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耶穌寬恕淫婦的故事

 

呂漁亭

 

接下去在第八章內,若望福音給我們介紹了一個十分動人的故事,即耶穌不但同情那位在犯罪時被活捉的淫婦,且更赦免了她的罪,只叫她以後不要再犯。

故事的內容大致如下:那時經師及法利塞人,正在千方百計想陷害耶穌;正好那時有人活捉了一個正在犯姦淫的婦女,他們認為有計可乘,於是令人把那個婦女送到耶穌面前,迫耶穌在群眾面前定她的罪。我們知道,按照猶太民族當年的法律,一個淫婦若當場被捕,法庭可以定她的死罪,或用石頭砸死,或令她上吊自殺。(參用申廿二2324及肋廿10)不管如何,經師們認為這件案子可以把耶穌緊緊套住,使耶穌進入說也不成不說也不成的困境!因為若耶穌不定她的罪,群眾可以告衪明知故犯,不遵守梅瑟的法律;但若耶穌按法律定她的死罪,則耶穌所宣講的愛心及慈悲心又當如何解釋?這確是一個兩難問題!

耶穌當然已看出他們的圈套,因此當時什麼也不回答,只彎下身去,用手指在地上畫字。(若八6)福音中有關耶穌寫字的記錄,這還是唯一的一次,因此學者們都很好奇,他們知道耶穌為何要彎下身去?在地上究竟寫了些什麼字?于是各顯神通,大家都提供了一些不同的想法:有的認為耶穌彎下身去在地上畫畫字,目的只在爭取時間,想想如何應付這個棘手的問題;有的認為耶穌不立刻回答,迫使衪的對手一而再地去追問這個殘酷的問題,希望他們最後終於良心發現,放了那個可憐的女人;有的甚至認為耶穌在地上正在寫那些人的罪名,叫他們知道自己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我們認為這種種猜想,實在沒有必要;耶穌很可能什麼字也沒有寫,衪在地上只畫一些無聊的線條,表示衪對他們所提的問題毫無興趣!

果然法利塞黨人見耶穌只蹲在地上不肯回答,他們就不斷地追問,強迫耶穌快快表示意見。耶穌最後終於直起了身,但只向他們說了一句話:「你們中間誰沒有罪,先向她投石吧!」(若八7)說畢,衪又彎下身去在地上寫字。他們一聽這話,大概良心終於發現,覺得自己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於是從年老的開始到年幼的,竟一個又一個地溜走了。到最後只有耶穌一人,以及那位站在那裡的婦人!

「你們中間誰沒有罪,先向她投石吧!」這短短的一句話,不但道出了耶穌無可倫比的智慧,它更說明了基督徒當有的待人精神。

耶穌傳給我們的福音精神,始終是寬恕及原諒,以及不可隨便定人之罪。耶穌不是在山中聖訓中早已說過:「你們不要判斷人,免得你們受判斷,因為你們用什麼心判斷(別人),你們也要受什麼判斷!」(瑪七1─2)真的,我們自己如此小氣,又怎能責備人家不夠大方?我們自己如何懶散,又怎能責怪人家不夠勤奮?我們自己的信仰既不夠虔誠,又如何能說人家的信仰太冷淡?無怪耶穌要責備我們說:「你為什麼只看見你兄弟眼中的木屑,而對自己眼中的大樑竟不理會呢?」(瑪七3)

你們中間誰沒有罪,誰就先投那塊石頭吧!但我們自己都有罪,又如何能投那塊大石呢?我們在責罵人家抱怨人家之前,還是先照照自己良心的鏡子吧,否則在天之父也不會原諒我們的!

耶穌那天見人人都溜走,只賸下衪與那位淫婦在那裡,於是衪滿懷慈悲地問她說:「婦人!他們在那裡呢?沒有人定你的罪嗎?」她答說:「主!沒有人!」耶穌也就寬怒了她的罪,只叫她以後不要再犯了。(若八9─11

這件事發生之後,若望聖史繼續報導耶穌的話說:「我是世界的光;跟隨我的,決不在黑暗中行走,必有生命的光。」(若八12)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耶穌在這裡忽然提到光的事?光與上面的那個故事又有什麼關係?準確的答案是:這是一個當時的「背景」問題,我們若知道當時在聖殿裡發生了什麼事,對這個光的問題也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原來,在當年帳棚節的慶日中,除了上面所說的那種司祭在祭台前灑聖水處(因而引起耶穌說自己就是活水的話),還有一種十分隆重的宗教儀示,那就是「點火炬」的儀式,俗稱「照亮聖殿」的儀式。原來在聖殿前方,那時已放了四台巨無霸燭柱,每當夜幕低垂時,這四枝火柱就開始點燃,據說火光如此強烈,聖城的天空也為之通紅!當火花四射,群眾歌唱起舞的那一剎那,大概又使耶穌觸景生情,使衪不得不聲明自己就是世界的光,凡跟隨衪的,就不在黑暗中行走!

其實耶穌即是光的啟示,早已在若望福音開始時已說過:「曾有一人,是天主派遣來的,名叫若翰。這人來,是為作證,為給光作證,那普照每人的真光,正在進入世界,但世界卻不認識衪。」(若一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