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禍哉,你們法利塞人!

 

呂漁亭

 

耶穌嚴厲地責斥了法利塞人的誹謗之後,四部福音接下去的記載就分道揚鑣了。首先,若望聖史對這些事根本就沒有記載,這是由於這部福音問世較晚,時間約在公年一○○年左右;那時前三部福音既已在各教會流傳,若望大概覺得沒必要再重複,因此他所記載的紀錄,大半是一些其他福音所遺漏的耶穌言行。瑪竇及撒種、莠子、芥子、珍珠及撒網等比喻為主。這些比喻我們已在去年九月中介紹過,因此沒有重複之必要。

但路加聖史比較有邏輯及先後程序觀念,因此只有他接下去繼續介紹了法利塞人及經師們的心理歷程,讓讀者清楚地看出,這些人的心理是如何矛盾,行為是如何倒置本末倒置!

首先他要介嚮的是法利塞人如何堅持飯前必須洗手的故事。原來當耶穌正在說話時,有一個法利塞人請耶穌到他家中用餐;但他見耶穌不在飯前先洗手,就覺得十分訝異,認為這是先人們傳下來的習慣,誰也不得隨音破壞。有關猶太人為何必須在飯前洗手,我們已在去年十一月十七日以後的那幾篇報導中詳細地介紹過,因此沒有重複之必要(瑪十五及谷七)。但我們還想再強調一下,耶穌是如何討厭那些只重視外表而疏忽內心的人;換言之,他們只強調無關緊要的瑣事細節,而把真正重要的福音大原則反而忘掉了。無怪那天耶穌回答那位法利塞人道:「你們法利塞人洗淨杯盤的外面,你們心中卻滿是劫奪與邪惡。糊塗人哪!那造外面的,不是也造了裡面嗎?只要把你們杯盤裡面施搶了,那麼,一切對你們便潔淨了!」(路十一3942)瑪寶說得更具體:「你先應清潔杯的裡面,好叫它外面也成為清潔的。」(瑪二十三2526

耶穌之所以責備法利塞人為偽君子及假善人,正因為他們在外表上一切顯得中規中矩,甚至處處畢恭畢敬,使人誤認為他們真是一群聖賢之流;可惜他們一切只重視外表,至於內心的貪慾及邪惡始終原封不動;他們滿肚子只有俗人的名利雙收及榮華富貴,骨子裡卻是一群凶狠的豺狼,他們真的只要面子不要裡子!

今日的教會中,可能還有某些像這類的法利塞人,他們外表上也似乎遵守教會的一切法律:主日常赴教堂唸經祈禱,也參加教會的某些組織,甚至被選為什麼會長組長等高職。但他們的心靈生活則一切如舊,憎恨記仇照常在心中作祟,尤其夫妻之間不能言和或彼此寬恕原諒等之。這些人也只要面子不要裡子,難道耶穌就不會責備他們了嗎?

我們可能還不至於如此嚴重脫節,但教會內心強調小節而忘了大原則的人與事則比比皆是。英國有位聞名的神師神父名Dr. Johmson者,他曾遇見過一位只強調小節的熱心教友。原來這位教友是一家公司的職員,他曾因拿過辦公室的幾張信紙及一些郵票,心中一直惦念不安,好像犯了什麼大罪似的。神師聽後就鼓勵他說:「你不要再為了幾張信紙及郵票整日煩惱了;你當煩惱的是我們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搶劫犯及殺人犯!」

教會過去太強調芝麻小事已是不爭之事。老一輩的教友應該還記得,在梵二公會之前,領聖體以前必須遵長所謂「空心齋」,即自半夜開始不能吃任何東西,也不可喝任何飲料。記得當年在大修院唸倫理神學時,曾對那個「吃」字討論得很詳細:如你踏著自行車赴教堂,路上有隻蚊子飛入口中,如果你不小必把它嚥下,這是否犯了空心齋,因此不得領聖體?或你那天不幸流鼻血,一個不小心吞下了一滴這稱不稱犯空心齋?諸如此類的問題,現代人聽起來似乎覺得很好笑,但我們那時卻很認真地一再討論,因為誰也不敢冒犯教會訂的任何規則。幸好梵二大會解決了這個問題,現在只要領聖體前一小時不吃不喝就成了,至於喝杯清水則無任何限制。

今天的福音似乎在告訴我們,不要再為芝麻小事而煩惱,當煩惱顧慮的是我們的心是否正直,思想是否純潔。古人曾云「心涼身自涼、心善萬事善」,近代心理學也開始強調思想及信念這個問題,認為我們怎樣想就會怎樣感覺,當然也就會怎樣去做。

我這幾年來舉行彌撒聖祭,自覺比以往虔誠熱心多了,經文也一句一句地慢慢念,盡量使整台彌撒不分心去意。這倒不是去做彌撒只為了「應付」,因此愈快愈好的作法大不相同。若我整個人變了,更不是天主顯了什麼神跡。我之所以比以夢更虔誠,其實也只是一個「思想」問題。現在我做彌撒前只問自己一個問題:成聖體後,你真的相信耶穌就降在麵酒形內了嗎?若不信,你何必天天做彌撒?若信耶穌真的已在聖體內,那你又如何能不跪拜衪?不尊敬衪?

說真的,信仰之所以為信仰,全在這個「信」字:你若真相信死後還有永生存在,今生今世只是白駒過隙轉瞬即逝,你又如何能把整個心放在這個短暫的世界上?但若你不信永生,那你又何必進教?何必相信宗教?因此信或不信才是一個天大的關鍵問題,其它一切只是芝麻小事無關緊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