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主啊,請增強我的信心

呂漁亭

 

 耶穌批評了法利塞黨人及經師們之後,接下去話題一轉,開始勸告門徒及群眾,當如何去追求天主的國。

 思高新經把這些勸言名為「進天國的必然準備」;基督教聖經學者Barclay則美其名曰「聯串珍珠」,因為耶穌的這些話真是句句金口玉言,十分珍貴。

 記得去年七月間,我們已介紹過瑪竇福音中,耶穌如何教導宗徒當如何去傳福音,如傳道時腰間不要帶錢囊,白白得之白白施之,不可計較任何報酬,誰若拒絕就離開,但若有人願聽福音則可久留等等。路加十二章至十五章,也記錄了許多這類勸語,但它的範圍似乎更廣,它的對象也不僅限于門徒們。因此今後這幾篇讀經,我們繼續跟隨路加聖史,必要時參閱其它福音。無庸贅言,耶穌的這些聖言,不是一口氣呼成的,路加只是把這些勸語收集在一起吧了。

 「你們要謹防法利塞人和酵母,即他們的虛偽。但是,沒有遮掩的事,將來不被揭露的,也沒有隱藏的事,將來不被知道的。因此,你們在暗處所說的,將來必要在明處被人聽見:在內室附耳所說的,將來必要在屋頂上張揚出來。」(路十二、1─3)

 這第一句勸語,似乎與上文有關。我們在前面剛說過,耶穌如何痛責法利塞人的虛偽,怨他們只強調外表的行為,如飯前必須洗手,但內心的各種邪念卻無動於衷。耶穌曾責備這些假善人,他們好似一座富麗堂皇的墳墓,外表十分漂亮,但裡面卻只是屍骨一堆。這種虛偽的心理,耶穌勸我們要特別當心。中庸說「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無論天道及人道似乎皆在一個誠字。禮記也說:「大人無誠,萬物不生;小人無誠,則事不成」。因此古人欲修其身者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必先誠其意。誠意即裡外合一,言行必合,是就說是、非就說非。

 但正如耶穌自己一樣,只因祂誠心誠意地面對法利塞人,結果卻使他們恨入骨髓,非把它釘死在十字架上不可。耶穌如此,祂的弟子又何能倖免。耶穌那時大概已想到這點,祂深知自己死後必有許多忠貞的信徒步祂的後塵,或被人誣告或被人殺害,千千萬萬死于教難的致命者,就是這類不怕死的人。當然耶穌有感于衷,才說了下面這席話:

 「我告訴你們做我朋友的人們:你們不要怕那殺害肉身,而後不配更有所為的人。我要指給你們,誰是你們所應怕的;你們應當害怕殺了以後,有權柄把人投入地獄的那一位;的確,我告訴你們:應當害怕這一位。」(路十二、4─5)

 記得當年紅軍席捲江南,在家鄉逮捕了不少虔誠的修士,以及幾位屬於「聖母軍」的年輕人。當時共軍計劃利用這些人,強迫他們帶頭公開誣告那些外國傳教士。其中有一位姓馬的修士,他竟天不怕地不怕,公然對紅軍頭頭說:「我們天主教徒不能說謊,更不可口是心非,這些傳教士犧牲了一切,到落後的中國來傳教,他們從來沒有做過一件違背良心的壞事,你叫我如何控告他們?」聽說馬修士的下落很慘,他關入大牢不久即發配到西北勞改達廿年之久。更甚者,他曾三進三出,三次放回家,希望他改變心意,但他卻始終堅持真理不向當局低頭,因此又三次送回西北大荒!

 像這類忠貞的信徒,二千年來不知出現了多少:凡死於教難的致命者,都屬於這種人。但若問他們為何如此勇敢,甚至為主捨生亦在所不惜?耶穌似乎已回答了這個問題:「我告訴你們:凡在人前承認我的,人子將來也要在天主的使者前承認他;在人前否認我的,將來在天主的使者前也要被否認。」(路十二、8─9)我們的信仰就是這樣直截了當:凡公開承認耶穌的,在我們死後,耶穌也必要承認我們;但若我們否認祂,祂將來也可能要否認我們!

 但這種忠貞信仰並不容易,因此一方面耶穌鼓勵我們,一旦遇到教難叫我們千萬不要害怕,因為那時聖神必要教我們如何說話、如何行動。另一方面,祂又希望我們多多相信天主,依靠天主。為了證實我們在天父眼中何此珍貴,祂講了一則麻雀的故事:祂說五隻麻雀只值兩文銅錢,雖然這樣不值錢,天父還是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它們。使它們不至從天空掉下來。我們遠比麻雀值錢多了,難道天父不更要照顧我們不成?要知道,連我們的頭髮也都一一數過了,我們還有什麼好怕的?

 主啊!我信,請增強我對你的信心吧!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人生如此短暫,即使活到百歲,也只是永琲漱@剎那。我們永久的家在天上,請我天天以天上之家為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