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放心!是我,不要害怕!

 

呂漁亭

 

 水上行走的故事,除了路加外,其它三部福音都有報導,而且同類的奇蹟也在其它地方顯現過。(谷四)

 原來那時耶穌已發現,當群眾見了五餅二魚的奇蹟之後,竟有意要擁護祂為王。這是一椿很危險的舉動,因為這樣做等於反叛,不但黑洛德王不能接受,羅馬軍隊更可能派大軍鎮壓,後果實在不堪設想。再者,這類事耶穌更不願宗徒們見到,怕弄巧反拙,更增加他們那種本來已不太成熟的俗世觀念。老實說,宗徒們的思想那時還十分幼稚,他們還在夢想耶穌有一日必將在地上建立自己的王國。瑪竇福音告訴我們,當耶穌快要完成三年的傳教工作時,載伯德宗徒的母親竟還前來要求耶穌說:「你叫我的兩個兒子,在你王國內,一個坐在你的右邊,一個坐在你的左邊!」(瑪廿20)可見宗徒們那時的俗世觀念有多重!

 由於耶穌不想讓宗徒見到那可笑的一幕,於是命令他們先上船,把船划到對岸,自己則慢慢地繞著湖邊走過去,與他們在葛法翁會合。宗徒們走後,耶穌終於說盡好話,遣散了群眾,自己則上山去祈禱了。當耶穌再下山時,已值深夜,船也離岸很遠了,祂於是獨自在湖邊向前走去。據馬谷記載,耶穌當時看見了門徒在艱苦地搖櫓,因為他們正遇到逆風。(谷六48)但問題是:耶穌在黑夜行走,又怎能見到宗徒們遠在湖中的小舟呢?若望福音給了我們一條線索:「那時,猶太人的慶節,即踰越節已近了。」(若六4)我們都知道,猶太人的踰越節必在滿月時舉行。因此那天雖已夜深(約清晨三時),一輪皎潔的明月,反映在碧波上,湖中的動靜還是可以看得清楚的。

 無論如何,那夜耶穌一見宗徒們被巨浪所衝擊,心中十分不安,於是祂就立刻下水,在湖面上行走準備去救他們。宗徒們開始還認不清楚是耶穌,他們還以為眼前出現「妖怪」,因此都驚叫起來。耶穌立刻上前靠近他們,並慰撫他們說:「放心!是我,不要怕!」說著,風就停止了。但他們心中覺得更驚奇,「因為他們還不明白關於增餅的事,他們的心還是遲鈍。」(谷六52)馬谷的這句話似乎在抱怨宗徒的小信德:耶穌剛才在草地上以五餅二魚,餵飽了如此多的群眾,這明明是一個天大的奇蹟。但宗徒們還很遲鈍,他們的眼睛好像還沒有打開,這樣大的奇蹟耶穌都能行,區區水上行走或呼風喚雨,為祂應該是小事一樁,不需吹灰之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據說聖奧斯定當年讀了這段福音,曾有感地說:「正如祂當年鎮壓了巨風大浪,如今對人類的種種大風大浪,祂也必將它們踏於腳下。信徒們啊!你們還怕什麼呢?」真的,我們還怕什麼呢?只要耶穌與我們同在,一切天災人禍都不能傷害我們,只要把我們的心交給耶穌,一切不可能的事將變得可能,一切眼淚將被擦掉……是我!不要怕!

 那天湖中大風大浪,瑪竇福音還給我們講了一則伯鐸宗徒的插曲。原來當他一聽那個妖怪就是耶穌時,他半信半疑想試探一下,於是向耶穌說:「主!如果是你,你就叫我在水面上行走到你那裡去!」當耶穌說「來吧」後,他就一躍而下,想走到耶穌那邊去!但他畢竟沒有耶穌的那種神力,一見風勢太大就害怕起來,在快將沒頂時才大叫道:「主,救救我吧!」耶穌才伸手拉住了他,並對他說:「小信德的人啊!你為什麼懷疑!」當耶穌把伯鐸拉上船時,風浪立刻停止了,船上的宗徒才朝拜他說:「你真是天主子!」(瑪十四28-33

 從這則插曲中,我們可以看出,伯鐸的確只見一個「粗人」,他不用大腦思考,一切以衝動行事。那晚不知為何,他竟一時興起,不加思索地跳下船去,也想像耶穌那樣,嘗嘗水面行走的滋味!他那種粗魯的個性,在耶穌山園祈禱被捕時,又顯示了一次:他一見耶穌被捕,就立刻拔刀相助,削去了一位大司祭僕人的耳朵!後來當耶穌被送到大司祭衙門時,伯鐸依然不用大腦,竟與衙門內的僕役們混在一起,結果竟三次否認了耶穌……

 但伯鐸的粗魯的確情有可原,他畢竟只是一個沒有受過教育的漁夫而已。他那種粗心大意的個性,正反映出耶穌的魅力及教導有方;耶穌願意用那些魯莽的人來建立教會,以表示這是天主的工作而非人所能勝任。但伯鐸有一種了不起的特色,他跌倒後能很快再站起來,得罪了耶穌,很快就後悔。有人說聖人不是不會犯錯,只是犯錯後能再爬起來努力奮鬥,如此而已。伯鐸宗徒就是這樣的一位聖人!

 據說聖方濟沙雷當年在鄉間傳教時,常見一個小女孩每天到河邊去挑水,他見那個小女孩裝滿水後,必在水桶上放一塊小木片才上路,於是他好奇地問她為什麼這樣做!小女孩覺得有點奇怪,她只理所當然地答說:「為了使水不致外溢啊!」後來聖人給朋友的信中曾寫道:「當我們的心神動蕩不安時,我們也當放塊小木片在那裡,那就是十字架!」

 耶穌的一句話能使波動的湖面立刻變得風平浪靜,耶穌一拉伯鐸,他就平安無險。這位仁慈的耶穌現在還在我們身邊,當我們遇到內憂外患,心神十分不安時,為何不像伯鐸那樣喊聲:「主啊,救救我吧,我快要滅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