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我就是生命的食糧(下)

 

呂漁亭

 

 耶穌雖然已告訴了群眾,只有忠心耿耿地信任祂,才能獲得永生的食糧,但許多人還是不死心,他們還在問耶穌:「那麼,你行什麼神蹟給我們看,好叫我們信服你呢?」(若六30)人畢竟是健忘的動物,這些人不是剛才已親身體驗過增餅的奇蹟了嗎?他們不是已親眼見過死人復活、瞎子看見了嗎?怎麼他們還在那裡要求耶穌再顯神蹟才能相信祂呢?其實我們也不必責怪他們,我們自己還不正是這些小信德的人!天主生我養我贖我不算外,我們一生曾受過天父的多少恩寵,今日我還存在,就是一個最大的神蹟……

 好在善良的耶穌當時沒有責備他們,祂只是一再地重複:「我就是生命的食糧,到我這裡來的,永不會饑餓;信從我的,絕不會渴……」(若六35)猶太人聽了這些話,竟開始竊竊私議:「這人不是若瑟的兒子耶穌嗎?他的父親與母親,我們豈不是都認識嗎?怎麼祂竟說:「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的呢?」

 耶穌真有耐心及愛心,祂知道一不做二不休,必須把這件事說個清楚,即使因此而導致群眾離棄祂,祂也在所不惜,於是祂斬釘截鐵毫不猶豫地說:「我所賜給的食糧,就是我們的肉,是為世界的生命而賜給的……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祂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誰吃我的肉,並喝的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復活,因為我的肉是真實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若六51-56

 聽了耶穌的這些話之後,不但信德不堅的一般群眾紛紛離去,甚至連跟隨祂的不少門徒,也覺得這些話實在太生硬、太無法接受,因此也紛紛打了退堂鼓。最後,耶穌轉過身來,見十二位宗徒還在那裡,於是問他們說:「難道你們也願走嗎?」那時西滿伯鐸勇敢地回答說:「主!唯你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我們相信,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聖者。」(若六67-69

 主啊!只有你永生的話,除了你,我們還能到那裡去呢?

 記得從前在寧波修院內,我有一位高我二年的同鄉同學,他姓楊,我們都叫一聲楊相公。他是一位模範修士,我當年授洗,也是他做我的代父的。可惜當我們出國赴意大利進修時,他因病在家不克與我們同行。那知這一別,竟使他吃了卅多年的苦!原來當大陸變色時,他不怕紅軍的逼害與蹂躪,曾勇敢地參加了聖母軍,並到各處保護那些受侮辱的外國神父。那時他的父母知道如此下去,必然凶多吉少,勸他不要再去管那些閒事,但他始終敢說敢言,最後終於被捕入獄,吃了卅年的勞改營之苦。

 我首次返鄉探親,他已獲得平反,並在鄉下以種蔬菜為生。但他的信德並不因此而打折,他依然每天步行五公里,到教堂望彌撒,風雨無阻。某次我私下問他,信仰為何如此堅強?他開始不太願意與我分享,但在我一再請求之下,他只好道出了秘密:「只有耶穌才有永生的話,除了祂,我還能到那裡找到真理!既然信了,就一直信到底吧!」

 我自己過去也曾多少次心神不安,既想做一個好神父,但又希望享受人間的榮華富貴!在心神憔悴之餘,楊相公的那幾句話曾給了我無限的慰藉與鼓勵。那時,我也只好懷著一顆破碎的心,跪在耶穌跟前,一再地重複那句話:「主啊,唯你有永生的話,除了你,我還能到那裡去!」說也奇怪,一再地唸過那句話後,心中感覺平靜了不少,在今生與永生之間的選擇上,也有了幾分過去未曾有過的勇氣。以後每次進出宿舍時,決定先在聖堂內向耶穌請安,求祂指導我糾正我,並賜我那天好好地做人做神父……

 聖女小德蘭最愛聖體櫃中的主耶穌,據說每次輪到她跪拜聖體時,一般修女還感到「吃力」,她卻甘之如飴,能與聖體中的耶穌在一起,其樂也無窮。去年我曾收到一冊新出版的小德蘭詩集,其中有一首名「聖體櫃前的思慕」,把她對聖體的愛慕之情說得淋漓盡致,可惜篇幅有限,我只能譯出其中的一小段:

 我願變成那盞燈,

 日夜在主前燃燒,

 那是一盞神秘的燈;

 照著天上的君王。

 只要我心中有愛,

 日夜替耶穌照著失落之靈;

 祂將一一把他們找回,

 那是我最大的榮幸……

但願我們也能倣效她敬拜聖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