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一故事—讀經有感 

二次增餅的故事

 

呂漁亭

 

「耶穌又從提洛境內出來,經過漆冬,向著加利肋亞海,到了十城區中心地帶」(谷七31)。瑪爾谷這短短的幾句話,曾傷透了聖經學家的腦筋。他們認為耶穌當年帶著宗徒步行,從提洛到加里肋亞海,已經夠遠了,為何還要先「經過漆冬」幹嘛呢!漆冬在提洛正北方約四十多公里,來回就是八十公里,耶穌為何要浪費那麼多時間迂迴曲折繞道而行?據專家學者的解釋,耶穌之所以帶著宗徒們如此迂迴慢走,正因為祂想給宗徒們一點時間,彼此朝夕相處,討論今後將要發生的大事。事實上,不久之後耶穌曾問宗徒們:「你們說我是誰?」西滿伯鐸竟毫無猶豫地承認耶穌即是那位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瑪十六16)西滿的這種信仰,是否是在那次與耶穌朝夕相處之下養成的?

無論如何,耶穌經過了一段漫長的跋涉,終於到了加里肋亞海對岸的「十城區」地帶,在那裡治好了許多病人:「有許多群眾帶著瘸子、殘廢、瞎子,啞吧,和許多其他的病人來到耶穌跟前,把他們放在祂的足前,祂便治好了他們…群眾見了大為驚奇,頌揚以色列的天主。」(瑪十五30-31)群眾為什麼稱耶穌為「以色列的天主」?這是因為我們現在是在十城區地帶(Decopolis),居民均屬希臘人之故耳。

可能正因為耶穌在那裡顯了不少神跡,因此那時有一大群人到處跟著耶穌走。這樣過了三天,耶穌深知這群人一定己很饑餓,但又不便叫他們餓著肚子回家,因此問宗徒有什麼可吃的東西。宗徒們則說在這種荒野之地,那裡去找那麼多的餅供群眾吃飽!於是耶穌問他們有幾個餅,當宗徒說只有七個餅時,耶穌就叫群眾坐下,一手拿起那七個餅,祝福之後,就令宗徒分贈給他們吃。同樣地,祂也拿起那幾條小魚,祝福後也叫大家去分享。大家吃飽後,剩下來的還收集了七個籃子,人數約有四千。(瑪十五;谷八)

這裡出現了一個難題,這第二次增餅與之前的那次增餅是否是同一回事,或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聖經學家眾說紛紜莫衷一事,有的說這是同一件事,有的則堅持是兩次不同的奇跡。我們根據聖經專家巴克萊(Barclay)的意見,認為那是兩次不同的增餅;因為第一次的人數是五千,這次卻是四千。再者,上次所收集的剩餘餅共有十二籃,這次卻只有七籃。巴克萊更強調,兩次所說的「籃子」,名稱都不一樣:上次用的名字是Kophinos,這是一種籃頸很小,屬於一種淺長形的籃子,也即是猶太人外出常愛背在肩上的那種小籃子。反之,第二次增餅後收集碎片的籃子叫Sphuris,那是一種外邦人常用的籃子,這種籃子很大,裡面可裝一個孩子背著去。

無論如何,一次或二次,似乎非關鍵問題,增餅的主要暗示,是在表示耶穌如何慈悲為懷。祂一見人有困難或痛苦,就往往動憐憫之心,快速地替他們解決問題。

增餅後,瑪竇接著告訴我們,說法利塞人和撒杜塞人,為了試探耶穌,要求耶穌顯一個來自天上的徵兆,好使他們相信祂的確就是那位即將來臨的天主之子默西亞。但耶穌沒有直接回答他們的問題,祂只用「人看天色」的例子暗示祂就是那位天父之子。正如晚上人見天邊發紅,就知道明天一定是晴天,若早上見東方又黑又紅,知道今日必有風雨。同樣地,當法利塞人見耶穌顯過那麼多神跡,一定也該知道祂必然是一位大先知無疑。因此耶穌結論說:「你知道辨別天象,卻不能辨別時期的徵兆。邪惡淫亂的世代要求徵兆,但除了約納先知的徵兆外,必不給他其他的徵兆。」(瑪十六)

甚麼是約納先知的徵兆?看過舊約聖經的人,大概還記得約納這位小先知,他的確是一位傳奇人物。據舊約記載,某日他被上主徵召,令他遠赴那座惡名昭彰的尼尼微城,勸他們快快改頭換面重新做人,否則將被上主所毀滅。可惜他不敢從命,竟偷偷地想溜走,於是他上了一條船,計劃跑到遠地去躲藏。上主終於大怒,令海上風雨大作,那條船幾乎將沉滅。幸好船員發現約納躲在船底下,知道是他惹的大禍,就把他拋入大海中;正好那時有一條大魚游過,把他吞入肚內,三天三夜之後,再把他吐在海岸。約納才恍然大悟,知道天命不可違,乃勇敢地跑到尼尼微,力勸市民悔改以免毀滅的厄運……

耶穌在瑪竇十二章內,已利用了約納的故事並如此聲明說:「有如約納曾在魚腹中三天三夜;同樣,人子也要在地裡三天三夜。」祂更進一步強調,「尼尼微人因了約納的宣講而悔改了;看!這裡有一位大於約納的!」(瑪十二41

看,這裡有一位大於約納的!耶穌對自己的地位及使命已如此斬釘截鐵地聲明了,難道我們還能懷疑祂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