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我是世界之光

 

呂漁亭

 

當法利塞人聽說耶穌竟聲明自己就是世界的光,並強調凡跟隨衪的,決不在黑暗中行走時。(若八12)引起了一陣極大的反感,因為猶太人一直認為「光」代表默西亞,「光」就是天主自己,請聽聽舊約是如何說的:「主乃我之光。」(詠廿七1)「主是你們的永恆之光。」(依六十19)「藉衪的光明,我走過黑暗。」(約廿九3)無怪當時的經師們,都認為默西亞就是光。現在耶穌竟說自己就是光,難道衪就是民眾所期待的那位默西亞嗎!法利塞人及經師當然不服氣,更遑論接受這種聲明了!但他們又不敢直接反對耶穌是永恆之光,因為群眾中已有人相信耶穌即默西亞了。

 

因此他們只好再另闢反駁的途徑,並引用舊約的話來說明一個人的作證並不稱數,必須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證人才能定案。(參閱申十九15及戶卅五30)耶穌於是只好再聲明:「我的判斷乃是真實的,因為我不是獨自一個,而是有我,還有派遣我來的父為我作證,你們不認識我,也不認識我的父;若是你們認識了我,也就認識我的父了。」(若八16∼19)耶穌的這番話,幾乎與前面第七章內所說的相同:「我不是由我自己而來,而是那真實者派遣了我來的,你們卻不認識衪。我認識衪,因為我是出於衪,是衪派遣了我。」(若七28∼29)

 

接著,耶穌終於向他們攤了牌:「我去了,你們要尋找我,你們必要死在你們的罪惡中;我去的地方,你們不能去!」(若八21)耶穌去的地方,他們之所以不能去,因為他們尚生活在罪惡中,因為他們不肯聽耶穌的話。可惜這些話,法利塞人不但故意裝聾做啞充耳不聞,甚至由於那句「我去的地方你們不能去」,竟譏諷衪「莫非要去自殺?」自殺在猶太人的觀念中,是一種極大的罪惡,地獄的底層是留給這些人的!如今法利塞人說耶穌要去自殺,是在謾罵衪不久也可能將步入地獄,這種地方他們當然不能去。這種說法已不再只是一種譏諷或謾罵,甚至已變成了一種罪不可赦的褻瀆聲了!

 

但耶穌仍不死心,衪苦心婆心地再給他們解釋,說自己與他們之間有道鴻溝,因為「你們是出於下,我都是出於上;你們是出於這個世界,我卻不是出於這個世界,因此,你們若不相信我就是那一位,你們必要死在你們的罪惡中,你們如果固守我的話,就確是我的門徒,也會認識真理,而真理必會使你們自由。」(若八23∼31)

 

真理必會使你們自由!耶穌的這句話,立刻觸怒了當時的群眾,因為他們認為自己從來沒有做過別人的「奴隸」,耶穌為何又要說「自由」,殊不知耶穌在這裡所指的是罪惡的奴隸、魔鬼的奴隸,這類奴隸制只有真理與正義才能釋放!

 

接下來的那段長篇理論(若八31∼59)又表現了這部福音的特色。但由於它既冗長又重複,我們不必在這裡細說。我們只要知道耶穌在這裡只想說明一件事,那就是衪比猶太的老祖宗亞巴郎還要大,因為「在亞巴郎出現以前,我就有!」此言一出,他們就拿起石頭投衪,但耶穌卻隱沒了,從聖殿裡出去了。

 

倒是下面若望第九章的故事,引起了我們的興趣,因為這則治好瞎子的奇跡,不但又恢復了耶穌仁慈的真面目及關心窮人的真精神,它又與上面耶穌統治的那種嚴厲口氣,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再者,瞎子復明,證明他又見到了光,耶穌是否想運用這個故事,讓群眾認出衪就是那個「世界的光」?不管如何,這個故事若望說得如此詳細又戲劇化,學者均認為這是福音中「最佳最精彩的」一個故事。

 

故事是由一個生來就瞎眼的人所引起的。那天當門徒們跟著耶穌遇見那個瞎子時,他們給耶穌出了一道難題:「拉比!誰犯了罪?是他,還是他的父母,竟使他生來瞎眼呢?」(若九2)耶穌當時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衪只表示這是為了叫天主的工作,在他身上顯揚罷了。說著,耶穌就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再和些泥土之後,就把它塗在瞎子眼上,然後再叫他到史羅亞水泉去清洗。正當他清洗時,他的眼就看見了。其他窮人們見他瞎眼復明,紛紛問他是誰治好了他?他實話實說,說是那位名叫耶穌的人使他看見了,但耶穌現在在那裡,他卻毫無所知。但這件事發生時,那天正好是安息日,於是法利塞人也想知道究竟是誰治好了他的眼睛?他也只簡單地答說:「他把泥放在我的眼上,我洗了,就看見了!」法利塞人還是不死心,認為耶穌竟在安息日治病,這種人一定不是從天主來的:「他是一個罪人」!但那個瞎子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他竟理直氣壯地對他們說:「我們都曉得天主不俯聽罪人,只俯聽那恭敬天主,並承行他旨意的人。自古以來從未聽過,有人開了生來就是瞎子的眼睛。這人若不是由天主而來的,他什麼也不能作。」(若九31∼33)法利塞人聽了這番話,簡直弄得啞口無言,只好阿Q式的罵他說:「你整個生於罪惡中,竟來教訓我們?」就把他趕走了!

 

耶穌聽說那人被趕走,才到處找他,找到後終於告訴了他,自己就是那位使他光明的人,那人也就跪地朝拜了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