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苦難

編寫:彭育申修女

讓「悲哀」說話

在一次福傳年會中,一位與會者向年會的主講人──來自加州耶穌會的費彬神父(FR. Bob Fabing, S.J.)提出了這個問題:「有時在感恩祭中,我會突然地哭起來。我感到很窘;我不知道週圍的人對我會有什麼想法。我該怎麼辦?」神父指出我們要學習愛我們的眼淚。流淚或感受悲哀是聖的,是好的,因為聖善的耶穌也流過淚、也感受了悲哀。眼淚與悲哀的感受要向我們說話;我們要聆聽。天主會藉眼淚與悲哀的感受向我們指出真理。

所以,當我們感到悲哀的時候,我們要讓我們的悲哀說話。許多時候,我們會認為今天這發生的事件、這個誤會、這個折磨讓我們悲傷;我們為這樁不幸或傷害號啕大哭;其實,95% 至99.9% 並不是今天這個人或這樁事讓我們悲傷,而是在孩提時代我們所經驗的一些負面的經驗讓我們感到悲哀。只是,這麼多年來,我們已把那悲哀壓抑到我們無意識的生命裡去,我們無法做正確的辨識。

 

孩提時代的痛苦遭遇

在受孕期間,許多胎兒就已開始經驗苦難了。父母的情緒影響胎兒。胎兒有敏銳的聽覺;胎兒會因外在暴力層出不窮的環境,以及母親長期的悲傷而感到緊張與不安。孩子出生後,父母對經濟的擔憂、父母在意見上的衝突、父母對控制權的爭奪、對責任的推辭,或父母自身的軟弱與犯錯,如:輕視孩子的需求、虐待孩子、對孩子管教過度嚴厲……都會讓孩子經驗極大的痛苦與悲哀。

孩子因年紀小,沒有能力或工具來處理這些痛苦與悲哀的遭遇。這些遭遇讓孩子感到恐懼,也讓孩子感到憤怒與悲傷。為了存活,許多孩子會壓抑、會否認這些情緒,把這些情緒埋藏到他們內那無意識的生命裡去。這些情緒並不因而消失,他們只是被深埋了起來。

當遭遇苦痛的孩子長大為成人時

困難的是,到孩子長為成人時,這些情緒的反應常是更強烈的,並常會在不相關的人身上錯亂地、不相稱地發洩出來。費神父在福傳年會中曾說:「配偶早上醒來時,看見對方,就感到厭惡,心想:是你讓我生氣!事實是即使早上醒來時,身旁躺的是如同德蕾莎姆姆、或甘地或我們的教宗一般好的聖人……我們也仍然會有厭惡感。其實99% 我並不是因為我今天身邊的人在生氣,我主要氣的是我孩提時代那傷害了我的人。今天我身邊的人的一個小動作就能觸及我心中隱藏了多年的深痛。

一個人生命中最苦的遭遇,就是他在孩提時代經驗不到父母的愛;或有時候他經驗了父母的愛,但也有時候,他遭受了來自父母的傷害或虐待。

一輩子找尋孩提時代沒得到的愛

  可悲的是,今天已是成人的他會一輩子不斷地到處尋找那他在孩提時代該得到,但沒有得到的愛,可是他永遠找不到;連耶穌、連天主今天也無法償還給他他那失去的愛;因為那愛是他在母胎內、在他一歲時、兩歲時、三歲時、六歲時、十二歲時……應該由他的父母或養護人得到的愛。那在母胎內的時光、一歲的時光、兩歲、六歲、十二歲的時光不可能再回轉了。那死去的愛永遠也不能再回生了。

   今天,當悲傷時我們可知道我們是在為什麼悲傷嗎?不知道!只是,我們很容易受傷、很容易失望。我們期盼別人給我我父母沒有給我的了解、聆聽、鼓勵、溫柔、幫助、讚賞、愛。當別人沒有這麼地做時,我們感到悲哀、我們流淚、我們生氣、我們害怕、我們失去信心……。今天,99.9% 的問題不是在於我的配偶、我的同仁、我的上司、這個公車司機、這位本堂神父……99.9% 的問題是在於我小時曾受過傷;我還沒有去面對或正視那傷害。

     面對小時所受的傷害與苦難是不容易的事;三個條件能幫助我們:(1)成熟的人格、(2)天主的恩寵,與(3)極大的勇氣。今天世界上95% 的人是這麼地生活:我們不知我們小時候所失去的愛已死去了、且永遠再也找不回來了;我們會在食物上找、在性愛內找、在物質的擁有上找、在工作的成就上找、在菸、酒、藥物上找,但我們永遠不能得到滿足,也永遠找不回那愛。

正視孩提時代的痛苦經驗

      我唯一可做的,就是在越來越成熟的年齡中信靠天主的恩寵,勇敢地正視他小時候所經歷的傷害;承認那些傷害的存在,並告訴自己:能感受這些傷害所造成的悲哀是好的。我是好的!試著用肢體動作向想像中傷害了我的人表達我的憤怒、我的厭惡;在想像中,也看見耶穌用鞭子鞭打那傷害了我的人,看見耶穌因我的無辜向那些傷害我的人發怒。

     如果我不這麼地做,我會像是捧著一大包東西的人,我把那大包東西抱在我眼前;這大包東西擋住了我的視野,我容易跌跤,而且許多時候,我會跌得很慘,可能還會賠命。我如果能面對我小時所受的傷害,我就好似把那大包東西由眼前往下放到了腰間、把它抱在胸前;我能看清我的去路,我不會跌倒或受傷。

     耶穌榮進耶京時,祂的心情是極其沈重的。祂的內心感受了極大的悲傷。可是,耶穌週圍的群眾都在那兒跳舞、歌唱、喧嘩、擾攘。當我們正視我們生命中的苦難,我們孩提時代所遭遇的傷害時,我們會感到悲哀;可是,我們週圍的人,甚或我們的配偶、我們的家人、朋友卻仍繼續地「唱歌」、「跳舞」;他們看似快樂,但他們的「快樂」多是空虛的、是不真實的。我們不要藐視他們;我們要同情他們。

天主是善,為什麼惡存在?

    今天,許多人問:「天主是善,世上為什麼會有惡?」費神父的回答是:這問題的答案要在福音中,那「蕩子的比喻」裡找著(路15:11-32)。比喻中的父親是善的;他愛他的孩子。給孩子自由是愛。父母若限制孩子,不給孩子自由,孩子就不能真正地過他的生活。可是福音中這被愛的孩子濫用了他的自由、做了惡:不顧父親,取走家產,離家去到遠方、荒淫度日、耗費他的資財。這位善良的父親卻仍每天癡癡地等候著他犯錯孩子的歸回。當那天終於盼到孩子的歸回時,父親跑上前去擁抱他、親吻他、寬恕他、為他穿上上等的袍子、戴上戒指、穿上鞋子、把肥牛犢宰了,為兒子的回歸擺設筵席。

  天主是善,在祂的聖善中,祂給人自由。擁有自由是人類肖似天主最卓越的記號。人濫用自由,惡因而污染了世界。但天主的愛、天主的善遠遠超過世人的惡、世界的惡;因此,我們要把目光放在天主的善上。

不要把目光停留在人的惡上,要注視天主的善

    福音中有關耶穌,天主子,的記述都向世人指出雖然惡存在,但是我們要把目光放在天主的善上,不要只去看惡,只讓自己的注意停留在世人的作惡上。

     就拿谷12:13-17「納稅的問題」來舉例:在他們的邪惡中,那些要陷害耶穌的司祭長、經師和長老派了法利塞人和黑落德黨人來問耶穌說:可不可以給凱撒納丁稅?耶穌雖然識破他們的虛偽,但是耶穌並沒有停留在他們的作惡上;耶穌帶領「惡人」進入天主的善。耶穌回答說:「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在福音中還有許許多多其他類似的例子:憐憫淫婦(若8:1-11)、稅吏匝凱(路19:1-10)、亡羊的比喻(路15:1-7)……。

      國外有一所孤兒院,每年聖誕節的夜晚,那孤兒院的院長都發給所有的孤兒一個禮物。今年院長發給大家的是每人一個橘子。孤兒們都很興奮;因為許多孤兒只在故事書上看過橘子的圖片,卻向來沒有吃過橘子。所以當孤兒們排著隊伍來到院長前,每個孩子都很慎重地用雙手接受他們的橘子。所有的孤兒都得到了橘子,只有一個孤兒沒有。當那孤兒來到院長前並捧出雙手時,院長拒絕了他。院長說:「你不乖;沒你的禮物!」那天晚上,當寢室的燈火熄滅後,你可以隱約地看到一個孩子的身體在黑暗寂靜中抽搐,你也可以聽到輕微的哭泣聲。對!是那沒有得到橘子的孩子!不久,他發現有一隻手向他伸來。是另一個孤兒正把一個剝好了的橘子遞給他。當這哭泣的孤兒接過那橘子時,他發現那橘子是由九片組成的。原來,那寢室的其他九個孤兒,每人都把自己橘子的一片送給了他。這九個孤兒的愛心反映天主的愛。人世間有惡,但天主的善大於世間的惡。

在苦痛中,我們深感天主的大愛

  所以,生命中的苦難,尤其是我們在孩提時代所經歷的苦難,雖然為我們帶來悲傷,不過當正視這些痛苦的經驗時、這些「惡」時,我們會深深地體驗上主的大愛與良善。是祂在苦難中保全了我們。每一個苦痛更襯托出天主對我們每一個人無止盡的愛。

  今天,當強烈的情緒:如悲哀、憤怒、恐懼升起時,我們要停下來,與耶穌一起看清目前的這樁發生的事、這個人不可能為我帶來這麼大的情緒反應。讓我們與耶穌一起看這樁發生的事、這個人的動作、言行,看這一切是否提醒了我我小時候的傷害;把那傷害找出來,與耶穌一起正視那傷害;承認那傷害為我帶來了苦痛。這樣,我不會把3000磅的憤怒傾倒在今天這個只該得到我0.5磅怒火的人的身上。

     有一次,我搭乘計程車,當那位司機知道我是基督徒時,他述說了他身為佛教徒的一個見解:「還是你們的神比較好!十字架上的耶穌了解你們的苦痛。我痛苦時,我不會去找我的彌勒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