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畏的航海者─聖方濟.薩威

張令喜 編撰

 

聖方濟•薩威或譯聖方濟•沙勿略(St. Francis Xavier 1506-52)是耶穌會創會夥伴當中最執著、勇敢的一位。有人比喻:如果耶穌會會祖依納爵是「不倦的旅人」,那麼薩威就是一位「無畏的航海者」。

薩威一五○六年生於西班牙。當時的歐洲正處於新舊交替的動盪、毀壞和新生中,是個黑暗與光明並存的時代。中古時期的封建制度漸趨式微,隨著知識普及和經濟結構的轉變,嶄新的人文活力湧現;另一方面,由於天主教會當時的腐敗,馬丁路德宣佈脫離舊教另起爐灶,同時天主教會內部的更新也開始萌芽。教會的分裂使得國與國之間的權力爭奪益發劇烈,戰亂連年。同時那也是發現的年代,在科學(尤其是天文學)和航海方面,探索得來的新知大大拓展了人們的宇宙觀和視野,商人、野心家和投機者更經由新航路湧向東方,追逐利益。西方的帝國殖民時代於焉展開。

在電影《教會》中,曾深刻地描繪出殖民地的白人政客、商人、奴隸販子與傳教士的鮮明對比。片中的主角之一曾經是個奴隸販子,不把殖民地的原住民當人看待,而恣意捕捉他們當成商品販售。然而他在經歷了生命的轉折皈依之後,成為當地的傳教士,卻被這群原住民接納,他也在這樣的傳教生涯中重獲新生,與這些原住民共同生活,如同家人,為他們施洗,教導他們,最後甚至在族人遭到軍隊攻擊屠殺時與他們一同赴死。確實,這對比正如耶穌曾說過的善牧比喻:「賊來,無非是為偷竊、殺害、毀滅;我來,卻是為叫他們獲得生命,且獲得更豐富的生命。我是善牧,善牧為羊捨掉自己的性命。」

讓我們將焦點轉回來,仔細看看薩威這個人。他是西班牙納瓦爾的貴族,出身虔誠的家庭,年輕時體魄強健,是個運動好手。然而這位看似天之驕子的富貴少年,也曾在生命中經歷失落之痛:十歲那年,因為家族捲入政爭,他的家園成了焦土,兄長們名列「叛逆」之中。十九歲負笈巴黎的他,或許懷著強烈的企圖心,想要重振家聲,獲取令人稱羨的名譽地位吧!果然他廿四歲便取得巴黎大學哲學學位和大學教職。但是原想藉著學識贏得尊榮的他,卻在遇見室友依納爵之後生命有了大轉向。「一個人縱使賺得了全世界,卻失去自己的靈魂,有何益處?」耶穌的召喚透過依納爵的循循善誘打動了他,他毅然走上神貧皈依之路。一五三四年他與夥伴們一起發願,將自己完全奉獻,奠立了日後的耶穌會,為天主教會注入一股革新的力量。

在經歷團體初期的鍛鍊之後,當他知道夥伴中需要有人負起前往東方傳教的使命,毫不猶豫地答應,接下這艱鉅的任務,行萬里路。從羅馬啟程往葡萄牙,乘船經非洲到印度、麻六甲、印尼諸島、日本(往印度的航程花費了一年的時間,其後他在每個傳教區約停駐兩年),展開福傳工作。在這過程中他了解到:為了幫助不同國族的人接受福音,除了要學習當地語言之外,也需要對這些地方的文化和民族性有所認識。在那些他無法用語言溝通的地方,他就以實際的行動去關懷窮人,照顧他們的需要。最後他懷著到中國傳福音的夢想,病死在廣州沿海的上川島,時年四十六歲。

薩威為福傳歷盡辛苦,海上的風暴、南國的酷熱、北地的冰雪,甚至前往居住著剽悍原住民的小島親身涉險,這一切都沒有令他退縮。他說:「我相信對於那些視我們的主基督的十字架為甘飴的人,這樣的勞苦是一種歇息,而結束這些勞苦或逃避它們卻是死亡。」他從單純而容易領受信仰恩賜的孩童身上,體驗到很大的喜樂和安慰。孤獨疲憊之際,他藉著書信往來與修會的夥伴們互通聲息,雖然相隔千里,他卻能透過這份同心合意的情誼,得到支持和力量。他曾寫信向葡萄牙王抗議在印度殖民政權的腐敗,濫用權力搜刮斂財,完全與福傳精神背道而馳。他確實是一位勇於為基督的愛作證的人。在停駐過的地方,處處以愛德言行播下福傳的種子,也將永恆的生命帶給了無數人。

薩威當年播下的種子,藉著天主的恩寵和多位後繼者的努力,如今已經長成林蔭。他留下的美麗足跡,雖然看似孤寂,然而若沒有聖神的扶持和愛的滋潤,誰能走過如此艱險的旅程,完成這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