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是誰

一、平凡中的不平凡

耶穌並不姓耶,那是一個希伯來文名字。我們通常不會在他的名字後附上生卒年份,因為現在的「公元」,原來便是以他的出生年份為計算起點的。即是說,他該是大約在公元零年出生。

耶穌的英文名字是 Jesus,希伯來文原意是「救主」;他也被信徒尊稱為基督(Christ),意思是「受過傅油的」尊者;基督是希臘文的音譯,按照希伯來文的音譯該是默西亞(Messiah)

耶穌基督的一生,是世上最突出的傳奇之一。他在人類宇宙中的出現,雖然只像漆黑夜中的電光一閃,卻充滿了愛與美的光輝。

他生於貧窮,長於微賤,死於羞辱,一生勤勞苦幹,是個地地道道的工人,而且經常與窮人、微賤者為伍。

他的言語和行動充滿了爭議性。有人認為他是先知,是神的代言人或傳達天主旨意的人;但也有人認為他妖言惑眾。有人認為他是從天主來的;也有人認為他是從魔鬼來的。許多人信從他,認為他是天主子;但更多人反對他。一般來說,純樸的人、謙卑的人、胸無城府的人較易聽懂他的話,也較易接受他;而傳統觀念根深蒂固、熱中名利地位、滿腦子自以為是的人,卻很難明白他,更談不到接受他。

他在世上只活了三十三年,卻用了三十年的時間,在一個寂寂無聞的小村落中,度著一種平凡的生活。也許他要用自己的表樣,去告訴我們這些平平凡凡的人:只要在平凡中活得不平凡,那麼,平凡便一樣是充實、豐盈和偉大的。


二、熱愛生命,釋放眾生

耶穌熱愛世人,是人性尊嚴最積極的歌頌者。他似乎特別照顧被人遺棄的人,無論是窮人、病人、痲瘋人、漁民,甚至是被人鄙視的稅吏、外邦人、娼妓和罪人,都不會被摒絕於他的注視和愛顧之外。

他曾經為了提高人的地位,而和當時的宗教領袖、法律專家起了嚴重爭執,因為這些人認為傳統和法律(例如安息日禁令)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而耶穌卻認為人比最神聖的法律更神聖,比人為的傳統更重要。

他在被釘十字架時,更曾熱切地為自己的仇人祈求天父的寬恕。

但他並不是一位泛愛主義者,他也有自己的團體和一些特別親密的朋友。他甚至曾經為了自己朋友的死亡而悲傷,為了自己民族即將遭受的悲慘命運而流淚。換句話說,耶穌雖然屬於整個人類,但他也有強烈的民族感情。

雖然不少人稱他為師傅或老師,但他除了本身的條件外,卻是一無所有:他沒有進過大學之門,沒有做過官,沒有令人震懾的權勢,也沒有足以提高自己身價的證件。他孑然一身,無所依託庇蔭,世人認為偉大的東西,他一樣也沒有。他唯一擁有的,也許只是自己的信念、熱誠和毅力。就憑這些, 他到處奔走,冀能為世間帶來滋潤,替人類 帶來蒼天的祝福。

他是一個詩人,一個對生命觀察入微的真正藝術家,所以他常能用最美麗的圖畫和比喻來教導群眾。在他的眼中,大自然的一草一木,生命中的一靜一動,隨意俯拾,都可成為宣道的材料,都可為人生最高深的道理作最淺白的注腳。

他除了是一位良善心謙、慈悲為懷的導師和牧者之外,也是一位革命家、釋放者。他曾宣稱要「向貧窮人傳報喜訊,向俘虜宣告釋放,向盲者宣告復明,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他並不輕視財富,也不鄙棄富人,他只是要改變由財富所造成的人為不平等,並要制止一切不公義、壓迫和剝削。他不單同情弱小者,而且是他們的朋友、拯救者和代言人。

他由天父所派遣,來到世界與人同住,要向世人揭示建設大同世界的藍圖,教給人個人成全的準則和人際間交往的金科玉律。這一切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使人人都能度一個更豐盛的生命,以光榮他的,也是眾人的天父。他甚至告訴人們,他自己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因為只有他能完全透徹生命的真理和祕密,只有他能指示人如何走向生命──一個自今世開始,而於來世完成的永恆真生命。

他為人守正不阿,而且充滿正義感,所以他常揭露人心的歪念,譴責隱密中製造的陰謀。他憎恨罪惡,卻同情在愚昧和軟弱中失足犯罪的人。但他的同情並非姑息,他要求真誠的悔改。

他經常發出振聾啟聵的呼聲,這些聲音甚至能使那些尸位素餐、不按上主計劃行事的宗教和政治領袖們的寶座感到震動。於是,正如所有先知都曾因為自己的敢言、敢為而遭難,這位先知中的先知也難逃被迫害的厄運。因為雖然「光明來到了世界,世人卻愛黑暗甚於光明,因為他們的行為是邪惡的。(若 3:19)

終於,他不再見容於世界,而被他曾熱愛過的世界所捨棄。他被釘在十字架上,受盡屈辱而死,完結了他在世上三十三年的生命。

他死後第三天,安葬他遺體的墓穴空了。他的敵人說是別人偷去了他的遺體,他的門徒卻說他已經復活了。

三、活力永存,死而不

在多少年代以後的今天,不管世界已經起了多少翻天覆地的變化,也不管有多少人要拚命消滅他和他所創立的教會,可是他卻比他在世時更有活力。

他雖然從未擁有過巨額的財富,卻使許多富人樂於賙濟,使許多窮人獲得關懷,使更多人獲得財富所不能購買的東西。

他雖然從未寫過一本書,可是世上很少圖書館能容得下有關他的一切著作。

他雖然從未辦過學,但世上根本沒有一間學校能擁有像他所擁有的那麼多學生。

他雖然從未作過一首歌曲,但他自己卻是世上許多歌曲的題材。

他雖然從來沒有掛牌行醫,但他治好了許多病人,不用醫藥,也不收診金;他所治療的破碎心靈,是世上的醫生都感到無能為力的。

他雖然從未統率過軍隊,但沒有一個軍官能有他那麼多志願兵;在他的感召下,千千萬萬人都作了他的理想和愛的俘虜。

每逢星期日,許多人都為了他而到教堂中聚會。他的生活成了他們的最高典範,他的訓言成了他們生命中的明燈。對這些信徒來說,他仍舊活著,活在他們的心中,活在他們的周圍。他就是這些信徒們的救主,他的名字叫耶穌


取材自徐錦堯著《正視人生的信仰》公教教研中心出版(已印行27萬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