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作舟修士晉鐸典禮  95.5.31

 

華神父及王佳信神父率本堂三芝及金山教友赴雲林參加林作舟修士晉鐸典禮林作舟修士93年間曾在本堂帶領青年會

右三為林修士,嘉義教區洪山川主教主祭,右二為即將晉牧之總修院李克勉院長

右為王佳信神父(三芝金山本堂神父)

二十三歲時的奇遇改變一生

 

作者 教友生活週刊編輯部   http://www.cathlife.org.tw/index.php
2006/05/28, 週日
 

一個出生屏東偏遠鄉下的男孩,如何與主相遇

提起與主耶穌的邂逅,是在騎單車環島時一段有趣的插曲;騎單車環島的的動機是想尋找出色的修行人,求教真理,更好說,我很早就有隱遁空門的念頭,一直在期待有一個能助我皈依佛門剃度的明師(跟對師傅修行,入門較快。)一路上走訪大小廟宇、佛寺,借宿訪談。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七日下午四點左右,我和友伴兩個人,路經雲林斗六市,朝著南投竹山鎮前行,那裡有一間大廟是今晚的落腳處,在斗六市郊隔著台一線省道大馬路的對面,有一座奇怪的小廟,屋頂上頭有十字架的標誌,是廟?教堂?兩人停駐路邊討論著,友伴說:去瞧瞧,如何?要去你自己去,過馬路車子又多又快,天也快暗了,我要去竹山休息,拜拜!結果他去參觀,我繼續上路!獨行十分鐘後想想不對勁,這麼急著先到竹山,但是炊具都在友伴車上,早到也只能餓肚子,所以我摸著鼻子又折返那座「怪廟」; 只見友伴跟前來清潔打掃的七、八位信徒,聊得很熱絡,我心中雖不大情願來,但面對這群信徒的噓寒問暖,熱情歡迎,加上準備飲料、點心請我們享用,卻也是很感動。

原來此地是天主教的聖堂,我還以為是廟呢!印象中的教堂都是西式建築的,經過這些教友的解說才解惑,清潔打掃是為準備過大節日|復活節。心想,吃了人家的點心,幫忙拔幾根草意思意思。我選了聖母亭前面,邊拔還邊想:天主教徒也是不錯的人,雖然看起來不太富裕(此地香火不盛,聽說連住持都沒有。)倒也待人挺好的;聖母像也很慈祥,比廟裡頭的像可愛多了。不自覺已在此地停留一個多小時了,起身告辭前,我和友伴到聖堂去拍照留念,見到十字架上的耶穌,心中又是疑惑滿腹,天主教為何把教主的慘死像掛在上頭,怪恐怖的!這問題沒問那群教友,上路前有一位女教友熱心推薦我們到宜蘭五峰旗的聖母山莊去走一走,附帶講了一些當地的傳奇故事,強力推薦我們前去。

宜蘭礁溪到了,有點猶豫是否要到聖母山莊,且要將腳踏車獨留在山下,實在難以抉擇!不過環島一路下來,越是有趣或稀奇的地方,我們越有興趣去一探究竟,特別是有宗教靈蹟顯現的地方,聖母山莊剛好符合這樣的好奇需求;猶豫並沒有持續很久,我們做了一個特別的決定,兩個人環島多天,第一次單車離開我們視線外。後來事實證明是值得的;輕裝上山跑得飛快,哈哈!聖母山莊怎麼這麼快就到了!一個涼亭?看到美麗的聖母態像,兩人手合十向聖母致敬;看到紀念碑的記載後,感動聖母的救援,仁慈又美善;只是不明白為何要腳踏一條醜陋的蛇?合照後兩人滿意的跟聖母揮手道別!

近月的環島旅行返家,有種說不出的落寞感覺,沒有遇到可皈依門下的明師,或修行出色的人,縱然心中持續祝禱,身配戴佛像,手戴念珠,持齋念經禪修;是不是佛緣未到?一方面幫家中的果園收成,一方面滿心期待出家修道的日子。

斗六的教友陸續來了幾封問候的信,同時鼓勵我們去參加教會的活動;終於有一個在嘉義梅山天主堂舉辦的青年活動使我們心動。是日清晨六點我們就整裝出發,全套登山露營的裝備,騎著一輛野狼一二五,從潮州沿著山路四個小時前去梅山報到,一路還高聲歡呼,兩人多麼期待活動中的樂趣!

就是這一個活動改變了我的生命,雖然剛開始有點失望,怎麼沒有登山活動?什麼?還得在聖堂內聽講三天,天啊!到底是誰搞錯了?青年活動?我們兩個人廿三歲竟然是最大的,其他成員平均小我們六、七歲;錢繳了,假也請了,有種被騙的感覺。其實是因為教友們熱情真誠的接待,讓我們不好意思偷溜!

經驗聖神

接受覆手祈禱,是在半推半就的情況接受的;放輕鬆!不要擔心!心想我的手好痠,這個舉手祈禱要到幾時?身為老大哥又不好意思中場休息;咦!有人倒下,果然這位神父還小有功力,最後輪到我始終沒反應,手好痠,中午又吃得很飽,又痠又累,假裝一下直接躺到地上休息大概沒人會發現,這主意挺好!躺在地上很平安、舒服。時間到了該是起身時候,唉呀!四肢沒反應,眼睛張不開,慘了!我被催眠了。土地公救我!關公救我……最後佛陀請救我,救得了我,我會馬上剃度出家;從小神求到大神,沒反應!心想是何方神聖?奇妙的神能超越我所認識的神,所有叫的出名字的神名,甚至從小到大所崇拜的神祉,是耶穌?可能嗎?

「你要找的,在我這裡可以找到!」多麼震撼的言語從我內心發出,伴隨一陣溫暖充滿愛的感動,心想自己的確在尋找,從很小就在尋找,也不知道在尋找什麼?連要出家尋求皈依、心靈寄託、生命的歸處,都不確定到哪裡去找?藉著環島找出家師父,逃避一份交往三年論及婚嫁的感情,只因不確定能否善度婚姻生活;如今連自己要找什麼都不知道,現在竟有聲音告訴我,要找的在祂內可以找到,是真的嗎?接下來一陣陣愛的感動,難以形容,無法言喻!彷彿頃刻間從小到大,從爸爸、媽媽、兄弟姊妹、親人朋友間,所經驗過的愛,一下傾注到此刻的生命中,感受到被愛、被肯定,很深的無條件的被接納,是那樣的強烈,而且出奇的美好與真實。接下來的奇妙經驗:幾個字從我腦海飄過,好像跑馬燈,一字一字輕柔的飄過「使你重生,成為門徒。」這話我不明白,這幾個字在我的生命經驗中是全然陌生的,我沒告訴別人這樣的感動,我默存於心,直到後來有人來跟我印證。是天主派遣而來的天使,他是一位當地的熱心教友,正在做農事時,聖神用一種特殊的圖像感動了他,當鋤頭翻開一塊大石頭時,數以百計的螞蟻爬出,內心確有一種感動,「我揀選了一位教外青年,他答覆了我的召叫。」現在下山去,找到他告訴他,我召叫他的話「使你重生,成為門徒」是真真實實的。多虧了這位教友再次轉達天主的祝福,不然,我也不會及時就相信天主的奇異恩典。

在梅山經驗到聖神,隨即接受耶穌為我生命中的救主,拿下配戴多年的佛像及手上的念珠,劉道全神父給了我

一個救恩的標記|十字架。

回到潮州後,內心飢渴真道,馬上去尋找天主堂想要慕道,所以來到潮州聖若翰天主堂,拜訪當時的本堂馬永定神父,同時馬神父邀請我到少年城服務,我祈禱了三天,推辭其它的工作;在少年城服務的好處是,一週當中有三位神父講聖教會的道理給我聽,張秉和神父是院長,指導我做好工作;姚維義神父帶我做牧靈拜訪,到醫院、安老院、送聖體。馬永定神父是我的本堂神父,他幫我付洗、堅振。我學習愛護少年城的孩子,他們是我愛的老師;服務一年半,期間雖未取得家人的諒解,他們不明白我為何要放棄世俗眼中的很多自由,且金錢收入更多的事業。

進入修院

進入台灣總修院時那年我廿六歲,感謝張欽真神父及嘉義市七苦聖母堂教友們的接納與幫忙,在堂區服務並準備聖召近一年。每日期盼與渴望的是努力回應主的召喚。回顧整個蒙召的際遇宛如在夢中;特別是對一個自小生長在傳統的民間宗教的家庭;母親的信仰相當的虔誠,三不五時,就帶我和弟弟上廟宇捻香抽籤,求神拜佛,小時候常在廟前廣場與友伴追逐玩耍,經過廟門口都會合十鞠躬。周遭的親人朋友中沒有一個基督徒,而我的領洗與進入教會服務,的確出乎親人朋友的意料之外。然而現在的我,已經結束在修院七年的哲、神學培育。七年,天主透過修院的雕塑,我開始有了一個傳教士的使命與認知,要補足的就是在往後日子裡的實踐了。
現在結束修院培育畢業後返回嘉義教區服務已近兩年。近日領受執事聖職,是天主的殊恩滿被,我滿心喜悅與千萬個願意、渴望,感謝天主洪恩!感謝劉振忠主教栽培之恩,及教區神長的鼓勵與支持,感激無數主內親友恩人的日夜祈禱。

時常有人會問起我的聖召歷程,我會從「教會是我的家」開始說起,從看見那座怪廟開始,教會原來就是我踏破鐵鞋尋覓已久的歸宿,天主是愛!祂用了特別的方式揀選了我、愛了我,透過聖洗我重獲新生,跟隨步武主芳蹤而成為門徒。主耶穌,感謝禰的救贖召選賜福之恩!

林作舟執事簡介

林作舟,嘉義教區執事。屏東縣潮州鎮人,一九七二年生,一九九四年九月參加堂區慕道班,一九九五年四月復活節前夕領洗,聖名:若望。一九九七年八月加入嘉義教區,在台灣總修院接受神、哲培育,二○○三輔大神學院畢業。二○○四修院畢業返回嘉義教區服務、實習。

年少時有一很長段時間,獨自思索人生的意義,進而進入佛學與道家思想的領域,甚至有出家修道的深沉渴望,在一次退伍的單車環島旅行中,邂逅了天主教的路旁小聖堂,透過教友的熱情接待,接受後來盛情邀約參加教會的祈禱會活動,經歷一段難以言喻的神秘經驗,內心深處儼然被那高掛十架的耶穌基督所感動,願意接受祂用生命的邀請,家人也從開始堅強的反對,到後來轉變成支持的大動力。所以至今仍願意努力步武主芳蹤,跟隨救主耶穌基督,渴望成為一名神父終身獻身教會。

個人大事錄:
一九九四/九至一九九六/三服務於屏東縣潮洲鎮天主教少年城。職務:生活輔導。
一九九五/四/十五屏東縣潮洲鎮聖若翰天主堂領洗、堅振。聖名:若望。
一九九六/十至一九九七/八嘉義市民生路七苦聖母堂,堂務秘書。
一九九七/九至二○○四/六進入天主教台灣總修院修道。
二○○三/六台北縣新莊輔仁大學神學院畢業。
二○○四/六台北縣泰山鄉台灣總修院畢業。
二○○六/一/卅一雲林縣鹿寮聖家堂領執事職
二○○六/五/卅一雲林縣正心中學晉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