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洗手問題之爭

 

呂漁亭

 

 討論了若望福音論生命的食糧之後,我們又要回到馬谷及瑪竇身邊。

 據這兩位聖史記載(谷七1至23;瑪十五1至20),耶穌顯現了五餅二魚的奇蹟後,又回到了葛法翁,並在那裡治好了許多病患。那時,曾有幾位法利塞人及一些從耶路撒冷去的經師們,他們見耶穌的門徒竟在吃飯前不先洗手,於是責問耶穌為何他們竟敢如此「犯法」?「你的門徒為什麼不遵守先人的傳授,而用不潔的手吃飯?」(谷七5)

 所謂「先人的傳授」,對猶太人來說,首先是梅瑟所頒佈的天主十誡,其次則是記載在「梅瑟五書」中的各種規律及生活法則。由於這些規律及法則只是一種原則,因此如何遵守,對當年的猶太人有很大的伸縮性,正如我國傳統的所謂禮義廉恥及孝道等,各人有各人的解釋,並無絕對的準則可言。可惜這類傳統的生活法則,到了法利塞及經師時代,幾乎漸漸地成了一種「教條」,強逼猶太人非遵守不可!耶穌最討厭這類墨守成規咬文嚼字,只注意表面工夫,但法律的真精神卻被疏忽甚至遺忘的陋習。耶穌當年如何痛責法利塞黨人及經師們的「假先知」作風,我們已在剛出版的「山中聖訓」一書中,說得十分詳盡,因此不再在這裡重複。(請參閱拙著「山中聖訓」,民國九十一年六月輔仁大學出版)

 我們這裡所要討論的,是一個飯前洗手的老問題,看看耶穌如何反對那種徒有其表而無其實的道德行為。耶穌當時一聽法利塞人責斥祂的門徒為何飯前不洗手,祂就直言不諱地對他們說:「依撒意亞論你們這些假善人預言得真好,正如所記載的:『這民族用嘴唇尊敬我,他們的心卻遠離我。他們恭敬我也是虛假的,因為他們所講授的教義,是人的規律。』任何離棄天主的誡命,而祇拘守人的傳授。」(谷七6—8;瑪十五7—9。耶穌所引用依撒意亞的話,來自依廿九13

 在耶穌時代,由於法利塞人及經師們的一再強調,洗手竟成了一條十分繁複的禮儀,不但飯前必須洗手,進屋必須洗腳,而且用什麼水,把水放在什麼器皿,用什麼方式洗擦等等,這一切的一切均有極嚴格的規定,誰也不敢越雷池一步。但十分可笑且相當矛盾的是:他們對外表的洗濯工作訂得如此嚴格,對內心的靈修生活卻可以置之不顧。他們認為你只要把手腳洗乾凈,心中繼續恨人、妒忌人、甚至暗中害人等惡行可以情有可原。這種只重外表而疏忽內心的人,無怪耶穌要責備為「偽君子、假善人」,這些人在天國內沒有他們的位子!

 法利塞人的這種心口不符的行為,廿世紀後的今天,尚在某些地區進行。我們常見許多猶太人,在哭牆前可以搖頭擺尾痛哭誦經大半天,但一轉眼就在那裡痛恨巴勒斯坦人,好像寬恕與原諒並不存在他們的宗教信仰中!同樣地,激烈的回教份子可以一天五次跪拜阿拉,但一轉身就在那裡計劃如何殺害異教徒!

 我們雖然並不那樣走極端,但在信仰行為上,我們有時也很矛盾,其中最顯著的例子可能正是記仇報復之心。耶穌希望我們常能原諒別人,誰得罪了我們,當盡量寬恕他們。但耶穌的這個要求,請問有多少人能做得到?多少信徒外表十分虔誠,主日也常參加彌撒,堂區要求有求必應,但內心始終無法寬恕那些得罪過他們的人,尤其是自家人及親戚!今年暑假我曾回大陸老家探親,見其中一個侄子,堂區的工作樣樣參加,最近還組織一個樂隊,一週三個晚上擔任總指揮,因此神父讚美他真是一位模範信徒,但他卻始終無法原諒自己的那個堂兄弟。原來他們兩人在五年前,曾因一個小小的房產問題,竟發生了一場口角,從此兩人視同仇人不再互相往來。我曾再三勸勉他們和好,畢竟彼此都是教友又是自家人,何必永遠記恨在心?但他堅持非對方先道歉,否則一切免談!我只希望時間能沖淡他倆的宿怨。

 的確,信仰貴於心,心善則萬事善,心惡則萬事惡。其實這個原則也正是認知心理學所強調的。這些心理學家認為人的行為受情緒所控制,而情緒又被思想所左右:思想善良,情緒就跟著和藹可親,行為當然也不再邪惡了!這正是耶穌為什麼今天特別強調:「不是入於口的,使人污穢;而是出於口的,才使人污穢!」(瑪十五10)之所以如此,「因為只有從心裡發出來的才是惡念、凶殺、姦淫、邪淫、盜竊、妄證、毀謗。這些都使人污穢,至於不洗手吃飯,並不能使人污穢。」(瑪十五1820

 因此邪惡與否,整個問題在於心,心正則一切皆善,心不正則諸事污穢矣!這是一個靈修問題,更是一個修養問題,希望我們多加注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