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背著十字架來跟隨我

 

呂漁亭

 

「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背著自己的十字架來跟隨我。因為誰若願意救自己的性命,必要喪失性命;誰若為我的緣故,喪失自己的性命,必要獲得性命。人縱然賺得了全世界,卻賠上了自己的靈魂,為他有什麼益處?或者,人還能拿什麼作為自己靈魂的代價?」(瑪十六24-26)

 

耶穌向宗徒表示了自己即將赴耶路撒冷,在那裡將受長老、司祭長、及經師們的迫害而死,但第三日必將復活,說完了這些話以後,祂就宣佈了那段所有基督徒應遵守的生活大原則:一個真實的基督徒必須天天背著十字架,犧牲今生今世的安逸福樂,一心去追求永生的幸福!這段福音如此重要,四位聖史均有明確的記載(谷八34-37;路九23-27;若十二25)。

 

棄絕自己、背十字架、救自己的性命反而喪失性命、賺了全世界而賠了靈魂,對人又有什麼益處…這些話聽起來真有點逆耳!請問那個人不喜歡自己的,那個真能心甘寧願地去吃苦的?那個不在努力保住自己的性命的?那個又不想賺得全世界的地位、金錢與榮耀的……

 

但耶穌卻偏偏要我們背著十字架去跟隨祂!好像我們不吃點苦,不背起十字架,我們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基督徒,更不是祂的忠實弟子!其實這一切耶穌早在真福八端中已宣佈了:貧窮的人比富貴人更有福;溫良的人比兇猛者更有福;憐憫的人比自私者更有福;和平的人比黷武者更有福等等。為什麼會如此,為什麼吃苦犧牲竟比享樂富有更重要?為什麼背十字架比自由自在毫無痛苦更重要?其實這也不是一個大迷團?說得簡單點,這是靈肉博鬥問題,說得徹底點,這是一個今生與永生的老話題!若一個人不想永生而只求今生今世的榮華富貴,十字架及自我犧牲當然毫無價值意義可言。

 

關於這點,聖保祿早在二千年前就已知道,因此他才說:「猶太人要求的是神跡,希臘人尋求的是智慧,而我們所宣講的,卻是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這為猶太人固然是絆腳石,為外邦人是愚妄、但為那些蒙召的,基督卻是天主的德能和智慧。」(格前一18-25)原來十字架為那些不認識或不接受基督的人來說,的確是一種最大的愚蠢,但對我們跟隨耶穌的人,它卻成了獲得永生的希望!

 

「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請問我們該如何棄絕自己?「自我」不是人之所以為人最重要的因素嗎,叫我們如何去拒絕它?人必自尊然後人尊之,人不自尊,然後人棄之;若果如此,耶穌又如何能叫我們棄絕自己呢?其實耶穌希望我們所要棄絕的,不是我之所以為我的這個自我,祂要我們放棄的是自我中屬於「肉體」的那部分,也就是屬於物質的、動物的、獸性的那部分。人的一生,好像永遠是靈與肉博鬥的一生,肉慾往下流,非把人拖到自私、淫樂、物質享受的世界不可;靈魂往上升,希望帶我們進入仁愛、慷慨、犧牲奉獻的世界。

 

我們對這兩條路將何去何從?耶穌降生成人,希望人能重獲永生,生前背著十字架,死後進入天國享永福。因此何去何從,是每個人的選擇的問題:你是否不要永生只要今生?好,那你盡量去尋求這個世界的榮華富貴,秉燭夜遊盡情享受。但我必須警告你,你若把靈魂出賣一意行樂,結局往往會令你失望;你不但可能丟了靈魂,連這個世界的福樂也將離你而去!

 

反過來說,你若選擇的是來生的永福,你若常把眼光放在天上,深感這個世界只是過眼云煙稍瞬即逝,天堂才是老家!你若這樣想,此生此世的得失不但不再放在心上,甚至為了天國受苦受難,亦心甘寧願逆來順受。

 

凡讀過聖女小德蘭的《靈心小史》的讀者應該都還記得,表面上聖女和藹可親人見人愛,她一生好像沒有受過什麼大苦,其實她受的苦亦大矣!她入了聖衣隱修院之後,父親病危在床,唯她不克前往躬親陪伴在側,這是一種心靈之絕苦。里修嚴冬極為寒冷,聖女說自己躺在床上常凍得發抖,這是肉體所受之苦。最後她受了一種信德的嚴重疑惑,魔鬼說她受了一生的苦可能等於白受,因為死後她所嚮往的天堂,其實只是一種幻想,並不真的存在!

 

這許許多多的身心之苦,幸好小德蘭都接受了,也終於獲得了最後的勝利,我們讀聖人傳記,發現幾乎所有聖人聖女都曾背過十字架,因為天國原是一條窄道,沒有人可以在人間享盡榮華快樂,死後尚能獲得永福的!只有那種心甘情願背著十字架跟隨耶穌的人,他們才是一群真正的「雙贏人」,今生贏得百倍的賞報,心安理得平安度日,來生更要贏得天國的永福,你說誰究竟是個大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