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耶穌顯聖容的故事

 

呂漁亭

 

        「六天後,耶穌帶著伯多祿及雅各伯和若望,單獨帶領他們上了一座高山,在他們前變了容貌厄里亞和梅瑟也顯現給他們,正在同耶穌談論。伯多祿才開口對耶穌說:「師傅,我們在這裡真好!讓我們搭三個帳棚,一個為你,一個為梅瑟,一個為厄里亞。」他原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他們都嚇呆了。當時,有一團雲彩遮蔽了他們,從雲中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從他!」他們向四周一望,任誰都不見了,只有耶穌同他們在一起。」(瑪九2-8:請參閱谷九2-10及路九28-36

        耶穌顯聖容的神跡,瑪竇及馬谷說發生在「六天後」,即是在斐理伯的凱撒勒雅,伯多祿正式公認耶穌為天主之子後的第六天;但路加卻說「大約過了八天。」聖史們對事情發生的時間及地點,本來就沒有十分準確的觀念,因此我們大可不必計較究竟是幾天,若說一星期也錯不了。至於那座高山,最初的注釋學家認為是大博爾山,但這似乎不太可能,一則大博爾山在巴勒斯旦南方,離耶穌目前所在地之北方實在太遠;再則在大博爾山上,當年有一座極重要的軍事要塞,因此不是一般人可以自由上山的。近代聖經學家認為這座山,就是那座離凱撒勒雅不遠的「黑爾門」山Mount Hermon;這座山有一個特色,即山中天天風雲無常,一回兒烏雲滿佈,一回兒又雲消霧散,而這正合福音所言:「有一團雲彩遮蔽了他們

        總之,這座山究竟在那裡,可能永遠是一個謎,但這一切又無關緊要,關鍵問題則是耶穌為何上山?在山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些事對宗徒們又有什麼啟示等等;而這些才是這個神蹟之重點所在。

耶穌為何想到這座荒涼無人煙的山上去?路加福音似乎回答了這個問題:「講了這些道理之後,大約過了八天,耶穌帶看伯多祿,若望和雅各伯上山去祈禱,正當他祈禱時,他的面容改變,他的衣服潔白發光。」(路九28-29)我們可以設身處地去想想耶穌當時的處境,祂知道時間已不多,因此祂還想確實知道,這一切苦難是否真的是天父的聖意所在?祂這次上山去祈禱,正是為了再聽聽天父的聲音而去的。

耶穌的一生處處都在完成天父的聖意,天父要祂做什麼祂就做什麼;我們是耶穌的弟子,我們是否也在學習多聽聽天父的話,尤其在做重大的決策之前,我們是否也該找個安靜的地方與天父交談,看看我們的意願是否即是天父的意願?這裡我忽然想起六十年前,在修院裡唱過的一首聖詩:「主啊,請你牽著我的手,帶我到你要我去的地方!事不管大小,路不管遠近,你是我的牧人,我的力量,我的選擇,我的一切」(確實字句已記不清)請向我們能做到這點嗎?說句真心話,除了服從上主的旨意外,人類大概也別無其它更好的選擇了。這也說明,為什麼在天主經中,耶穌要我們不斷祈求天父「願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了!

正當耶穌祈禱時,祂的容貌忽然變了,祂的衣服發光,並且那樣潔白,世上沒有一個漂布的能漂得如此潔白。(谷九3)「變容」 (Transfiguration)這個字,只在保祿書信中出現這兩次(羅十二2;格後三18),但保祿所指的變容,是指基督徒的靈魂,在天主聖寵的光照之下,將變得十分潔白並光彩奪目之意;耶穌這次在山上變容,毋寧是人子未來的「無比榮光」之徵兆。

那時,厄里亞和梅瑟也出現了,並正在和耶穌談論。為何這兩人也在那時出現?我們都知道這兩位聖者,在舊約中堪稱是極重要的頂尖人物,梅瑟代表法律,厄里亞則是先知的象徵,有了法律及先知的左右證人,聖父似乎在告訴耶穌,祂即將承受的苦難,是合符聖父之意的,因此叫耶穌不必再猶豫,勇敢大膽地去完成這項任務吧!至於他們兩人當時向耶穌談了些什麼,瑪竇及馬爾谷都沒有說明,只有路加給了一點線索:「他們出顯在光榮中,談論耶穌的去世,即祂在耶路撒冷必要完成的事。」(路九31)言下之意,他們似乎在鼓勵耶穌去背那個沉重的十字架。

路加又告訴我們,當「那兩人正要離開時,伯鐸對耶穌說:老師,我們在這裡真好!讓我們搭三個帳棚:一個為你,一個為梅瑟,一個為厄里亞。」伯鐸說這話可能有兩種解釋,一是他見這個突如其來的神跡真有點嚇呆了,因此他當時真不知其所云,一是表示伯鐸那時俗心未滅,見如此美景,希望能永遠享受下去。但正當此時,一團雲彩遮蔽了他們,他們只聽到一種聲音從雲中而來:「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從他!」他們舉目一望,什麼都不見了,只有耶穌與他們在一起。

「這是我們愛子,你們要聽從祂!」二千年後的今天,聖父還繼續把句話天天在叮囑我們,我們必須背著十字架,亦步亦趨地跟著祂的愛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