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兩個小故事

 

呂漁亭

 

接下來我們要講兩個小故事,這些故事多多少少既與上面的事有關,因此路加及瑪竇放在這裡來討論。

「邪魔從人身上出去後,走遍乾旱之地,尋找一個安息之所,卻沒有找到;牠於是說:我要回到我出來的那屋裡去。牠來到後,見裡面已打掃清潔,裝飾整齊,衪去,另外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魔鬼來,進去,住在那裡!那人末後的處境,比先前就更壞了。」(路十一2426

瑪竇福音的記載大同小異,只在最後加添了一句:「對這邪惡的世代也必是這樣。」(瑪十二45)這裡所說的這個魔鬼,是否就是前面被耶穌所驅逐的那個魔鬼?福音既沒有明確的記載,我們當然也不能隨便推測。但誰是這個魔鬼似乎並不重要,耶穌經過這個故事,想對我們說些什麼話,這才是問題的中心所在。

首先我們想知道,那個魔鬼既然已離開了那個人,為什麼又想回到牠那裡去?表面的答案似乎是,因為他走過乾旱之地,竟找不著一塊安息之地,因此才想重返原地。但又象徵什麼?聖經學家的回答是:我們的罪惡雖因懺悔及告解而被赦免,因此魔鬼也被逐出門外。但惡行被寬恕後,我們千萬不可以此優哉游哉高枕無憂!靈魂最怕清閒無所事事,靈魂一旦空虛,罪念又將進入,魔鬼也必接踵而至,那時這個人的處境可能會比以前更糟。

說句真心話,一切罪惡行為可以被控制,魔鬼也可以被逐出門外,但罪惡本身與魔鬼卻無法完全被消滅!只要人一旦活在這個世界上,他就必須永遠與罪惡及惡魔奮鬥,只有進入天國,這種奮鬥才完全中止。

聽說以前有一位年輕隱修士,他天天受魔鬼的誘惑感到不安,於是只好去見一位八十高齡的老修士,問他何時誘惑才能中斷?老修士竟巧妙的答說:「當你斷最後一口氣時!」但他立刻安慰年輕人說:「你不必害怕,魔鬼也像小偷一樣,他只能闖空門,見室內無人小偷才敢進入。因此,你心中必須常充滿愛心,再在這股愛心之下好好去祈禱去讀書去工作。你若時時內心充實,魔鬼就不得其門而入了。」

路加接下去又講了一個小故事。據說正當耶穌說這些時,人群中有一個婦人竟高聲向衪說:「懷過你的胎,及你所吮吸過的乳房,是有福的!」但耶穌卻回答說:「可是那天聽天主的話而遵行的人,更是有福的!」(瑪十一2728

瑪竇福音略有不同,他記載當耶穌說話時,有人告訴衪,說衪的母親同兄弟,正站在對面,想找人說話。耶穌卻反問「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兄弟?」說著衪伸手指那些門徒說:「看!我的母親,我的兄弟!不拘誰遵行我在天之父的意旨?他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親。」(瑪十二4650

這兩位聖史所記載的是同一回事,還是彼此不同的兩件事?這個問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故事所啟示的福音精神是什麼?

首先,我們必須把血統關係與精神關係分開。以血統關係言之,耶穌當然只有一位母親。再者,猶太人往往把堂兄弟、表兄弟等也一律以兄弟之名稱之,「你的母親及兄弟在外邊等你」,那麼耶穌在血統關係上除了母親外,也確有不少兄弟姐妹們在。除了這些血統關係外,耶穌還有許多忠誠跟隨衪的弟子,這些人與耶穌的關係則是「精神關係」;因此在精神上,他們也是耶穌的母親、兄弟或姐妹。「那聽天主的話而遵行的人,更是有福的!」言下之意似乎在說:「若那些血統關係中的兄弟姐妹或甚至母親,若他們不遵守天主的誡命,他們未必比別人更有福!這也正是瑪竇福音所強調的:「不拘誰遵行我在天父的意旨,他就是我的兄弟、姐妹和母親。」

我還記得當年讀這段福音時,還天真地認為耶穌似乎有點太不尊敬聖母。現在終於真相大白,耶穌並沒有因上面這番話,減低了衪對聖母的孝愛之心。聖母與耶穌之間,其實有著一種雙重關係,聖母既是血統關係上的母親外,但她在精神關係上也是耶穌的好母親。「那聽天主的話而遵行的人,才是我的兄弟姐妹及母親」,請問誰能比聖母更聽天主的話?更遵守天主的誡命!她為此而生,更為此而死!無怪聖奧斯丁要讚美聖母道:「瑪利亞為了信仰基督,比為了孕育基督的肉體,更是有福!」

聖母真是有福的,因為她不但是耶穌的親生母親,更由於她時時聽天主的話,遵行天父的意旨,因此更成了精神之母。聖母娘啊,我無福做你親生的兒子,但我深信,只要我一心愛主愛人,遵守天主的誡命,你也一定會允許我做你的兒子!而今天在上我有兩個母親日夜在愛我、鼓勵我,我還能怕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