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德蕾莎姆姆(Mother Teresa) 淺談教會聖人列品

 白玉山

 

「宇宙的創造者、天地萬物的主宰、我們靈魂的給與者─天主─是多麼的愛世人,除了派遣祂的聖子降世救人之外,祂也深知世人平常時的軟弱,所以也給我們依時代的需要賜給我們各種聖人聖女,好藉著他們的幫助,我們死後也有幸可以和天主永遠的在一起。」

德蕾莎姆姆(Mother Teresa) 在一九一○年八月二十七日生於 Skopje, Macedonia。她的父母 Nikolle and Drandafille Bojaxhiu 是阿爾巴尼亞人 (Albanian)。德蕾莎姆姆的原名是 Gonxhe Bojaxhiu。她十二歲時已決心要當修女,心裡發願要為貧窮的人們服務。她參加了愛爾蘭都柏林(Dublin)的 Sisters of Loretto 修會。在愛爾蘭一年後,她加入了 Loretto 在 印度 Darjeeling 的修院。在那裡教了十七年的書,後來轉為印度加爾各答(Calcutta) 的 St. Mary 高中的校長。一九四六年為了治療可能罹患的肺結核病,她乘火車從加爾各答要到 Darjeeling 的修院去治療和修養。在火車上她聽到天主的召叫,要她去為【窮人中的最貧窮人】服務。不到一年的時間,她求得 Loretto 修會的允許,搬到加爾各答的貧窮區設立了她的第一所學校,而她的學生 Sister Agnes 後來成為她的第一位跟隨者。

德蕾莎姆姆的修會主要的意向是「主動去照顧那些人們不要、不愛、不顧、看作負擔的社會邊緣者,讓最貧窮的窮人也能死得有尊嚴。」一九五○年十月七日她的修會得到宗座的許可,取名為仁愛修女會(Missionaries of Charity)。她們無怨無悔的以仁愛服務窮人中的最貧窮人,讓她的修會贏得了諾貝爾和平獎(Nobel Peace Prize)的肯定。後來在一九九七年,八十七歲的德蕾莎姆姆臨終住院時,可惡的魔鬼就來騷擾她的靈魂(根據加爾各答天主教的總主教 Henry D'Souza 的作證)。那晚德蕾莎姆姆在睡眠中顯得相當的不平安,好像在奮力抵抗什麼攻擊,所以仁愛修女會求得總主教 Henry D'Souza 的允許,讓一位在加爾各答相當聖善的神父為她驅魔(Exorcism)。驅魔後,德蕾莎姆姆就睡得相當的平靜。總主教 Henry D'Souza 說:「這種情形在教會的歷史上時常發生,魔鬼總是要做最後的一擊。」 Sister Nirmala─Mother Teresa 的仁愛修女會的繼承人也向 CNN 承認此事。 Sister Nirmala 說﹕「這是人們靈修生活的一部份。天主為讓最喜愛的靈魂更靠近祂,有時祂允許那聖善的靈魂感覺到被祂遺棄,需要自己孤苦地跟惡魔奮戰。連祂的至聖子耶穌在被釘十字架時,都感受到同樣被天主遺棄的感覺。」Sister Nirmala 又說﹕「今天德蕾莎姆姆已確定跟天主在一起了,在天上她是非常、非常 POWERFUL 的,魔鬼將不再是她的對手了。」

天主教會在十世紀時由教宗若望十五世(Pope John XV)訂立了列聖的規則。聖善的候選人需死後最少五年,由當地的主教或主教們審核後提名給教廷(Vatican)。經過教宗指派的神學家、醫生、科學家和樞機主教(Cardinals)組成的審核團(Panel)審核通過聖善候選人的一生行事是值得敬佩的,教宗再特宣佈此聖善候選人為「可敬者」(Venerable)。此後,人們可依自己的意願向這些「可敬者」祈求代禱,如果有一個以上的奇蹟(miracle)可被審核團(Panel)認定是某個「可敬者」代禱所得來的,那位求得奇蹟的「可敬者」,在被教宗認定後可被宣為「真福者」(Blessed)。「真福者」聖人可以被當地的教會所尊敬,也可以用他或她命名聖堂來幫助教友們度聖善的生活。如果再有奇蹟顯示是由這位「真福者」(Blessed)代禱而得來的,在審核團及教宗的認定後,此「真福者」將被教宗宣佈為「聖者」(Saint)。「聖者」的聖人可以得到普世教會的尊敬和祈求,天主允許的恩寵常藉著這些聖人普施於有需要的人們。

因為德蕾莎姆姆的一生行事太超凡入聖了,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特許她的列聖申請可提早在二○○一年提出,超過三萬五千頁有關她的的文件在同年八月廿五日前送達了教廷。教廷的列聖聖部,Monsignor Robert Sarno 說﹕「這是教廷有史以來收到最詳細的列聖申請,超過一百件有關德蕾莎姆姆的聖善一生的證詞,遠遠超過其它的列聖申請。」二○○二年九月,教廷列聖聖部通過德蕾莎姆姆的聖善一生審查,宣佈德蕾莎姆姆對最窮人服務具有基督徒的英勇聖善(Heroic Virtues)。

在德蕾莎姆姆死後的一年,有一位胃癌末期的病患 Monica Besra,她的腹部脹得好像有七個月身孕那樣大,已瀕臨死亡邊緣的她請求家人帶她到加爾各答的仁愛修女會朝聖。一九九八年九月的某天她誠心地在德蕾莎姆姆的墓前祈禱,請德蕾莎姆姆為她向天主求得恩癒,使她的癌症可以痊癒。 Monica Besra 在二○○二年十月接受 CNN 訪問時轉述說﹕「當我一進入那小教堂時,似乎有一道神光從德蕾莎姆姆的照片射向我,一時間我覺得恍惚,後來仁愛修女會的修女們為我祈禱,在祈禱聲中我就入睡了。入夜一點左右我醒過來,我發現我可以坐起來了,我的癌腫瘤竟消失了。」Besra 再說﹕「有什麼可以痊癒我呢﹖除了天主藉著德蕾莎姆姆所賜的奇蹟。」教廷列聖部的審核團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二○○二年十月都已承認此聖蹟是德蕾莎姆姆代禱的結果。所以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教宗一定會很快的宣佈德蕾莎姆姆為「真福者」聖女的。

有不少教內的教友或教外的朋友說﹕「有天主在,直接求天主就好了,何必向聖人們求,然後再得到恩惠。」基督教的朋友們特別反對我們請聖人們的代禱,他們特別認為他們的直接對天的祈禱就很有用了。殊不知這就犯了世人容易驕傲的毛病。天主是神,跟我們有肉體的世人是天地之差的。聖經上就有提示到,如果沒有耶穌的降世受苦救人及復活,連古聖人如梅瑟、厄利亞等都不得天堂之門而入的。沒有那帶有天主性與人性的耶穌復活升天,帶有肉身的聖者也無法跟天主密切結合的。所以我們天主教友常說﹕「耶穌真是我們世人的中保」。當然,跟天主直接的祈求也沒什麼錯哪!耶穌也教我們用「天主經」常常向天父祈禱的。只是時常想到自己的心有餘而力不足時,想做對的做不來,不想做錯的偏偏做了,在面對天主的祈禱時總覺得汗顏無地可立。再說,基督教的朋友們也時常在宣道大會或會堂上互相代禱的,電視上也時時處處可見。所以說人哪只要能空虛自己,他或她就很快會覺得,祈求聖人們的代禱是很重要的也很有效的。寫這篇有關德蕾莎姆姆的文章只耗了我三個多小時,但卻足足在我內心逼迫了數月之久,一直覺得卑微無智不配為德蕾莎姆姆寫小傳。但終究她不嫌棄我的不足和生分,我也誠實的盡我本份,將天主所賜的這位超凡入聖的聖者介紹給大家。希望大家不要枉費了天主一番的好意,多多請德蕾莎姆姆為我們的種種需要祈禱罷!正如 Sister Nirmala 所說的﹕「今天德蕾莎姆姆已確定跟天主在一起了,在天上她是非常、非常 POWERFUL 的,魔鬼將不再是她的對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