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夜一故事──讀經有感

路加福音在十二章內,繼續報導了一個令人深思的故事

 

呂漁亭

 

原來當耶穌正在談話時,有一人忽然跑來向耶穌說:「師傅,請吩咐我們兄弟與我分家吧!」師傅這個尊稱,當時的猶太人都叫「拉比」,這纇人有點像中國寺廟內的主持,對民眾擁有幾分權威;凡家庭糾紛情事發生,一般民眾都喜歡請他們來解決問題。

耶穌一生似乎很少願意干涉這類世務俗事,因此才答說:「人哪,誰立了我做你們的判官及分家人呢?」但那人既然求了,祂也不願坐失良機,就借著這個機會給群眾講了一個如何控制貪婪的道理。祂開口說:「你們要謹慎,躲避一切貪婪,因為一個人縱然富裕,他的生命並不在于他的資產。」財產富裕並不等於生命富裕,兩者不可混淆,否則將有滅頂之禍。對於這點,中國的那個「錢」字已道出了原由:據「先正語」云:「錢字旁,上著一戈,下著一戈、真殺人之物也,而人不悟也!」可見錢是殺人的利器。拉丁諺語云:「金錢乃靈魂之劊子手」;英國人也說:「金錢是魔鬼的釣餌」。我們常說貪得無厭,因為貪本身就是一個無底洞,一個永遠填不滿的深淵;你愈想滿足它,它好像離你愈遠!

歌德小說中的浮士德,為了追求知識、功名及財富,結果與魔鬼訂了條約,他願把靈魂出賣給魔鬼,魔鬼就能滿足他的一切慾望。結果可憐的浮士德什麼都有了,只是失落了心靈的安寧及擔心來生的結局。幸好歌德救了他一命,在小說的最後結局中,歌德形容浮士德終於恍然大悟,不但與魔鬼終斷了條約,並且以祈禱懺悔求上帝原諒他的無知。其實耶穌早在二千年前已說過,一個人若得了全世界而喪失了靈魂,對他又有什麼益處!

耶穌那時大概想警告群眾,人間的一切財物如何不可靠,他就請了一個故事。故事大致是說以前有一個富人,由於農作物年年豐收,糧倉早已飽和,於是他決定蓋幾棟更大更高的糧倉。待一切完工後,他才對自己說:「靈魂哪!你已存有大量的財物,足夠多年之用,你休息吧!吃喝宴樂吧……」(路十二,1321)那知天主那晚卻對他說:「糊塗人哪!今夜當要索回你的靈魂,你所備置的將歸誰呢?」於是耶穌結論說:「那為自己厚積財產而不在天主前致富的鎮,也是如此。」可能為了這個理由,耶穌才說了一句重話:「沒有人能事奉兩個主人:他或是要恨這一個而愛那一個,或是依附這一個而輕忽那一個。你們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錢財。」(瑪六24)。

故事中的這位富人,之所以被耶穌責怪為糊塗人,只因為他只想積聚財物而忘了人生的真正目的。他造了許多糧倉,還認為一輩子可以吃喝宴樂,而忘了如何救自己的靈魂。

但人畢竟是人,他有靈魂也有肉體,因此他需要吃也需要穿。當年跟隨耶穌的那些群眾,極大多數可能都是這類身無分文的貧窮人,若能三餐溫飽,則可能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耶穌是同情這些窮人,下面的故事正是對著他們而講的。

小花與飛鳥的故事,在瑪竇福音中也出現過,而且內容大致相同。耶穌當時對門徒及群眾說:「不要為生命思慮吃什麼,也不要為身體思慮穿什麼,因為生命貴於食物,身體貴於衣服。」祂教他們看看天上的小鳥,它們既不播種又不耕耘,既無庫房又乏倉廩,但在天大父卻都好好地養活了它們!再看路邊小花,它們不勞作不紡織。雖然今日花開明天就花落,但天父還使它們朵朵開得如此鮮豔亮麗,甚至連撒羅滿大帝身上的華服也沒有這樣漂亮。天父照顧分文不值的小鳥小花尚且如此無微不致,更何況是我們呢?我們畢竟是祂的子女,我們的身價比小鳥小花不知高出多少倍,難道天父不更照顧我們不成。

耶穌於是結束這個故事說:「你們不要謀求吃什麼喝什麼,也不要憂愁掛心,因為這一切都是世上的外邦人所尋求的,至於你們,你們的父知道你們需要這些。你們只要尋求祂的國,這些自會加給你們。」(路十二,2932

心理學家形容二十世紀是一個焦慮的時代,這種擔憂焦慮現象,進入二十一世紀可能更將變本加厲有增無減。焦慮有許多原因,其中「一切操之在我」的想法可能是主因。若你認為成功或失敗,富貴或貧窮,全由你一手所造成的,你不整日擔心焦慮那才怪!耶穌經由今天的這個故事,似乎正在告訴我們,千萬不要為衣食吃喝而憂慮,也不必為金錢、地位、健康等事憂心如焚,因為這一切的一切如果對我們的靈魂及來生有益,天父一定會賞給我們的。我們既有這樣一位慈悲的天父在照顧著我們,請問還有什麼放不下想不開的呢?我們不是比小鳥小花更貴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