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納匝肋的阿默蘭(Miriam of Nazareth

 

Miriam of Nazareth

    我選擇慕利羅(Murillo,1617-1682)的這幅「童貞瑪利亞與嬰孩」來說明聖母的第一個面貌。現在我們稱聖母的名字叫瑪利亞,而這是根據西方的語言(希臘文)音譯過來的,她的阿拉美文名字應該稱為「阿默蘭」Miriam)。雖然我們不知道阿默蘭的確實長相是什麼樣子的,但是慕利羅抓住了福音的核心精神,把她與她的兒子畫在一起。從這幅畫作中,我們可以體會到一種深刻的寧靜,一種永恆的平安從聖母的面貌流溢出來。

    從這第一幅聖像,我們看到了聖母生命的歷史。雖然有關聖母的生活,我們知之甚少,但我還是願意就我們所知的,試圖來描述一下童貞瑪利亞的歷史。

    瑪利亞事實上應該被稱為阿默蘭,這是在聖經中繼梅瑟的姊姊之後,用了同一個名字的人,其意思是被寵愛的。她可能出生在一個名為納匝肋,人口僅有一千六百人的小村莊裡,絕大部分住在這裡的人都是猶太人。如果她不是在這裡出生,那麼至少她曾經度過了他生命的大部分時光,因此她的兒子才被人稱為「納匝肋人耶穌」,甚至這名稱成了祂十字架上的罪狀牌。她大概出生於西元前2015年之間。她、丈夫若瑟和兒子耶穌當時所住的納匝肋正處羅馬帝國統治迫害的時期。所以許多猶太人痛恨羅馬人,整個的居住環境常常是充滿著衝突及緊張的氣氛。

    她的丈夫若瑟和她的兒子都是木匠(參:谷六3;瑪十三55)。這個聖家家庭在家裡所使用的語言應該是阿拉美文,不過她也許也因為參加地方會堂的聚會,聆聽讀經,而懂得一點希伯來文,另外她或許也可以講一些希臘話,因為這些希臘話會有助於這個家庭的木匠生意,因為在當時的羅馬帝國疆域裡有有許多人是講希臘話的。

    而就像當時代或是許多其他時代的作母親的一樣,她一定親自哺育了她的孩子,為家庭準備三餐,同時也做許多家裡清洗及整理的工作。她也一定到附近的水井或水泉把水扛回家。當然,瑪利亞也像其他的媽媽一樣,親自教導她的兒子 如何走路,如何說話,如何祈禱,以及其他許許多多的事情。

    在那個年代的的巴勒斯坦女人很少有機會去讀書,因此瑪利亞可能也是如此,不會閱讀和書寫。她的知識全靠家族的口傳傳統,以及聆聽會堂聚會的讀經和講道。

    瑪利亞、若瑟和耶穌是貧窮人,但是因為若瑟還有一點木匠生意,因此相較於他們那個時代大部分的加里肋亞人,應該不是最窮的。

若瑟好像是在耶穌開始祂的公開傳教之前就已經去世了,瑪利亞自己則是在耶穌公開傳教的生涯中一直都活著。她的兒子離開她,而開始她的傳教生活,也許給她帶來了離別之苦。她的兒子被釘在十字架的時候,她 一路跟隨到了架旁,西默盎所預言的那把利劍同時穿透了這對母子的肋旁和心。此時,聖母大約是五十歲,而她一直活到教會建立之後的頭幾個年頭。

這聖母的第一個面貌告訴了我們什麼?它告訴了我們聖母是活生生的,具有真實生命的一個人,她是我們當中的一個。就像她那個時代的大部分女性,辛勤努力地工作著,只接受了很少的正式教育,並且過著貧窮的生活。她是一個虔誠相信天主的人,以會堂聽來的天主聖言來滋養她的信仰生命。她愛她的丈夫和她的孩子,並以愛滋養他們的生命。她持家以勤、以儉、以愛。她可能有時候也會幫忙木匠的工作。當她的兒子離開他們的木匠工作,投入傳教工作時,或許也為她帶來了不解和困擾。當她的兒子受到群眾的跟隨及歡迎時,她一定也感到光榮及喜樂;可是當她的兒子像囚犯一般被定罪,並處以十字架的極刑時,這位母親一定也憂苦得要死。所有聖母所經歷過的生命歷史,我們都可以懂,因為那是活生生的生命,不過這樣的生命真的很不容易。瑪利亞是如此地真實,所以個個世代的人們覺得聖母最懂得他們的喜樂、需要及憂苦。

在最後晚餐中,瑪利亞的兒子耶穌學得了母親的風範,用了人間百態中最真實的行動,最平凡的手勢:拿起餅、祝福感謝、擘開,遞給圍繞桌前的人。這些舉動象徵了團體、合一和平安。厄瑪烏的兩個門徒就在耶穌的這個真實平凡動作中,認出了復活的耶穌。各位弟兄姊妹們,這媮蘌瓣F一個很大的奧秘,那就是我們可以從家常最真實的生活中,最平凡的動作裡,體會基督就在我們中間。在我們最平凡的地方,天主與我們同在就愈顯得格外分明。

納匝肋的阿默蘭(Miriam of Nazareth

二、聆聽的門徒

三、顯靈聖牌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