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若翰被殺的故事

 

呂漁亭

 

 若翰斬首的事,除若望外,其它三位聖史都有記載,其中尤以瑪竇及馬谷說得最詳細(谷六14-29;瑪十四1至12;路九7-9)當瑪竇報導了耶穌教訓宗徒如何傳教之後,又記載了幾個比喻及神蹟,最後才提到若翰被殺的慘案;馬谷則從派遣十二宗徒外出傳道後,就立刻記載了這件事。更甚者,這兩位聖史都說黑洛德王當時聽聞耶穌所作所為,還以為他親手所殺的若翰已從死者中復活了:「是我所斬首的若翰復活了!」(谷六16

 中國人常說賊膽心虛,疑人疑鬼,正因為良心不安,做了虧心事所致。黑洛德做了什麼虧心事?為什麼他竟相信若翰已從死中復活了?這正是兩位聖史要回答的問題。

 原來當猶太王大黑洛德臨死前,曾把國土分給了三位兒子,這段福音的主角黑洛德安蒂巴斯分到的是猶太省。他有一位兄弟名婓理伯,長年定居羅馬,但他有一位十分漂亮的妻子名黑洛狄雅。某次當黑洛德王赴羅馬朝覲時,竟引誘這位弟婦,並與她結了婚。由於事後若翰反對這樁違法的婚事,黑洛德終於老羞成怒,竟把他打入大牢。但他始終不敢殺他,因為他認為若翰是一個「正義聖潔」的人。某次黑洛德生日,一時宮前車水馬龍大官雲集,黑洛狄雅的女兒沙祿美也被邀在席間跳舞。她的舞姿大概衝昏了黑洛德的頭,他竟問她有何所求?即使半壁江山他也在所不惜。女孩回宮問母后當求何事?母親答說只要若翰的頭。黑洛德一聽甚感憂鬱,但誓言在前又不得後悔,終於令人斬了若翰的首級!

 這段史實,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Josephus Flavius)也有記載,他在「猶太戰爭史」內曾如此寫道:「當群眾聽了他(若翰)的話而聚集在一起時,黑洛德深怕若翰對民眾的影響力愈來愈大,因此有可能引起反叛,才決定先下手為強,把他除掉以免後患……」。約瑟夫與聖經的記載雖有出入,如前者強調若翰之死出於政治考量,後者則認為由於惡王無法接受若翰直諫而導致他的死亡。

 話雖如此,以一位耶穌時代的歷史學家如此明確地報導了聖經中的故事,使人更覺得聖經所載,的確有它的歷史價值。歷史告訴我們,約瑟夫生在公元卅七(八)年,死於一○○年,由於家庭富裕並有多位高級教士。因此他不但對猶太教會知之甚詳甚至後來索性自己也加入了法利塞黨派。這位歷史家本來只是一位軍事高級長官,後來被羅馬軍隊所捕,但由於他忠於羅馬帝王終於獲得自由。以後終其一生住在羅馬,一心研究猶太民族史、並著有「猶太戰爭史」及「上古猶太史」。

 這位史家既與耶穌為同一時代的人,他既詳細地報導了若翰受難史,為何對耶穌基督的一生竟隻字不提?這可能是一個歷史之謎。但我們可以設想,他既是一員法利塞黨人,對耶穌所言所行,他可能與其它同黨那樣曾恨之入骨,因經故意不屑記錄。也可能他自認是一位歷史學家,因此凡種種神蹟怪談之事,他均不視為「正史」,因此也就沒有報導的必要了。這的確是一椿歷史憾事,若這位歷史學家也能把耶穌的事蹟記錄下來,對後代人的幫助可能很大。可惜他對耶穌始終抱著偏見與讎視,對這樣一位時代偉人,竟沒有留下隻字片語!

 對若翰的受難史,我們有什麼感想!首先,對他的正義感及勇氣,我們不得不佩服地五體投地。他明知在暴君面前說真話往往吃力不討好,更何況他竟敢批評惡君的個人行為,更是雞蛋碰石頭,非粉身碎骨不可!清人唐甄曾謂「直言,國之良藥,直言者,國之良醫。」但這種敢直言的人,現在又到那裡去找?

若翰的這段受難史,也提醒我們「酒色」之後果實在可怕。前面已說過,黑洛德因為想娶弟婦為妻,因此曾與前妻離婚,但前妻為奈巴丁國王之女,國王一聽怒發衝冠,終於舉兵入侵。後來黑洛德雖借助羅馬軍隊平息戰亂,但他的命運從此一蹶不振,最後發配充軍,被送到邊遠的高蘆地區,在那裡飲恨而終!翻開一部中國歷代帝王史,有許多不是也曾因女色而做了末代昏君的。即使文明的廿一世紀,多少美好的家庭離散,還不是與不當的女色有關!

 英國俗語說婦人與酒既甘且毒;德國人則說酒與女人既能娛人又能害人;美國學人馬歇爾曾言:醇酒與婦人是痛苦的原因。黑洛德先是被女色衝昏了頭,後又因女孩的舞姿,在酒醉中答應了若翰的頭。這一切均足以說明色與酒之後患實在無窮。

 前日讀報,獲知兩位好友竟因酒醉後比膽,雙雙跳入大埤湖溺斃的不幸消息。其實有多少好友,曾因酒後一言不合而大打出手或甚至互毆而致死之事。無怪司馬遷要大嘆「酒極必亂」。日本諺語也言「酒喝多了會變成發瘋的藥水!」我們在飲酒作樂時,有沒有這種警惕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