們就對我發怒嗎?你們不要按照外表判斷,但要照公義判斷!」(若七23-24)言下之意似乎在說:「你們不要只看法律的外表,而必須遵守法律的內在真精神。」耶穌在它處也曾說過:「即使天地過去了,一撇或一畫也決不會以法律上過去,必待一切完成。」(瑪五18)這裡所指的正是法律的內在精神,它建立在公義及愛的兩大柱子上。

無論如何,當時有些在聖殿內的猶太人,他們見耶穌公開講道,卻不見有人逮捕衪,于是彼此討論說:「這不是人們所要圖謀殺害的人嗎?看衪放膽地講論,而沒有人對他說什麼,難道首長們也確認這人就是默西亞嗎?可是,我們知道這人是那裡的;然而,當默西亞來時,卻沒有人知道他是那裡的。」(若七25-27

當然,民眾這裡所說的所謂「認識」耶穌,也完全是一種表面化膚淺的認識,骨子裡卻一點也不知道耶穌究竟是誰!至於卅一節所說:「群眾中有許多人信了衪。」也有一種諷刺味道,因為他們所信仰的是耶穌所顯的奇蹟;至于這些奇蹟後面的真實意義,他們還是一無所知。無怪當耶穌聲明:「我和你們的時候已不多了,我要回到派遣我來的那裡去。你們要找我,卻找不到;而我所在的地方,你們也不能去。」(若七33-34)耶穌在這裡已明白說明,衪要回到天父那裡去,因此他們將找不到衪;但群眾還是不明白,竟認為耶穌可能將離開猶太地區,到希臘等地去傳佈福音!

接著耶穌話題一轉,忽然聲明衪就是生命的「活水」來了。讓我們先聽聽若望所記載的這段話:「在慶節末日最隆重的那一天,耶穌站著大聲喊說:『誰若渴,到我這裡來喝吧!凡信從我的,就如經上說:『從他的心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若七37-38)耶穌為什麼忽然提到活水的事?衪所引的那句「經上說」,其典故究竟出自何處?聖經學者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但有一件事則是很肯定的,那就是在帳棚節那幾天,人人都手執棕櫚枝或楊柳條,唱著聖歌,一邊繞著大殿祭台遊行。就在那熱鬧的場合,必有一位司祭手持金壺,進入史羅亞水池(Pool of Siloanr),把金壺裝滿池中的清水後,再把水灑在大祭台四周。司祭邊灑水,民眾則高聲歌唱:「上主是我的力量,我的救援,你們要愉快地從救援的泉源裡汲水。」(依十二3)這一切不但是為了追念當年梅瑟擊石為水的故事,同時也在祈求風調雨順希望,有一個快樂的豐收年。

耶穌那天大概觸景生情,見群眾如此「見水若狂」,就不禁大聲喊道:「誰若渴,到我這裡來喝吧!」因為只有衪才有生命的活水,誰喝了這活水,就永遠不會再渴。」第七章的最後,則記載了差役不敢逮捕耶穌的故事。原來當耶穌在聖殿內大膽地講道時,司祭長及法利塞人就計劃捉拿衪,並派了幾位差役去實行這個使命。那知差役們沒有一個敢下手,因此當司祭長等人問他們為什麼沒有把耶穌捉住,差役只好回答說:「從來沒有一個人如此講話,像這人講話一樣!」(若七44

無疑的,這些差役都不是耶穌的信徒,他們也可能從來沒有見過耶穌?但他們那天聽耶穌講話,講得如此有條有理,似乎也感到五體投地,誰還敢上前去捉衪?

耶穌就是道路及真理,我們雖然無緣當面聽耶穌講道,但福音中所記載的一切,就是衪的話、衪的道理、衪的真理,那我們為什麼還不相信衪呢?難道我們比那些無了信仰的差役還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