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困境

一、人類的困境

人生充滿困境。我們熟悉的成語就有: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打開每天的報章,我們隨時都可以看到類似以下的消息:八歲的小孩因為默書只得三十分而跳樓自殺;親人因為爭家產而對簿公堂、互揭隱私和醜事;風風光光的生活,一夜之間全部喪失;911事件使一向固若金湯的美國剎那間變得人心惶惶、風聲鶴唳;金融風暴使許多國家破碎疲憋;世界的大、小戰爭使許多人家散人亡……。

除了這些我們很易察覺到的困境外,我們是否還有其它難於察覺到的困境呢?

以下是天主教的「現代」憲章,邀請我們從「微觀」也從「宏觀」去全面反省在我們周圍所發生的真實事件和現象,這都是現代人特有的困境:


科技十分發達,但未必全為人服務。

(相反地,倒像是人為了追逐科技而生。例如:有些人本來只要有某種程度的電腦便夠用了,但還是要不斷的「升級」。這事實只會產生一個後果,就是讓電腦商賺大錢,小市民大出血!)


懂得心理規律,但未必能處理自身的問題。

(不是有些心理學家能幫助他人不自殺,他們自己卻自殺;有些婚姻問題專家能幫助他人不離婚,他們自己卻離了婚嗎?)


世界整體擁有大量財富,但仍有廣泛的貧困、饑餓、文盲。

(七零年代全球有三億赤貧人,今天的赤貧人已超過十億了!根據香港統計處2001年10月公佈,顯示貧富差距之堅尼系數達到0.525,是本港三十年來貧富差距最嚴重的一年,比落後的國家、地區還嚴重,情況令人吃驚。你知道嗎?)


人人嚮往自由,但卻出現了新式的社會與心靈的奴役。

(例如:群眾在投資上盲目跟風的羊群心理;看電視時的「慣性收視」;在社會稍微出現不安時集體搶購日用品甚至出現銀行的「擠提」;群眾情緒易受政客煽動;大眾傳媒對群眾的「愚弄」……,這些不都是我們常見的現象嗎?)


無人不渴求世界和平,但卻常活在滅絕全人類的戰爭陰影下。

(第一、二次世界大戰,911事件與美國對阿富汗的轟炸,有哪些是必然要發生的呢?不都是人們的愚蠢所造成的嗎?人類史基本上就是一部戰爭史,多麼可怕!)


很能處理目前問題,但未來方向模糊。

(誰能知道明天?誰能掌握明天?我們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前途和生命的方向?我們大多數人不是只能「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嗎?)


宗教生活更為活潑,但離開宗教的人亦日漸增多。

(單看香港經常往參與主日彌撒的天主教徒人數,只佔總體教友人數的四分之一,這還不夠讓我們一葉知秋嗎?)


知識愈來愈發達,但不能予以控制、綜合。

(只要看看下面現象就夠了:有些中學生在做習作時懂得在電腦上「下載」許多資料,而且多是色彩繽紛、美侖美奐,但他們往往不能對這一大堆資料加以整理和分析……。)


處身廣大的群體中,但失卻個人的思考和靜觀時間。

(許多人都是忙、忙、忙;有事忙,無事也忙。有些人愛熱鬧、追逐熱鬧,但他們即使是處身在熱鬧的群眾中,還是感到十分的孤單、寂寞。)


事物趨向專門化,但失卻了對全局的兼顧。

(你聽過什麼叫「心存千秋,方能面對目前;胸懷全局,始可經略一方」嗎?你相信我們要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嗎?)


人類好似大有作為,卻又好似柔弱無能。

(只要看看連有些大學教授,都不能好好的教育自己的子女,就可以看到人是多麼「無能」了。)


可能行至大的善,但亦可能做最壞的惡。

(人確實可以活得崇高而偉大,卻也可以變得十分腐敗和卑鄙。人有能力創造和平,也有能力消滅世界,毀滅自己。)


可以走上進步、友愛之途,但亦可以走上墮落、仇恨之途。

(佛教所謂「成佛成魔一念間」,個人如是,社會和整個世界也都如是。)


物質生活十分發達,但精神生活十分落後。

(所以中國大陸在人民物質生活獲得大幅度改善的同時,亦要提出建設「精神文明」這個大目標和大方向。)

*      *      *      *      *

以上用紅字印出的內容,是天主教梵蒂岡大公會議「現代」憲章所說的話。

天主教於二千年前由耶穌基督所創立,她在過去二千年中,差不多每隔一百年,便會大規模地回顧自己的過去,自我檢視、自我更新,把自己的信仰生活重新整理一番,並為未來而確立發展的新方向,希望能以全新的面貌,迎向新時代的挑戰。

教會這種大規模的回顧、反省、檢視、更新和重訂方向,稱為「大公會議」。

一九六零年初期,天主教召開了她的第廿一次大公會議,稱為「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簡稱「梵二」)。會議中有一份重要文件,稱為《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簡稱「現代」)。該憲章對現代人的處境、煩惱、焦慮、矛盾、不平衡等,都有很深刻的描寫。它除了邀請我們反省上述問題外,還提出下面的見解:


二、不平衡

「現代」憲章認為上述的一切,都可以用「不平衡」三個字來形容。人類不錯是在進步,而且有很大的發展,但卻是不平衡的發展。我們的世界好似是一個一條腿比另一條腿肥大數十倍的人,難怪走路時搖搖欲墜。

其實這種不平衡,幾乎籠罩了我們整個生活的各方面:

 
我們習慣了「即食」、「即溶」的東西,因此已變成能快不能慢(例如我們只能欣賞節奏明快的音樂和電影,卻失去了欣賞輕歌慢舞或文藝化電影的興趣和能力。)

 

我們習慣了「一用即丟」的東西,已經到了只能浪費而不能節約的地步。

 

我們習慣了吃、喝各種氣味濃烈的東西,已經完全喪失了欣賞涼水、清茶、淡飯的能力;中國人所謂「心安茅屋穩、性定菜根香」這菜根香三字,為現代人已經成了怪談。

 

我們能拿出來炫耀的,不過只是服裝、房屋、汽車等物質的豐盛而已,我們幾時曾經以道德責任自許,以精神生活的深度化和多釆多姿而欣慰、而自豪呢?人生活,就只有物質嗎?沒有精神生命,人可能獲得真正快樂嗎?


三、不平衡的根

「現代」認為現代世界所患的不平衡,其實是源於人心的基本不平衡。它認為在人性內存在著許多互相矛盾、水火不容的因素。例如:

 
由於人是「受造物」,所以一方面感到自身有許多限制,但同時內心深處卻又有無窮的願望,嚮往絕對的幸福、快樂和自由。

 

他有許多慾望,無法同時獲得,所以必須選擇一部分,而放棄大部分。放棄就會帶來痛苦。

由於人本性的軟弱無能和為惡的傾向,往往會做出本心不願做的事,又往往不做本心所願做的事。即是說,人在內心的「天人交戰」中,往往會以失敗告終,怎能不苦?


四、不正確的解決辦法

「現代」認為今日許多人面對著世界和生命的不平衡,多是用不正確的方法去解決,例如:

 
有些人不肯或不敢正視這些問題;又有些人因為遭受到眾多不幸(例如太過貧窮的人,或日夕在戰爭威脅下生存的人),而無暇反思這些問題。

 

有些人什麼都信,以為這樣可以使自己的良心平安一點。

 

有些人則什麼都不信,以為單靠人力,便可以完全拯救人類;地上的國度,已經可以滿足人心的一切渴求。

 

更有些人認為人生本來無意義,而主張由人去給予人生全部意義。

不過無論如何,「現代」仍認為我們必須正視和回答下述問題:

人究竟是什麼?痛苦、罪惡及死亡的意義何在?為什麼人類在創造了那麼多進步之後,這些不幸仍然存在?人類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後所獲得的勝利,何益之有?塵世生命完結之後,還有什麼?在這一切人生之謎的背後,將是清泉湧溢的真、善、美、聖?還是怪誕、混亂的荒漠?或者竟是一無所有,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死寂滅絕?


五、基督帶我們突破困境

要回答上面問題,天主教二千年來的經驗是:在基督身上找答案!
基督是神的兒子,由天主而來,是「天主的肖像」,是一個「完人」、「至人」,一個人中之人,也是我們當效法的模範;只有在他身上,我們才能找到有關人類生命之謎的最後答案。

 

耶穌基督告訴我們,我們原是天主的子女,原是為繼承永生而受造的,我們原有一個崇高而偉大的生命,我們所有人,不分貧富貴賤,都可以活出這個崇高而偉大的生命。

 

我們雖然曾經墮落,雖然可以犯罪,雖然卑鄙不堪,但耶穌為我們傾流了自己的聖血,為我們賺得了生命,把我們從罪惡及自私的奴役中解放出來,使我們能與天主、與他人重修舊好。耶穌已經使天人合一由理想變為事實。

 

耶穌為人受死並復活,藉聖神提供人類以光明和力量,使我們有能力滿全自身的崇高使命,達到真、善、美、聖的境界。

 

耶穌揭示給我們,人生之路是滿有意義的,只要我們善意地、努力地去走,生命和死亡,皆被祝聖,一切幸與不幸、順或逆、快樂和痛苦,都可以成為祝福。

 

由於相信基督,使徒保祿突破了生命的困境。他說:「我們在各方面受了磨難,卻沒有被困住;絕了路,卻沒有絕望。」(格後4:8-10)

 

接受和信仰耶穌基督,是突破人生困境的最好方法,你願意繼續去找尋這位基督,多一點認識他,從他身上獲得豐盛人生的力量嗎?

 


六、聖經金句

  1. 耶穌向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隨我的,決不在黑暗中行走,必有生命的光。」(若8:12)

     

  2. 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但誰若喝了我賜與他的水,他將永遠不渴;並且我賜給他的水,將在他內成為湧到永生的水泉。」(若4:13-14)

     

  3. 除非經過我,誰也不能到父那裡去。」(若14:6b)


討論與分享

  1. 請在第一節的「人類困境」中,圈出你覺得最認同或最有同感的兩項,並請分享。

     

  2. 在第二節的「不平衡」例子中,請你再多舉一個你曾親身經歷過的例子,以顯示當我們在一方面進步時,往往亦同時在另一方面退步。

     

  3. 當你只有一個選擇而沒有其他選擇時,你會不高興;但當你有太多選擇,而最後又只能選擇一個而放棄其他時,你也會不高興。你能舉出一個例子加以進一步說明嗎?

     

  4. 第五節的「基督帶我們突破困境」中,有那點是你認同的?


天主教相信什麼?天主教相信:

  1. 生命和宇宙都是有意義、有方向的。

     

  2. 所有人和每一個人都可以活得高貴、偉大,渡一個更豐盛的生命。

     

  3. 更豐盛的生命包括:肉身和靈魂;精神和物質;現世和永生;個人和團體;天主的聖言和中國的文化……這個更豐盛的生命是一個完整的、整全的、立體的生命。

     

  4. 我們有三重身份:香港人(本地人)、中國人、基督徒。我們會盡公民和國民的義務,參與社會,關心政治。即是說,我們要扎根信仰、投身社會、認同祖國、放眼世界。

     

  5. 天主教徒願意在教會內生活和學習上述的一切,以聖經為準則,以祈禱和聖事為動力,並以自己的生活文化去加以滋潤。

     

  6. 我們強調大同的天國,並要有足以促進這種大同的生活態度,即我們要:肯定自己,尊重別人;學習別人,完成自己

取材自徐錦堯著《正視人生的信仰》 公教教研中心出版(已印行27萬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