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禍哉,忘了公義及仁愛的人!

 

呂漁亭

 

「禍哉,你們法利塞人!因為你們把薄荷、芸香及各種蔬菜捐獻十分之一,反而將公義愛天主的義務忽略過去……」(路十一42)瑪竇的字句幾乎完全相同,最後他加了一句:「瞎眼的嚮導,你們濾出蚊蚋,卻吞下了駱駝。」(瑪廿三24)

猶太人繳「什一稅」之習慣,早在遠古時代已開始。申命紀就有明確記載:「你每年在田地內播種所得的出產,應繳納十分之一。」(申十四22)但這裡所說的出產,本來只指小麥之類的主要農產品,因此在自家後園種幾顆配料用的薄荷、茴香或蔬菜什麼的,根本沒有繳稅的必要。但法利塞人往往過猶不及,把小事當大事,認為這些蔬菜也得繳什一稅,弄得大家啼笑皆非。但耶穌真正要批評的不是這些,衪所要批評責備的,是這些人在小事上斤斤計較,但真正重要的道德行為如公義、如仁愛、如信義等則不但避而不談,甚至始終不去實行。

由於這種行為實在太惡劣,耶穌才毫不留情地責備他們為一群瞎眼的嚮導:他們濾出了幾隻小蚊子,卻把偌大的駱駝給吞了下去!「濾出了蚊納,卻吞下了駱駝!」這是一句十分尖銳的諷刺語,等於我們說:救了小狗卻燒了大樓,同樣地愚不可及。

喝水前必須先過濾蚊子,這是猶太人的習慣。大概巴勒斯坦夏天炎熱,蚊蠅特多;為了防蚊子吞入肚內,因此他們在飲水前,往往先用一塊紗布把蚊子濾出,然後才能安心痛飲。

「禍哉,你們法利塞人!因為在會堂裡愛坐上座,在街市上愛受人致敬。」(路十一43)瑪竇福音的直接對象是猶太人,當然也包括法利塞人及經師們,因此他對他們的這種虛榮心說得比路加更徹底:「他們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為叫人看的:為此,他們把經匣放寬、衣鐩加長;他們又喜愛筵席上的首位,會堂中的上座;喜愛人在街市上向他們致敬,稱他們為『辣比』」。(瑪廿三5︱7)

把經匣放寬、衣邊加長、愛坐上座等等,這一切都是道地的虛榮心在作崇。耶穌當時已警告這些人說:「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瑪廿三12)

虛榮心似乎是人之統病,請問世界上那個人不要面子!可能正因為這是一種統病,因此耶穌一生特別強調心謙之美德:「你們跟隨我吧,因為我是良善而心謙的」!「你幾時被請,應去坐末座,等那請你的人去來給你說:朋友,請上坐吧!那時,在你同席的眾人面前,你才有光彩。因為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路十四10︱11)

其實人真的沒有什麼好自傲的,人所擁有的一切,那樣不是上主所賜的?聰明、才智、財富、地位等等,都是天父賞賜我們的;既是上主所賜,我們感恩還唯恐不及,又怎能把主的禮物來顯揚自己呢!說的老實話,若天主不讓我生存,世界上連我這個人的名字都將不存在!

「禍哉,你們!因為你們就如不顯露的墳墓,人在上面行走也不知道!」(路十一44)這段禍哉,瑪竇說得更一針見血:「你們好像用石灰刷白的墳墓,外面看來倒華麗,裡面卻滿是死者的骨骸和各種污穢。同樣,你們外面叫人看來倒像義人,你們裡面卻是虛偽和不法。」(瑪廿三27︱28)

這個禍哉的用意,大概連三歲小孩也明白:許多墳墓的外殼的確相當富麗堂皇,尤其猶太人的墓地往往就在大路旁,後代子孫為了愛面子,因此設法年年粉刷外廓,以保持原有的美貌。只可惜外表美則美矣,裡面卻只是一大堆不堪入目的骨骸!那些外表道貌岸然,內心卻是虛偽與奸詐的人亦復如此耳。

「禍哉,你們這些法學士!因為你們加給人不堪負荷的重擔,而你們自己連一個指頭也不肯動一下!」(路十一46)人人都知道,耶穌所宣講的是倫理道德的大原則,但經師與法利塞人卻只強調那些瑣碎的繁文縟節,什麼飯前必須洗手啦,什麼必須奉獻什一稅啦,什麼安息日不許做任何工作啦,諸如此類的瑣事多得不可勝數!他們命令老百姓去遵守,自己在私底下可能優哉遊哉什麼也不做!只叫人家去挑如此沉重的擔子,自己卻連一個指頭也不動。

可能正因為他們如此惡劣與無恥,耶穌到最後才說出一句重話:「禍哉,你們經師們!因為你們拿走了智識的鑰匙,自己不進去,那願意進去的,你們也加以阻止。「(路十一52)瑪竇說得更嚴厲:「你們給人封閉了天國:你們不進去,也不讓願意進去的人進去!」(瑪廿三13)拿去了知識的鑰匙或封閉了天國,兩者異辭同義,都表示這些人對宗教信仰都起了不利的反作用!

經師及法利塞人聽了這些禍哉後,已開始「嚴厲迫逼」衪,想找些語病陷害衪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