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究竟誰是我的近人?

 

呂漁亭

 

撒瑪利亞善人的故事,也只有路加聖史有所記載。(路十30-37)這個故事不但在教會內早已家喻戶曉,甚至許多沒有基督信仰的騷人墨客,也常以它為題大作文章。但在討論這個故事之前,我們還必須先說明,當時耶穌講這個故事的原由。

按路加福音記載,那時曾有一個法學士問耶穌,他應該做些什麼才能獲得永生?耶穌當時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祂只反問那位法學士,梅瑟法律中記載了什麼,他是怎樣讀的?法學士回答說:「你當全心、全靈、全力、全意愛上主,你的天主;並愛近人如你自已。」耶穌看他答得很好,就叫他那樣去做就必得永生。(路十25-27)這個故事同時也在瑪竇福音(瑪廿二34-40)及馬谷福音(谷十二38-34)中出現,且問話的人,也都是一位宗教知識很豐富的法學士及經師。因此有人要問,這三部福音所提的故事,是否屬於同一樁事,或本來就是三個不同的故事?可惜學者的意見並不一致。但無論如何,只有路加福音中的那位法學士,似乎比較好奇,他也很可能想考考耶穌,於是給耶穌出了一道難題:「究竟誰是我的近人?」

耶穌當然沒有直接回答,事實上這個問題也的確不易回答;因為祂若說近人只是父母子女及兄弟姐妹,或甚至包括鄰居及親朋好友等等,但這似乎尚無法滿足,耶穌所要求的那種「愛人如己」的博愛精神;但若耶穌說近人應該包括一切人,甚至連猶太教以外的陌生人也在內,這又可能會引起法學士們的反抗,因為他們認為不是猶太人,就是「外地人」,就是「外路人」,猶太人與這些人老死不相往來,可能又有世仇在身,你叫他們如何去愛他們?耶穌了解猶太人的這種排外心理,因此只給他講了一個故事,叫他自己內心去體會領悟。

故事其實很簡單,大意是說曾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到耶里哥的路上遇到了強盜;他們剝去了他的衣服,擊傷後再打他半死半活地丟在路旁。正巧那時有一個司祭路過,他只看了看就走了;又有一個肋未人,也只看了一眼就匆匆走開了。最後來了一個撒瑪利亞人,他一見則動了憐憫之心,把他的傷口包紮後,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把他帶到客棧去療養休息。

為了瞭解這個故事,我們還必須知道一點這個故事的時代及地理背景。翻開聖地地圖,我們可以看出從聖京到耶里哥其實並不遠,但那是一段崎嶇不平的丘陵地帶,處處又是彎曲不直的羊腸小道;這種山區正是強盜出沒之地,甚至到了第五世紀,還有人叫那段山路為「紅路或血路」!

故事中的那些強盜實在也夠殘忍,他們不但剝去了他的衣服,還竟把他打成重傷拋在路旁,讓他奄奄一息自生自滅。正巧那時來了一個司祭,司祭屬宗教人士,本該有點慈悲心腸,但他只飄了一眼就走過去了!同樣地,那個肋未人也屬於宗教團體,因此按理也該有點憐憫之心才對,但他也不願自找麻煩,一看也立刻匆匆地走了。

耶穌在這個故事內,特別提到這兩位宗教人士,是否有某種用意在!是否在責備那時的司祭及肋末人實在太沒良心,他們除了自身的利害外,對人的痛苦竟能如此鐵石心腸?當然有此可能,但我們沒有必要在這裡太強調這點,因為故事的用意並不在此。耶穌之所以把司祭及肋未人放在這裡,可能只是一種語言上的強烈「對比作用」;正因為司祭及肋未人的漠不關心,才更能襯托出撒瑪利亞人的慈悲及偉大,也更能說明愛人不只是一個責任問題,它是一種出自內心深處的同情與關懷;若人缺乏這種同情心,即使是高級宗教人士也可能無補於事!

那位撒瑪利亞人之所以偉大,還不僅僅只因為他有憐憫人的同情心,他對陌生人,甚至對他的仇人,他也同樣抱著一顆關懷之心。我們應該知道,當時的撒瑪利亞人,往往視猶太人為老死不相往來的「外方人」,猶太人視他們也當然更是如此。這是因為這兩個民族,不但宗教信仰不同,言語及風俗習慣不同,甚至連種族也根本不一樣。

大家可能還記得,耶穌某次路過撒瑪利亞,由於行路疲勞口渴難熬,就在那口井旁向一位撒瑪利亞婦女討一口水喝;那位婦人知道耶穌是猶太人,於是十分驚訝地問祂說:「你既是一個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呀?」若望聖史立刻解釋說:「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不相往來。」(若四8─9)

但正是這樣一位與猶太人有世仇的撒瑪利亞人,「見那個在路旁奄奄一息的猶太人,竟動了憐憫之心,不但立刻下馬替他包紮傷口,還把他送到旅店,並取出兩銀錢交給店主,請他好好照顧,其它所需費用,待他回來時必全數付清」。

耶穌於是問那位法學士,這三人中誰是受傷者的近人?他也不得不答說:「是憐憫他的那人」。耶穌終於對他說:「去把,你也照樣做吧!」耶穌用這個故事似乎也在告訴我們:誰有需要,誰就是我們的近人,不管他是我們的親朋好友,或素昧平生的陌路人,也不管他是中國人或外國人,或漢族同胞及台胞,只要有人需要我們伸手,他就是我們的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