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青年日(2005.8.21)教宗本篤十六世主日彌撒講道(德國科隆瑪利亞之田 Marienfeld )

    (台北總主教公署)

親愛的年輕朋友們!

昨天晚上[1],我們一齊來到了耶穌聖體的跟前。在聖體裡,耶穌變成了那扶持和餵養我們的麵餅(參看若望福音6:35),而在那時候,我們就開始了我們內心的一個朝拜的旅程。在聖體聖事中,朝拜一定要變成一個合為一體的結合。  

從按照若望福音的角度來看,在慶祝《感恩祭》時,我們就進入了耶穌的「時辰」。透過《感恩祭》,耶穌的「時辰」就變成是我們的了,祂的臨在便是在我們當中。耶穌跟祂的宗徒們一起慶祝了以色列的逾越節 - 那紀念天主把以色列從奴隸身份解救出來,使以色列重獲自由的事蹟。耶穌遵循以色列的慣例。祂做了頌謝讚美的祈禱來祝聖麵餅。 

不過,當時有一件新的事件發生。耶穌感謝天主,祂不單單是感謝天主以往那些偉大的事業;祂也為了祂自己的蒙受高舉而感謝天主 - 很快地將會透過祂十字架上的死亡和祂的復活來完成。祂並且向宗徒們說了一些話,這些話是總括了整個的法律和先知們的預言:「這就是我的身體,將為你們而犧牲,這一杯就是我的血,新而永久的盟約之血。」然後,祂將麵餅和杯爵遞給祂的宗徒們,又教導他們,要他們為了紀念祂去重複祂在那時刻所說的話和所做的動作,一次再次地。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呢?耶穌怎樣能把他的聖體和聖血分給別人呢? 

當祂將麵餅變成祂的聖體,將酒變成祂的聖血時,祂便提前祂的聖死,祂在祂的心中便接受了祂的死亡,而祂將祂的死亡轉變成為一個愛的動作。從外面看起來,祂被釘在十字架上,那是一個殘忍的暴力行為;從裡面看來,祂被釘在十字架上,是一個愛的動作,是完全自我的奉獻。這就是在完成最後晚餐時最主要的轉變,而這個轉變是要發一連串別的轉變,一直到最後使整個世界都改變,就是當天主成為萬物之中的萬有(參看格林多人前書15:28)。 

人們在他們的心中,隨時隨地都會希望有一個改變 - 希望一個整個世界的轉變。我們在這裡,就是看到一個最有關鍵性的轉變,只有這個轉變才能夠更新這個世界:使暴力轉變成愛,使死亡轉變成生命。 

既然這個關鍵性的轉變將死亡將轉變成愛,因此,死亡便被它的本性征服了;(「死亡」,可以說,給自己帶了死亡[2]),因而使「復活」在死亡中誕生。「死亡」本身,可以說,是受了致命傷,因此,「死亡」最終是無法獲勝的。 

如果我們用一個今天大家都熟悉的物理學的道理來做比喻的話,我們可以說:在每一個人心中要動起一個像感應性的原子分裂一樣,使愛的得勝克服仇恨,使愛的得勝克服死亡。只有當「愛」在人們的心裡起了這原子性的爆炸時,這樣才能觸發一連串別的不同轉變,慢慢地改變這個世界。 

所有的其它普通的改變都是表面性的,而且又拯救不了人。就是這個緣故,我們稱耶穌帶來的轉變為「救贖」:在一個人心中所發生的事情,的確是發生了,而我們能進入這發生的事情所帶來的那股動力 - 耶穌能夠將祂的聖體給人分享,因為祂真的是自我犧牲。 

將暴力轉變成愛、將死亡轉變成生命,這是最先的轉變,也是一個最基本的轉變,它會帶來其它的改變,能使麵餅與酒變成耶穌的聖體和聖血。 

可是,這個轉變不應該停頓在那裡,只停頓在生活的某一個階層而已。相反地,這轉變的過程應該帶來新的動力:耶穌的聖體和聖血賜給了我們,目的是好讓我們也能被轉變,我們是要轉變成為耶穌的聖體,轉變成為祂的肉和血。 

我們大家都是吃同一個餅。這意思是說,我們因結合而成為一體。這樣的話,朝拜,就像我們剛才所說的,變成一個合為一體的結合。天主不單單只是以一個與我們不同的人的身分站在我們面前,祂是逗留在我們內,而我們也逗留在祂內。祂的動力進入了我們心中,並且要向外擴展,接觸到別的人,直到整個世界充滿祂的動力為止,好使祂的愛真正地變成這世界主要的衡量的準則。 

我想把「朝拜」這個字在希臘文與拉丁文不同的意思講明,這樣地將最後晚餐裡的另一個程序解釋清楚,而這程序會使我們明白到最後晚餐的迫切性。「朝拜」的希臘字是proskýnesis[3],意思是指一個「順服」的動作,是承認天主為我們真正的衡量的準則 - 這準則提供我們規則,要我們去遵守。規則的意思是:自由並不是光在生活裡享受,絕對獨立地,相反的,自由,就是按照真理和良善的準則去生活,好使我們變成真實和良善的。雖然我們開始會因為嚮往自由而想要排斥「順服」這個動作,但「順服」這個動作是必需的。 

我們必需先要接受那最後晚餐提議給我們的第二個程序才能完全地接納那「順服」的動作。 

拉丁文的朝拜,是“ad-oratio”,意思是嘴對嘴的接觸,一個親吻,一個擁抱,而最後就是愛。「順服」變成聯結,因為我們所順服的那一位就是「愛」。這樣的話,「順服」便有一個新的意思,「順服」不是要將某些東西從外面來強迫我們,要我們接受,而是從我們裡面所發出來的,並且是在我們心中來解放我們。 

讓我們再回去看看那最後晚餐的意義。我們所指的是那在最後晚餐時所發生的新的事件,是產生在那以色列自古以來的逾越節祝聖禱文裡 - 這祝聖禱文成為了彌撒裡的感恩經,同時又讓我們參與基督的「時辰」。耶穌並沒有教導我們去再次慶祝逾越節的晚餐,因為在那時代的逾越節晚餐,無論如何,每年只慶祝一次,不是隨便能重複的。耶穌其實是要我們進入祂的「時辰」。 

透過那祝聖禱文的力量,而這力量是來自感恩經,我們便進入那耶穌的「時辰」,而那感恩經又將我們與以色列和整個救贖歷史連貫起來,同時又帶給我們一個新的開端,也就是那感恩經所期待的一個新的開始。 

那教會稱為《感恩經》的新的祝聖禱文使聖體聖事變成了事實。那些字彙是一些有力量的字語,這些字語以一種新的方式將大地的果實轉變成為一個禮品,藉著這禮品天主奉獻自己給我們,並且又使我們也進入到一個轉變的過程裡。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稱這動作為「感恩祭」,是希伯來文“beracha”的翻譯[4],意思是感恩、頌謝、祝福,因而被上主轉變。換句話說,就是上主「時辰」的臨在。耶穌的「時辰」,就是「愛」獲得勝利的時辰。就是說,天主獲勝了,因為祂是愛。 

透過感恩祭,耶穌的「時辰」變成是我們的時辰,耶穌的「時辰」變成是我們的,使我們也被帶領進入到這轉變的過程中,這也是上主要達到的目的,感恩祭一定要成為我們生活的中心。 

如果教會告訴我們,感恩祭是禮拜天最重要的一部分的話,這不是教會的武斷或教會在爭權。在復活節早上,首先是那些婦女,接著是宗徒們,他們都看到復活了的上主。因此,從那時候開始,他們便明白,每一週的第一天將會是主基督復活的那一天,是主日 - 上主的那一天。天主開始創造祂的化工的那一天變成祂的化工被更新的一天。創造與救贖是形影不離的。這就是為什麼主日 - 每一星期的第一天是那麼重要。 

今天,在很多不同的文化和國家裡,星期日是假期,而且通常與星期六連在一起,稱為週末,這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但這些空檔的時間,如果沒有天主的臨在的話,是空虛的。 

親愛的朋友們!有時候,你們會感覺到,把彌撒包括在禮拜天裡,你們會覺得不方便。但如果你們盡力的話,你們會明白到,你們這樣做的話,是找到一個給你們空檔時間的重點。 

你們千萬不要停止參加主日的彌撒,而且,你們要幫助其它的人去發現主日的彌撒。為了要讓感恩祭能帶給我們所需要的喜悅,我們一定要學習去研究感恩祭,而且必須深入其內去加以瞭解。我們要不辭勞苦地去做到這一點,這是值得的! 

讓我們發現隱藏在教會禮儀裡面的財富和它真正偉大的事物:我們不是自己替自己慶祝感恩祭,而是那活的天主祂親自為我們在準備的一個筵席。 

透過你們對感恩祭的愛戴,你們會重新發現和好聖事。在和好聖事裡,你們會體驗到天主無窮無盡的仁愛,祂無窮無盡的仁愛允許我們在生活裡常常有一個新的開端。 

 任何人找到了基督,一定要帶其他的人到基督那裡去。我們不能將一個大的喜悅光是保留給自己。我們一定要跟別人分享才是。    

今天,在世界有很多地方,我們看到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對天主的遺忘。好像任何事情有沒有祂都是一樣的。但同時間,我們也看到有一種沮喪的感覺 - 一種對所有的人和對所有的一切都不滿足的感覺。    

人們會這樣說:人生不應該是如此!的確,人生不應該是如此。但同時間,人對天主的遺忘帶來一個新的信仰上的追求,而這追求在激增。我不想低這個現象,因為有可能是一個對天主真正的追求,而這個追求又帶來喜樂。但實話實說,很多時候,宗教差不多都變成一種消費品。人們選擇他們所喜愛的,甚至有些人會從中得利。 

而且,一個建立在自助餐方式的宗教是不能幫助我們的。這種的宗教是方便,但一旦危機來臨,我們就變成單獨一個人在那裡自生自滅。 

你們要幫助別的人去發現那顆真正能夠把道路指示我們的晨星:耶穌基督。我們自己要更認識祂,好使我們更具有說服力地把其他的人帶到祂的跟前。  

這是為什麼閱讀聖經是那麼重要,而且,認識那從教會流傳下來的信仰也是很重要的,因為教會所教導的信仰幫助我們瞭解聖經,也就是聖神在帶領教會。教會的信仰不斷地成長,在這信仰成長的過程中,聖神使教會在她的信仰上進入更深的一層。 

親愛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留給了我們一個不可多得的作品:《天主教教理》。在《天主教教理》這作品裡,教會歴世歴代的信仰都以一個綜合性的方式來講解。 

我本人最近因已故教宗的要求,也準備了一本《天主教教理》的手冊。這兩本重要的作品,我衷心地向你們所有人推 

當然,光是書本是不夠的,你們要在信仰上建立一些團體:在最近的幾十年來,誕生了很多的運動和團體,在這些運動和團體裡面,我們可以深深感覺到福音的力量。你們要尋找到那在信仰上的共融,就如同旅途上的伴侶一樣,大家一起繼續信仰上的旅程。你們要像那來自東方的三位賢士,他們給我們指出朝聖的路程。在一個信仰的團體裡面,自動自發的精神是很重要的,但跟教宗與主教們保持共融也是重要的,他們確保我們不尋找一些私人的途徑,並且使我們在天主的大家庭裡一起生活 - 這家庭是上主藉著那十二位宗徒所創立的。 

我一定要再次回到《感恩祭》這個話題:「因為餅只有一個,我們雖多,只是一個身體,我們眾人都共享這個餅。」(格林前多人前書10:17)聖保祿宗徒是要告訴我們說:既然我們領受同一個主,又聚集在一起來,到祂跟前來,我們就因此合而為一。 

這一點,一定要在我們生活裡面被看得出來。這一點,一定要在我們寬恕的能力上被看得出來。這一點,一定要在我們對別人需要的敏銳感上被看得出來。這一點,一定要在我們願意與別人分享的態度上被看得出來。這一點,一定要在我們為他人的服務裡被看得出來 - 替那些靠近和遠離我們的人服務,而雖然有些人是遠離我們,但是我們仍然覺得他們與我們很接近。 

今天,有很多不同實行做義工的方式,有很多不同為人服務的模範人物,而我們的社會都需要這些方式與模範人物。比如說,我們不應該拋棄那些年老的人,讓他們變成孤獨無靠。當我們遇到受苦的人,我們不應該不聞不問。如果我們是從基督的角度來看事物和生活的話,那麼,我們就會恍然大悟,我們就不會光是為了自己要謀生就滿足,我們會看到,在什麼地方,以及有什麼人是需要我們。 

我們這樣地去生活,以及這樣地去行動的話,我們很快就明瞭到,能夠為別人服務,比起光是追求那些我們到處看得到的尋樂的機會,是好的多了。 

我知道,你們身為年輕的人,你們想要做重大的事業,你們想要努力去建立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你們要讓其他的人看到以上的一點,你們要讓這個世界看到耶穌基督和祂門徒們的見證,因為這世界想要從你們那裡看到的,就是這個見證。透過這樣的方式,尤其是透過你們的愛,這個世界將會發現那顆晨星,這個世界將會發現我們以基督信徒身分所跟隨的那顆晨星。 

讓我們與基督前進,讓我們以朝拜天主者的身份活出我們的生活來。阿們!


[1] 譯者註:在閉幕彌撒之前的禮拜六晚上,所有的年輕人都在科隆的三王來朝主教座堂守聖時。所以教宗會在他的講道裡用「朝拜」和「晨星」這兩個重要詞彙。

[2] 譯者所加上去的解釋,好使教宗的思想顯得更為清楚。

[3] 譯者註:重音在y上面。

[4] 譯者註:重音在‘cha’ ‘cha’要唸喉音,有點像像中文的「哈」字一樣。